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还有哥哥,他也只是想要报复我,那个世界已经没有可以让我留恋的了。”景色委屈的开口,鼻子有些酸酸的。

    如果说,真的有放心不下的话,那就只有松果宝贝一人了,不过她相信,松果宝贝可以照顾好自己。

    “有时候,你看到的,并不是事情的全部,听到的也不是,景色你真的能够放下松果宝贝吗?”季念问。

    景色犹豫了,只在犹豫的刹那,周边的环境开始转变,她不知道自己到了一个什么地方,好像是一个杂物间?

    杂物间里边住着的是松果宝贝?景色忍不住跑到松果宝贝的身边,确定了在杂物间里边住着的就是松果宝贝。

    “你看,没有母亲保护的孩子,最后的下场就是这个,松果宝贝是聪明早熟不错,但是他再怎么聪明早熟也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需要母亲的教导和保护,伤仲永你忘记了吗?”季念出现在景色的身边。

    景色沉默了。

    “景色,其实你并没有你说的那么豁达,你放不下那个世界,你并不想死,所以回去吧。”季念说。

    “不,我不回去,我不想去面对北冥随风。”景色退缩了。

    她害怕看到北冥随风厌恶的表情,看到北冥随风,她就要想起那个没福分留在这个世界上边的孩子,她不愿意回去。

    “色色,你何必这么的执着?”季念无奈。

    “念念,我想要和你在一起,我不想离开。”景色伸手抓住季念的手。

    季念对着景色做出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色色,你醒醒好不好,妈咪真的好想你。”不知从哪飘来季如夏哽咽的哭喊声。

    景色身子一僵,她似乎听到了季如夏的声音?但是这怎么可能呢?季如夏怎么会突然间出现呢。

    “色色,念念已经离开我了,你还要离开我吗?你连松果宝贝都不要了吗?”这好像是西米的声音?

    “色色,只要你醒来,让我做什么都可以。”这似乎是北冥随风的声音。

    哼,我死了,你不是应该开心才对吗?没有人阻拦你和胡梨,景色傲娇的想着。

    接下去就是断断续续的声音,大概的意思就是让她赶紧醒过来,大家都很需要她。

    “景色,难不成,你还真的想要让你的孩子没有母亲不成?”季念大声的问。

    景色张嘴,一时间说不出话,下一秒就看到季念的手狠狠的推了过来。

    “景色,回到属于的地方,好好的生活。”这是季念最后的声音。

    “不要。”景色蓦然睁开眼睛,大声的喊了一句。

    只是她以为的很大声,其实声音比蚊子的叫声大不了多少。

    季如夏最先听到景色的声音,惊喜的看着景色。

    “色色,你说什么?”季如夏赶紧靠近景色,将耳朵贴到景色的嘴边,集中注意力,听景色说的话。

    “不要。”景色再次重复了一遍。

    季如夏纳闷的看着景色,什么不要?于是将耳朵贴的更近了一些。

    “色色,你说什么不要?”季如夏开口问道。

    景色突然睁开眼睛,呆呆的看着病房的上方。

    “色色,你醒了?”季如夏心中一跳,惊喜的看着眼里渐渐恢复清明的景色。

    景色还在自己的思绪里边没有回过神,一直到季如夏叫她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沙哑的开口,“这里是天堂还是地狱?”

    脑中昏迷前的最后一刻,她记得自己自杀了,怎么还会看到季如夏?难不成是死了?

    “色色醒了?”西米一听,急忙凑到景色的身边,果然看到景色睁着眼睛晕乎乎的模样。

    “我去找孤展。”北冥随风一直守在后边,想要跟景色说话,又怕自己伤害了景色,纠结之下,还是放弃了,准备等景色再稳定一些。

    景色眼皮很重,醒来没多少时间,再一次沉沉的睡过去。

    孤展帮景色检查完身体之后,在众人的目光下,露出了一丝的笑容。

    “只要醒来过,问题就不大了,其他事情要等景色过来才知道了。”孤展对众人说。

    季如夏松了一口气,脚下一软,连忙朝后退去,一直在季如夏身后的墨释然,见此连忙挤上前,扶助季如夏。

    “夏夏,你坐一下。”墨释然将季如夏拉到沙发区,柔和的开口。

    季如夏点点头,顺从的坐下来,她现在要淡定,千万不能紧张。

    “我看景色,再过不久就会醒来,你们都放心吧。”孤展说。

    众人点头,又听到孤展说,“景色现在还有些虚弱,你们不要全都围在这里,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

    北冥随风自然是不肯走的,季如夏也是。

    西米左看看北冥随风右看看季如夏,最后决定不和两人争,景色醒来就好了,等到彻底的清醒之后,再来见景色也是一样的。

    “那我先回去洗个澡,夏姨,景色就麻烦你了。”西米说。

    季如夏点头,让西米放心,她会照顾好景色的,同事也让西米好好的照顾自己。

    这个时候,景宸办公室里边的景松,才慢慢的恢复意识。

    等他站起来的时候,办公室里边,已经没了季如夏和墨释然的身影,就好像之前发生的事情,是他的幻觉一般。

    “这件事情就这么办。”景宸和秘书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进来。

    正好对上一丝不挂的景松,景宸和秘书停住说话,机械的将脖子转向景松。

    “哎呦,我这身子,怎么这么的酸痛。”景松还是没有意识到哪里的不对劲。

    “景松,你在搞什么。”景宸压抑着内心的火气,脸色很是难看。

    “景宸?你回来了。”景松扭动了一下脖子,打着招呼。

    “景松,你给我赶紧滚出去。”景宸将文件丢在办公桌上边。

    一忍再忍,景宸最后还是爆发了,也不知道景松是怎么想的,在他办公室光着身子。

    “景宸,我是你爸爸,你居然让我滚?”景松不敢相信的指着自己。

    余光刚好看见一旁自己的模样,“啊。”

    景松惊叫了一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