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镜子里边的人身上只穿着一条红内裤,浑身上下赤条条,一堆白花花的肉都挤在了一起。

    景松第一反应就是景宸找人剥了他的衣服,让他丢这么大的脸。

    “景宸,你这是想干嘛,故意看我笑话吗?”景松整个人都要爆炸了,蹦跳着到景宸的面前。食指颤巍巍的指着景宸,一张脸羞的通红,本想伸手遮一下重点部位,但是想着办公室里边都是男人,也就坦然的站在景宸的面前。

    景宸瞥了一眼,景松的身材,很快就转开了眼,景松身上的衣服一定不是季如夏剥的,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墨释然剥的。

    “行了,你要是没有事情干了的话就出去吧。”景宸一脸嫌弃的挥手。

    景松站在原地,好一会没有移动脚步,景宸,懒洋洋的看向景松,“你是想就这么光着身子,站在这里了?”

    “景宸,你早就知道了季如夏回来了是不是。”景松脑中灵光一闪。

    季如夏能够到这里了,就表示景宸和季如夏早就见过面了,景松心中顿时产生了强烈的不满。

    景宸作为儿子,不应该希望父母和好吗?

    “是。”景宸也不否认,直截了当的开口。

    景松脸色的怒意更深了,“既然你早就知道了季如夏回来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没有。”

    “景松,你不觉得在我的面前提父亲这个词太好笑了吗?”景宸坐到办公椅上边,嘲讽的看向景松。

    在他的眼里还有景松这个父亲的时候,是景松自己亲手斩断了他们之间的父子情谊,在季如夏出事的那一刻,他们之间,就已经不存在任何的父子情谊。

    “景宸,你就不想看到我和你妈咪和好吗?天底下哪有你这样的儿子,居然希望自己的母亲和父亲分开。”景松炸毛的指控景宸。

    景宸再次刷新了对景松的认识,他没想到,景松居然还打着和季如夏和好的心思,景松又是哪里来的脸面说出的这话。

    五年前动手差点害死自己的妻子,五年后还想着和自己的妻子和好,景宸忍不住笑出声,景松算盘打得还真是好,他和季如夏和好了,就能拿回景盛集团吗?

    “我也想知道,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样子的父亲。”不说其他的,整天就想着算计自己的孩子。

    “景松,你快五十了吧。”景宸忽然间冒出这样一句话。

    景松一脸雾水的看着景宸,他的岁数有什么关系吗?难不成,景宸还要看在他岁数大的份上好好的尊敬他?

    “差不多已经到了退休的年纪,这个月公司刚好在确定内退的名额,我想不如留一个给你。”景宸淡淡的开口。

    景松当即就变了脸色,景宸这是想要赶他走?好一个人霸占着景盛集团?不可能,他绝对不会让景宸如意的。

    “咳咳咳,我身体健康的很,内退什么的不用,我先出去了,你自己好好想想,是不是父母和谐,家庭幸福是不是最重要的。”景松担心景宸会再提及这个话题,想着先躲开好了。

    只要季如夏一日留在市,他就有办法让季如夏和他重新在一起。

    景松也不管自己的身上没有衣服这一回事,脚步一转直接朝外边走去,深怕走晚了一步,就会被景宸拉着继续说退休的事情。

    在一边目睹了整个过程的秘书,看到景松想要光着身子出门,刚想提醒一句,就收到来自景宸威胁的目光。

    冲着景宸笑了几下,闭上了嘴巴,既然总裁希望看到景松出丑,那就顺了总裁的心意吧。

    谁让现在景盛集团的老大是景宸呢。

    景松一踏出办公室的门,就引来一阵尖叫,刚好是上来交财务报表的财务室的小姑娘看到的。

    当即就大骂景松变态,转身跑回了电梯里边。

    景松被小姑娘骂的有些蒙圈,很快就感受到了自己的不对劲,老脸一红,快速的跑回办公室里边。

    “景宸,我衣服呢。”景松磨牙,怒视着景宸。

    景宸双手一摊,“你的衣服,我又怎么知道会在哪里。”

    景松气急,“我的衣服是你剥的,你不知道我衣服在哪里?快点,把衣服还我。”

    “景松,你来我办公室的时候,我在外边,我一来就看到了你**裸的躺在地上,我又怎么会知道你衣服。”景宸说。

    景松明摆着不相信景宸,但是也苦于自己没有证据,指证不了景宸。

    “既然这样子,你现在就去给我找一件衣服过来。”景松直接开口命令景宸。

    景宸懒懒的瞥了一眼景松,对于景松的话置若罔闻。

    “我刚才出电梯的时候,好像在走廊那边的垃圾桶里边,看到你的衣服,或许被扔在那里了。”当然这话是景宸随便说的,也没有想到,景松的衣服,还真的就在那里。

    景松的脸瞬间耸拉了下来,垃圾桶里边,他难不成还要穿着从垃圾桶里边捡回来的衣服吗?景松表示自己接受不了。

    “你要是再不去的话,保洁阿姨就要将垃圾桶倒了,这时候,你也就只好,光着身子。”景宸说。

    景松狠狠的瞪了一眼景宸,火急火燎的朝外边跑去,去垃圾桶里边找景松的衣服。

    他算是知道了,景宸和他秘书这两个没良心的,一定不会帮他找衣服。

    景松大步的朝外边跑去,可惜还是迟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保洁阿姨,将各个办公室里边的垃圾倒在了一起。

    “你等等。”景松吼了一声,保洁阿姨手一抖,洗手间里边的垃圾也倒了进去。

    景松眼前发黑。

    “你你你,你怎么光着身子,不穿衣服啊,你是不是个变态。”保洁阿姨颤巍巍的指着景松。

    保洁阿姨的目光忽然间落到了景松的腿间,当看到景松那玩意之后,不屑的撇嘴,景松觉得自己被藐视了。

    “你,乱看什么呢。”景松脸通红的捂住自己的身下,一脸的怒意的瞪着这保洁阿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