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再去想想办法,你们在景色的耳边多说说话,让她早日能够清醒过来。”孤展叹息一声。

    推开挡在面前的北冥随风,直接朝外边走去,最近的事情还真是多。

    北冥随风麻木的坐在景色的床边,看着景色安静的睡颜,若不是景色脸上极为的苍白,他会认为景色只是睡着了而已。

    “色色,你真的不要我了吗?”北冥随风心中堵的难受。

    “色色,只要你能够醒来,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北冥随风又说。

    可惜景色没有任何的动静,还是安静的在病床上边躺着。

    “色色,妈咪回来了,你醒醒好不好,妈咪好想你,你醒来和妈咪说说话啊。”季如夏握住景色的右手。

    不管季如夏和北冥随风如何的喊,如何的说,景色依旧没有任何要醒来的动静。

    “景色怎么回事。”西米从外边推门进来,一脸焦急的表情。

    她在外边遇到了孤展,了解到了景色的情况,实在不敢相信,好端端的景色,居然躺在了病床上边。

    她离开才多久?景色怎么突然间成了这样,西米心中说不出的难受。

    从季念出事开始,再到景色出事,一个个这都是怎么了。

    “夏姨。”西米看到季如夏有些错愕,错愕之后,呆呆的叫了一声季如夏。

    “西米,你来了。”季如夏擦了一下眼泪,哽咽的开口。

    “夏姨,你还活着。”西米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之前景色说季如夏还活着的时候,她以为只是景色自己的自我安慰,没有想到,季如夏是真的还活着,不是说说而已。

    “是啊,我没有死,我还活着。”季如夏看到西米本该是高兴的,无奈,景色现在这个样子,她是无论如何也高兴不出来。

    西米不敢相信的走进季如夏,伸手,小心翼翼的用指尖碰触了一下季如夏的脸颊,是温热的。

    “夏姨,这些日子你去哪了,我们都以为你出事了。”下一秒,西米直接扑上前,抱住季如夏,委屈的哭泣着。

    季如夏回抱住西米,她也没有想到,还能再见到西米,西米就和景色季念一样,也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可以说是半个女儿,现在见到西米自然是开心的。

    “是夏姨不好,让你们伤心了。”季如夏哭泣着。

    “西米,你身上的伤痕怎么一回事?”季如夏一扭头就看到了西米脖子上边的伤痕,急忙开口问道。

    西米一把捂住脖子,摇头,“钻出树林的时候被树枝划到了,没有太大的问题,不用为我担心。”

    “夏姨,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景色和季念。”西米一脸内疚的开口。

    季如夏叹口气,摸摸西米的头发,“这些事情,不能怪你。”

    季如夏将目光重新落回到景色的脸上,“有些事情命中早已经注定,再怎么躲也躲不开。”

    “要不要,将松果宝贝叫回来,让松果宝贝试试。”西米犹豫着开口,视线却是看向北冥随风。

    让松果宝贝回来试试,是没办法的办法,就算是保护着松果宝贝不让他经历这些,为了景色,也只得将松果宝贝叫回来。

    景色的心结是失去了孩子,可是景色并不只有一个孩子,还有松果宝贝,为了松果宝贝,景色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季如夏立马抓住西米的手,“可以吗?让松果宝贝试试,景色就一定能够醒来是不是?”

    她现在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松果宝贝的身上,如果松果宝贝都不能够唤醒景色,她不知道还有谁能够唤醒景色。

    北冥随风垂下眼眸,几秒钟之后,蓦然起身。

    “我去将松果宝贝找来。”北冥随风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能够救景色就好。

    “再等等,一个大人都受不了的伤害,一个孩子,怎么能够受得了。”墨释然拦住了北冥随风。

    “实在不行再将松果宝贝找来。”墨释然是他们中间唯一还有理智的存在。

    季如夏回过神,点头赞同了墨释然的话,“景色一定不希望松果宝贝知道这些事情,不想松果宝贝跟着她一起受到伤害,所以,再等等吧。”

    等到真的没有办法的时候,再将松果宝贝叫来,她也是母亲,自然能够明白母亲想要保护孩子的心。

    季如夏叹口气,幽幽的开口,“色色,你要早些醒来,你忍心看到松果宝贝没了母亲吗?”

    景色一直在黑暗里边游离,昏昏沉沉的,突然间听到季如秋的这句话,脑中有些许的清明,还没等她想太多,再次开始昏沉。

    “色色。”黑暗中一点点的透出亮光,景色模糊的睁开眼,隐约间看到季念的身影。

    “念念。”景色沙哑的出声,念念死了,她也死了,念念是来接她一起去地府的吗?

    “色色。”季念靠近景色的地方黑暗一点点的被光明所取代。

    一直到景色完全适应了眼前的光亮。

    “念念……这是地府?还是天堂?”景色沙哑的开口问道。

    季念轻笑一声,缓缓的摇头,“这里,哪里都不是,你没有死。”

    景色蓦然瞪大眼睛,“我没有死?怎么可能。”

    如果我没有死,怎么能够见到你,景色呆呆的想着。

    “色色,回到属于你的世界,那里有惊喜等着你。”季念说。

    景色苦笑一声,惊喜?她哪里来的惊喜,

    “念念,我想要去找我的孩子,想要去找妈咪,想要去找你,那个世界留给我的都是痛苦。”景色痛苦的开口。

    心一阵阵的疼痛着,为什么,死了心还会痛?景色不能理解。

    “你要去的地方没有我,没有姐姐,也没有孩子。”季念抓住景色的手。

    “色色,回到你的世界,那里有爱你的人,北冥随风,景宸,西米还有松果宝贝。”

    “不,北冥随风不爱我,他只是想要报复我五年前离开他,害他成为笑柄。”景色甩开季念的手,大声的说道,北冥随风亲口告诉她,他和她在一起只是为了报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