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西米将景色的手重新塞回被子里,一脸严肃的盯着景色。

    “西米。”景色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她这是被救了?

    “景色,你说说你,干什么不好,居然想不开自杀,你知不知道,我差一点就见不到你了。”西米委屈的开口,控诉着景色。

    景色听闻,苦笑一声,“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让我留恋的了,活着也是痛苦。”

    说着,一行眼泪顺着眼角落下来,她忽然想到了自己在昏迷的时候,看到了季念,她对不起季念,当时死的就应该是她,而不是季念。

    “景色,你怎么可以这么想,这个世界上,让你留恋的东西太多了,这个世界上,有我,有松果宝贝,有夏阿姨,你都不要了吗?”西米大声的问道。

    景色一阵恍惚,这些是她留在这个世界的理由吗?可是,她自己都没有信心能够活下去,活着,只会带动他们负面的情绪。

    “景色,季念将生的机会留了给了你,你不应该带着她的那一份好好的活下去吗?”西米叹口气,声音轻了下来。

    景色抬头,苦涩的开口,“其实当初应该让我去死,让季念好好的或者,西米,我真的没有勇气活下去,没有勇气面对哥哥还有北冥随风,看到他们我的心就会忍不住痛,你知道吗?”

    西米知道,景宸不是景色亲哥哥的事情给景色造成了打击,却没有想到打击会这么的大。

    不过一年的时间,怎么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西米垂眸,一年前的众人,多么的开心啊。

    提到季念,又听到景色说到这些,西米也忍不住落泪。

    “对了,色色,有一个惊喜要给你。”西米伸手擦去脸上的泪痕,努力露出笑容。

    景色神色恹恹的,对于西米口中的惊喜并不在意,这个世界上边,已经没有什么能让她感到惊喜的了。

    季如夏趁着景色睡着的功夫,去外边换了一身衣服,刚推开门,就听到西米在和景色说话。

    季如夏神情一震,景色醒过来了,季如夏急忙走进来。

    西米听到脚步声,回头一看,果然是季如夏,立马对景色说,“色色,你看,谁回来了。”

    景色朝西米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看到季如夏站在不远处,激动的看着她。

    景色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之后,猛地睁大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人。

    “妈咪?”景色小心翼翼的开口试探,一颗心在不安的跳动着,眼前的这个人,应该是妈咪吧。

    “色色。”季如夏的眼泪猛地落下来,快走几步到景色的面前抓住景色没有受伤的那只手,大声的哭泣着。

    虽然之前孤展说景色的问题不大了,不会有生命危险,可是,只要一日不看到景色醒过来,她的心里便一日不安。

    “妈咪,真的是你?没有骗我?”景色眼泪流的越发的凶,手指弯曲了一下,碰到季如夏温热的手心。

    “是妈咪,色色,对不起,妈咪来晚了。”季如夏哽咽着说。

    景色的眼里浓浓的惊喜,她的妈咪没有死,她的妈咪回来了,她的妈咪就在她的面前。

    “妈咪,我好想你。”景色流着眼泪,使劲的往季如夏的身边蹭去。

    由于刚醒过来,景色浑身并没有什么力气,所以挪动了半天也只挪动了一点点的距离。

    季如夏自然是看着心疼,急忙凑到景色的面前。

    “色色,不哭了,再哭下去,就不漂亮了。”季如夏说着接过西米手中的纸巾,帮景色擦去脸上的泪痕。

    景色又是一阵恍惚,就连季如夏也是一阵恍惚,这句话是季如夏在景色小的时候,哄景色的话。

    每当景色想哭的时候,季如夏总会在旁边轻飘飘的来了一句,哭了就不漂亮了,景色从小就臭美,听到季如夏这般说了之后,自然也不会哭,久而久之,这句话成了季如夏压制景色的法宝。

    许久没有听过季如夏说这句话,景色一时间还陷在过去,倒也没有再哭。

    “妈咪,我没有做梦吧,你真的还好好的?”景色犹豫的看向季如夏,她真的不敢相信季如夏有一日还能好端端的站在她的面前。

    “对。”季如夏吸吸鼻子,伸手在景色的头发上揉动了一会,继续开口,“色色,妈咪好端端的站在你的面前,不要怀疑你看到的,色色,妈咪错了,妈咪不该这么晚才回来。”

    景色眼泪忍不住落下来,用力去抓季如夏的手,“妈咪,你没有出事就好,我就知道,妈咪不会出事的,妈咪我真的好想你。”

    “妈咪也想你。”季如夏露出一个笑容。

    景色像以前小的时候一样,将脸贴在季如夏的手心里,感受着季如夏的温度。

    妈咪没有出事真的是太好了,她就知道,妈咪不会出事的,景色露出了这些日子以来的第一个笑容。

    季如夏的心一阵阵的疼着,她的色色脸上一直挂着灿烂的笑容,何曾像现在,挂着愁容。

    她的这个妈咪当的还真是不称职,居然让她最爱的宝贝,受到了所不能想象的伤害。

    季如夏皱起眉头,她没能照顾好季念,愧对了老父母,也没能照顾好景宸,愧对了好友,就连自己的女儿都没能好好照顾,她还真是失败。    “妈咪,如果我在莫卡庄园的时候,没有失忆,我一定能够认出你来的。”景色想起在莫卡庄园的时候,遇到的温季夏,那时候她就觉得熟悉,只可惜那时候她失忆了,以为季如夏一直好好的活着,不然

    的话,她一定能认出季如夏。

    这样的话,中间就不会浪费那么多的时间了,真好,妈咪没有没有出事,妈咪还好好的活着,上天总算恩待了她一些。    “是妈咪不好,色色就站在妈咪的面前,妈咪都没有认出色色。”季如夏也想到了那时候在莫卡庄园的事情,神色很不好,明明景色就站在她的面前,可是她认不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