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松哥,我今天身子不爽朗还是改天吧。”季如秋将景松的手从衣服里边抽了出来。

    景松一脸怀疑的看着季如秋,“你一个星期前不就来了吗?怎么还没走?”

    说着,景松就将手顺着季如秋的衣服上下左右游动,直接钻进季如秋的裙底,当摸到厚厚的那一层之后,才算是相信了季如秋的话。

    “最近睡眠不好,生理期也不正常。”季如秋浅笑的开口。

    既然不能做有意义的事情,景松表情一下子就变得乏味起来,松开季如夏,大步的走到客厅,懒洋洋的半躺在沙发上,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季如夏。

    越是想,心中越是焦躁,浑身越是燥热,再看看在厨房忙碌的季如秋,景松撇嘴,两人还真是没有可比性。

    如果,季如夏能臣服在他的胯下,永远当他的情人,其实,季如夏还是可以不用死的。

    今天不用上班,景松吃饱喝足以后,就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睡觉,在梦里他梦到了自己将季如夏压在沙发上,狠狠的教训着。

    季如秋看了一眼景松,轻手轻脚的走回楼上,拿出手机拨通了墨释音。

    “季如夏回来了。”墨释音刚接通电话,就听到季如秋这句话,鼻子一皱。

    “老大,继续。”电话那天传来女人呻吟的声音。

    季如秋抓着手机的力度重了几分,她虽然不喜欢墨释音,却也不喜欢墨释音碰别的女人。

    “滚。”墨释音用力的推开使劲在自己身上磨蹭的女人。

    女人吓得一个哆嗦,急忙从床上跑下来,不敢在墨释音的面前耽搁一秒,抱着衣服就跑出了房间。

    墨释音从一边摸出了一盒烟,点燃后缓缓的吸着。

    “季如夏回来了?”墨释音慵懒的开口,声音中带着欢愉后的沙哑。

    “是,季如夏已经和景松见过面了,她确实回来了。”季如秋说。

    墨释音眼神暗了一下,既然季如夏回来了,那么墨释然也就跟着回来了,他已经二十多年没有见墨释然了,也该是时候见见了。

    不过,见面之前,总的送上大礼给墨释然,看墨释然痛苦,他才会高兴。

    “怎么办,季如夏这次回来,目的肯定不单纯。”季如夏一个人,她不怕,但是季如夏有景色有景宸的助力,这一切就不一样了。

    “是吗?那就让季如夏报复好了,我也想看看,季如夏死而复生能玩出什么花样。”墨释音淡淡的开口,接着,吐出一圈烟雾。

    “季如秋,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玩什么花样,不然,你的女儿可就没那么好过了。”墨释音突然间开口。

    季如秋自然是知道,墨释音说的是她之前怀孕的时候想要瞒天过海的举动。

    “知道了。”景知是季如秋现在唯一的希望,她自然不会让景知出事。

    景知上一次还打电话来说,等到和风策总裁的婚事确定了之后就回国,有了风策的助力,北冥随风就算是再厉害,也能绰绰他的锐气。

    “行了,季如夏的事情你不用管了,我自己会处理的。”墨释音说完之后,立马挂了电话。

    躺在床上,看着半空中。

    只要一想到和墨释然马上就要见面了,他就觉得异常的兴奋。

    二十多年了,好多故友都该重聚了,不知道季如夏变成了什么样子,是不是还是二十多年前一副清高的模样。

    不过,就算是再清高又如何,季如秋当年还不是说不再需要他的帮助,现在还不是到头来需要找他。

    呵呵,这些年,他过得不好,其余人也别想过的多好,他身在地狱,自然是要拉着所有人下地狱。

    墨释然,你既然这么宝贝季如夏,那就让季如夏受到世界上最大的痛楚。

    墨释音想清楚之后,立马从床上坐起来,拿过手机按了一个键,“马上出现在我的面前。”

    过了三分钟,长青一身黑衣的进来,“老大。”

    墨释音从床上起来,下了地,在不远处的柜子里边摸索了一阵子,摸索出一小**的药水给长青。

    药水是透明的,里边有一条小虫子在游动,这小虫子也是透明的,若是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它。

    “把它放在景色的身边,它自己会钻入景色的体内。”墨释音说。

    长青脸色如常的接过墨释音给她的那一小**药水,听到墨释音的吩咐之后,淡淡的点头,不问任何的原由。

    墨释音看着长青走出去,脸色有着晦暗莫名的笑意,希望这份大礼能够让墨释然喜欢。

    医院里边,景色觉得自己睡了很久,久到再也睡不下去。

    景色睁开眼睛,手腕上传来一阵剧痛,她恍恍惚惚的想起,自己似乎割腕自杀了,所以,她现在这是在地狱?

    “景色,你醒了?”西米最先发现景色醒过来。

    虽然已经知道了,景色不会出事,景色已经醒来过了,但是她还是不放心,一直守在景色的身侧,现在看到景色睁开眼睛,立马惊喜的出声。

    景色眼珠一动,看到一脸焦急神色的西米,不由的脑中卡壳。

    “西米,我不是已经死了吗?你怎么会在这里?”景色沙哑的出声,声音很轻,轻到,需要西米凑近景色耳边,才听得到景色的声音。

    “你胡说什么呢,你怎么会死呢,你还要活着看松果宝贝娶妻生子。”西米假装生气的开口。

    景色有些懵,“我没有死?那我这是在哪?在医院吗?”

    “对啊,你就是在医院,色色你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我听说你出事的那刹是什么心情。”西米原本想用笑容面对景色,可是说着说着,鼻子一酸,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

    景色扯了一下嘴角,用力的抬手,去碰西米,手却如同有千斤重,怎么也抬不起来。

    “色色,你别乱动,你手腕伤到了,现在可千万别让伤口裂开。”西米,看着景色想要抬手的样子,急忙开口说道。    孤展说了,现在伤口正在愈合当中,受不得伤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