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松眼前一黑,差点昏死过去。

    “景松,我还没有找你算账,你倒是先跑来了。”墨释然冷冷的笑着。

    在景松惊恐的目光中抬脚朝某个重要的部位踩去。

    “不。”景松脑门上边冒出了许多的冷汗一个劲的往后边褪去,他虽然恨墨释然,对墨释然却处于无可奈何的态度。

    他斗不过墨释然,一向只有墨释然虐他的份,唯一赢过墨释然的只有娶到了季如夏。

    景松眼睁睁的看着墨释然,一脚踩上了他的命根子,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墨释然的脚在距离景松命根子几公分的地方停住,不屑的拿开,踩他?他还怕脏了自己的脚。

    墨释然踢了一脚景松,景松身子摇晃了一下,没有醒过来的痕迹。

    “夏夏,我们先走吧?”墨释然转身问道。

    和景松在一个空间里边多待一秒,他都觉得恶心,难以接受。

    季如夏从墨释然出现开始,内心一直在忐忑着,现在听到墨释然说要离开,急忙点头。

    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里,也不等墨释然,直接往外边走去,她心里边憋着一口气,再不到空旷的地方,真的会受不了。

    墨释然奇怪的看了一眼季如夏,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季如夏今天很奇怪,难不成是被景松刚才给吓到了?

    想到这里,墨释然十分不爽的又踹了一脚景松,让他让季如夏不开心。

    然后才追着季如夏走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返回来,将景松的衣服剥了一个精光,走到外边的时候,将景松的衣服丢在了门口放着的垃圾箱里边。

    “夏夏,离婚协议书拿到了吗?”墨释然洗了手,跑到季如夏的身边开口问道。

    他是不介意这一张离婚协议书的,不过,有了感觉也还不错,从今天开始,季如夏和景松再没了一点的关系。

    “拿到了。”季如夏点点头,从包里拿出了那份离婚协议书。

    墨释然眼明手快的从季如夏的手中拿过那张离婚协议书,藏到了身后,笑嘻嘻的开口,“夏夏,这些东西为了防止丢了,还是我帮你藏着吧。”

    “不用了,你拿回来吧,我自己藏着,没事的。”季如夏瞥了一眼墨释然,对于墨释然心中打着的小九九了然于心。

    “夏夏,这些事情我代劳就好了。”墨释然亲昵的开口。

    季如夏放弃了和墨释然讲理,既然墨释然爱拿,就让他拿着吧,反正对她的问题也不大。

    “对了,你什么时候来,有没有听到我和景松讲话。”季如夏想到一件事情,开口问墨释然。

    “我刚来,刚进来就看到景松朝你动手动脚的,还好我来的快,来的及时,要不然,那一巴掌肯定就落到了你脸上,刚才踹了景松几脚还不够,应该直接剁了他的手。”墨释然阴狠的说着。

    就景松,也想要动季如夏?怕是连命也不想要了吧。

    “哦。”知道墨释然没有听到景松和她的对话之后,季如夏淡淡的应了一声。

    “夏夏,接下来,你要去哪里?”墨释然问。

    “当然是回医院,景色还没有醒?”季如夏走到马路的对面,开始招呼出租车。

    可惜路上出租车并不多,往往三分钟就能打到一辆,现在,季如夏在马路上连出租车的影子都没有看见。

    “没有,夏夏,我送你去吧,你看,我刚买的车,不能让它落灰啊是不是。”墨释然开口。

    季如夏刚想说不用了,但是想要见景色的心又很急切,干脆半推半就的上了墨释然的车。

    季如夏看向窗外,在心里想着,大概不出三天,季如秋就要来找她了吧。

    到时候送一份什么礼物给季如秋比较好呢?她和景松的录音对话截取如何?

    “夏夏,你怎么不说话?”墨释然一边开车,一边转头看季如夏一脸沉思的模样,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种事情脱离自己手掌的掌控感,还真是让人不爽。

    “墨释然,我和景松离婚,并不代表就要和你在一起,这一点你应该是知道的。”季如夏给墨释然泼了一盆冷水。

    墨释然嘴角扯动了一下,这一点他就算是想要极力否认也没有办法。

    “夏夏,这个问题,我我们晚些时候再说。”墨释然能做的只有拖延时间,或许到时候季如夏的想法就变了吧。

    季如夏将目光落在外边快速奔跑的车子上边,不再开口说话,她的脑中也乱成了一团,她和景松之间的关系,和季如秋之间的,还有景色,还有该怎么和墨释然继续下去等等。

    算了,这些都先不想了,还是等景色醒来之后再说吧。

    季如夏赶到病房的时候,北冥随风正在朝孤展发火。

    “为什么景色还是没有醒来,你不是说,她今天就会醒的吗?”北冥随风压低了声音,依旧可以感受到北冥随风身上的低气压。

    “是景色自己不愿意醒来,她大脑主动隔开了与外界的联系,陷入自己的梦中。”孤展对此也很无奈。

    一个人自己不愿意醒来,外人做再多的事情都是徒劳的。

    北冥随风抿着嘴唇,痛苦的看着景色,没有想到居然是景色自己不愿意醒来。

    “那要怎么才能让景色醒过来。”北冥随风暗哑着嗓音。

    “这就靠你们了,将景色唤醒,越久的沉睡对景色的身体越不好,最后甚至有可能身体各个器官都开始进入睡眠状态,成为植物人。”孤展说。

    “怎么会这样。”季如夏颤抖的推开门,显然将孤展说的话,都听在了耳里。

    景色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这个消息,她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她还没有告诉景色,她还活着,她回来了。

    “你想想办法,一定要救景色。”季如夏眼泪一滴滴的落下来。

    孤展为难的开口,“能想的办法我都想了,能做的我也做了,接下来,就看景色自己的了,还有看你们的了。”

    他已经尽力了,可是就是景色自己不愿意醒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