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脑子没毛病吧,对我消什么毒啊,我好端端的。”景松怒吼一声。

    保洁阿姨一挺胸,干脆和景松比起了谁的声音大,“你是不用消毒,可是你身上的衣服要消毒啊,这都从垃圾桶里边翻出衣服了,天知道上边有多少的细菌。”

    保洁阿姨一边说着,一边用极为的眼神看着景松。

    景松整个人都要被保洁阿姨给气炸了,对比季如夏,保洁阿姨简直就是泼妇。

    “行了,消毒液已经喷了,你可以走了。”景松无奈的开口。想了一肚子的话,最后还是觉得不该和这样的基层员工计较。

    “是。”保洁阿姨已经将楼上的卫生都打扫结束,还见识到了这么劲爆的一幕,她现在就想着,赶紧下去找她的那些小姐妹们,好好的聊一聊今天所发生的事情。

    偏生这个保洁阿姨还是一个八卦爱好者,平日里就喜欢说一些有的没的的事情,最爱的就是捕风捉影,这下子景松的事情,够她说个好几天了。

    还能流传不同的版本,保洁阿姨想想都兴奋,看向景松,简直就是在看财神爷。

    景松等到保洁阿姨离开之后,才好好的看起了自己的衣服。

    不知道哪个天煞的朝垃圾桶里边丢了一块蛋糕,他的衣服上边,还沾染了蛋糕奶油的痕迹。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乱七八糟的痕迹,更可气的是,衬衫的胸前,居然还粘着一个护垫???

    景松顶着自己都受不了的这身衣服果断的翘班,离开了集团。

    景宸十分满意景松做的这个决定,离开集团,回到家里去,景宸按下了**,关了眼前的监控。

    只要一想起景松衬衫的前段黏着的那个护垫,就好笑的紧。

    景宸身为公司的领导人,虽然对公司的员工不大了解,但是多少还是有几分知晓的。

    保洁阿姨是公司最八卦的人,平日里工作完了就喜欢凑在一起,说说今天发生的好笑的事情。

    今天景松这么大的笑料,她自然是不会放过,丢了保洁用具,就去找自己的老伙伴说起了今天的搞笑事。

    大家刚听财务室的小姑娘说景松有不喜欢穿衣服的变态嗜好,现在又来保洁阿姨说景松去垃圾桶里边翻衣服。

    这一个个的到底是怎么想的?难不成自己真的落伍了?追不上时代的潮流?

    有了保洁阿姨和小姑娘的大肆宣传,景松爱好脱衣,翻垃圾桶的名声又上了一重。

    景松顶着别人异样的眼光,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别墅区。

    季如秋一开门,看到门口极其狼狈的景松的时候,有些错愕,景松白天去集团的还是整整齐齐的模样,这才多久,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松哥,你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季如秋惊呼道,也不废话,直接上楼,帮景宸放水。

    “别提了。”景松只要想到今天,就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

    一个个都是故意联合起来作弄他的吧,不然时间怎么会这么的巧,刚好凑到了一起。

    “哦哦。”季如秋让景松先好好的泡一个澡,而自己则去楼下的厨房,帮景松倒腾一些吃的出来。

    景松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澡,浑身舒爽了不少,才穿着睡袍,往楼下走。

    “对了,我今天在公司碰到一个人了。”景松半靠在厨房的门框上边,看着在厨房里边忙碌的季如秋。

    “哦,谁啊。”季如秋十分的不以为然,以为不过是哪个熟人罢了。

    “季如夏。”景松几乎将这两个字从牙齿缝里边挤出来。

    季如秋握着菜刀的手,忽然间松了开来,落到了砧板上,在上边跳动了几下。

    “季如夏怎么可能回来。”季如秋的脸上褪尽了所有的血色,她这辈子最仇视的人,居然好端端的或者回来了?

    季如秋马上就想到了,景松身上的衣服,肯定和季如夏拖不了关系。

    “季如夏,她不是应该死了吗?”季如秋下意识的开口说道。

    “我之前也是这样认为,可是,季如夏好端端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所以,季如夏五年前根本就没有出事。”景松恨恨的开口。

    不由得想到,季如夏怎么不在五年前的车祸中死去算了,省的现在这么麻烦。

    景松将今天大概的请况和季如秋说了一下,自然忽略了自己是怎么被羞辱以及离婚协议书的事情。

    今天真的是他人生最黑暗的一天。

    先是被自己杀害的前妻回来复仇,还被自己的情敌给吓晕了,最后不知道被剥了衣服,惨遭景宸和保洁阿姨的侮辱。

    “这样啊。”季如秋若有所思的盯着面前的刀。

    “松哥,季如夏,既然没有出事,那么为什么现在才回来,中间会不会有什么阴谋。”季如秋抬头看向景松。

    景松赞同的看向季如秋,季如秋说的就是他所想的。

    现在只好小心的应付,在没有明确知道季如夏回来的目的之前,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景松将目光投向季如秋,季如秋因为流产,元气还没有恢复的原因,脸上的血色并不好,或者是最近的烦心事太多了,一向保养得体的脸上,居然出现了几处皱纹。

    这样的季如秋和光彩照人的季如夏完全不能比。

    景松想要和季如夏和好的念头越发的强烈,季如秋一直都是季如夏的替代品,替代品永远都是替代品,成不了正品。

    季如秋自然不会想到,景松现在满脑子所想的都是怎么和季如夏和好,若是她知晓了景松的想法,一定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如秋,我今天不用去上班了。”景松心思一动,磨蹭的走到季如秋的身边,朝她衣服里边摸去。

    季如秋身子一僵,她的身子经过流产之后,很虚弱,医生说了,最好两个月内都不要有夫妻生活。

    季如秋一向很珍惜自己的身子,既然医生这样说了,她就严格的按照医生说的来做。

    前几天景松求欢的时候,被她糊弄了过去。    季如秋抓住景松游走的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