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保洁阿姨也是不知羞,都一大把年纪了,还好意思盯着他的身子看。

    保洁嘴巴撇了一下,不耐烦的挥挥手,“就这么小的一个玩意,谁爱看,不看就不看。”

    景松的脸渐渐的由红色转黑,男人最忌讳的就是别人说他小。

    “你,明天去领了工资就不用来了。”景松当即就炸毛了。

    保洁阿姨听了景松的威胁,也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景松,并不当一回事,呵呵,现在全公司都传遍了,做主的是景松的儿子,而不是景松,还有就是景松的儿子和景松并不对盘,她完全不怕景松。

    保洁阿姨屁股一挺,小腰一扭,继续整理着手中的活,嘴里还哼着歌,完全不把景松当一回事。

    “你没到我说的话吗?”景松不敢相信,现在,居然一个小小的保洁阿姨,都可以忽视他的存在,简直就是太太太过分了。

    保洁阿姨白了一眼景松,“听到了,那又怎么样啊。”

    “听到了还不快走,我告诉你,想要赖在这里也是没用的。”景松说。

    保洁阿姨将手中的大垃圾袋打了一个结,然后才不急不慢的开口,“你别以为我不知道,现在更是里边做主的根本不是你,是你儿子,你想让我走,可以啊,去把你儿子叫出来跟我说。”

    一股血直冲脑门,景松直接走回了景宸的办公室,也不敲门,大力的推开门。

    “景宸,把你的那个保洁阿姨给我辞退了。”景松一进门就冲着景宸嚷嚷。

    景宸面色未变,对于景松出门后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在他接受景盛集团后的第一天,就将一些死角安上了监控。

    所以,刚才景松和保洁阿姨在外边的对话,情景,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把保洁阿姨辞退可以。”景宸很爽快的就答应了景松的话。

    景松顿时有些喜气洋洋,果然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关键时刻还是很给力的。

    景松心情大好,准备出去通知保洁阿姨这个消息的时候,景宸突然间对景松说。

    “你现在把他辞退了,我们公司也就少了一个保洁阿姨,这个保洁阿姨所管理的区域都交给你了。”景宸缓缓的开口。

    景松猛地一拍桌子,“你说的这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让我来当保洁?”

    “不然还有更好的办法吗?反正你所在的部门,我觉得没有丝毫的用处,刚好可以撤了。”景宸说。

    “景宸,我可是堂堂的景盛集团的股权持有人,你居然让我打扫卫生。”景松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景宸想把他堂堂的股东,拉来公司做保洁,打扫卫生,景松是无论如何也做不来的。

    “只要能为公司出一份力,什么样的工作不能做?再说了,是你要辞退人家保洁阿姨的,现在愿意当保洁的人越来越少了,可不得你抵上吗。”景宸是算准了,景松不会舍下身份去干保洁那个活络的。

    事实也是如此,景松在听到辞退保洁阿姨的代价就是让他接替人家保洁阿姨的位置之后,很快就歇了这个想法。

    他要是去打扫卫生,只不得被人怎么笑呢。

    到时候,他身为景盛集团最高裁决人,的威信在哪里。

    “景宸,你别落到我手里。”景松憋红了脸,最后只能憋出这一句狠话。

    景宸十分不以为意,他要是能落到景松的手中,真是白长这么大了。

    “行了,你还是赶紧出去吧,你再不出去人家保洁阿姨就走了,你的衣服也没了。”景宸现在是一点都不想看到景松,这还真是够糟心的。

    景松一想确实如此,也不再和景宸打着马虎眼,推开门就走出去。

    保洁阿姨还是在原地,没有走想来是等景松出来之后,再好好的打击打击景松。

    “怎么样,失败了吧。”保洁阿姨扔下手中的拖把,双手叉着腰,一脸怒嘲笑的看着景松。

    “你……”景松被保洁阿姨给气着了,只能拿手指着保洁阿姨。

    “我衣服呢。”景松直接摊手,问保洁阿姨要衣服。

    保洁阿姨微微的张开嘴巴,疑惑的看着景松,“你的衣服你自己脱了,我怎么会知道你的衣服在哪里。”

    说着,保洁阿姨忽然想起了,刚才,在倒垃圾的时候,她好像看到过一件西装,她倒是想问问是谁的,不过已经掉进了垃圾桶,也懒得再翻出来。

    难不成真的是景松的?保洁疑惑的打量着景松,一个人是哪里有毛病啊,才剥了自己的衣服,丢到垃圾桶里边。

    “这里边有衣服,不知道是不是你的,你自己去找找吧。”保洁阿姨虽然不喜景松,但是毕竟心善,要是让公司里边,其他的小姑娘看到景松这般模样,影响也不好。

    景松一狠心,自己找那就自己找,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找到衣服赶紧穿上。

    于是景松就**着身子,蹲在垃圾袋面前,扒拉着垃圾,翻找着垃圾里边的衣服。

    “呕。”当景松看到一条姨妈巾的时候,最终还是心里受不了,翻身呕吐起来。

    景松捏着鼻子,快速的拿开覆盖在上边的垃圾,终于露出了下边的衣服。

    景松当即就将衣服扒拉出来,抖动了一下,上边斑驳着些乱七八糟的痕迹,靠近它,还有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

    “哎呀,脏死了,你把这件破衣服拿的离我们远些。”保洁阿姨从随身携带的袋子里边,翻找出一只口罩,又戴上了手套,才站到景松的面前。

    “你给我闭嘴。”景松的心情十分的不好,景宸他怼不过,斗不了,保洁阿姨,自然成了景松折磨的对象。

    “闭嘴就闭嘴。”保洁阿姨心想,自己还不想说和呢。

    又拿出一**消毒液,对着景松上上下下,附近周边都喷了一些。

    “咳咳咳,你这是做什么?”被一股消毒味包围的景松表示自己现在十分的不爽。

    “消毒啊。”保洁阿姨理所当然的开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