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如夏说的,景松自然也想到了,有北冥随风在,别说一辈子在牢里边也是有可能的事情。

    景松的脸色越发的难看,眼中闪过一丝的挣扎,难不成真的要在这离婚协议书上边签字吗?他想要的还没有得到手,就这么顺了季如夏的心意吗?

    季如夏也不急,重新坐回了沙发上,想起了第一次见景松的场景,那时候的景松还是青年,意气风发迎着阳光微笑,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这样,岁月,时光真的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季如夏叹口气,如果不是她和季如秋的参合,或许,景松过的比现在要好些吧。

    这个念头,也只是在季如夏的脑中一闪而过,她可不会忘记景松对景色和景宸做的事情,一个人的本性就是坏的,再怎么的变化,最后还是会走回这一条路。

    “好,我同意签字。”景松最终还是妥协给了季如夏。

    季如夏从地上捡了一份离婚协议书放到景松的面前,微微一抬下巴,示意景松签字就好。

    景松颤抖的手拿过笔,在离婚协议书上边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这表示,他和季如夏的夫妻关系到这里就结束了。

    季如夏从景松的面前,将离婚协议书拿过来,放到了自己随身携带的手提包里边。

    如果问,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吗?那是不可能的,景松现在做的只不过是五年前该做的。

    “季如夏,这下子你开心了吧。”景松没好气的开口。

    开心吗?自然是不开心的,如果早早的和景松离婚,或许就不会有后边的这些事情了。

    收拾景松,不急在一时,她今天来找景松,签字离婚是其一,其二就是告诉景松,她季如夏没有死,回来了,等着接受她的报复吧。

    季如夏起身,准备离开,景松猛地抓住季如夏的手。

    季如夏下意识的挥开,有些嫌弃的看着自己被景松碰到过的衣袖。

    “季如夏,如果,景色是我们的女儿,我们之间是不是不会走到这一步。”景松不甘心的喊着。

    季如夏身子一僵,下一秒就是一巴掌朝景松打去,“景松,我很庆幸,景色不是你的女儿,有你这样的爹,还真是丢人。”

    景松摸着被季如夏打过的脸颊,又听到季如夏的这句话,眼里开始燃烧熊熊的火焰。

    “有我这样的爹丢人?那你告诉我,景色的亲生父亲是谁。”景松怒吼道。

    这件事情是他心中的一大伤,自己的老婆给自己戴了绿帽子,在外边连私生女都搞出来了。

    “我当初和你说过,如果你接受不了,我们可以离婚,是你答应了,不愿意离婚的。”季如夏平静的开口。

    以前的往事,她还真是不想拿出来说,都过去的事情,还提它干什么。

    景松听着忍不住想笑,他倒是想离婚,可是景老爷死逼着不肯,说什么要是离了,他就没了景盛集团的继承权,任何一个男人都受不了自己老婆给自己戴绿帽子这个事情。

    “景松,你应该明白,我和你之前从来都只是协议。”也正是协议,她才对景松和季如秋的事情熟视无睹。

    景松倒是也能耐,能将季如秋勾搭到手,虽然其中不乏季如秋怨恨他的原因。

    “季如夏,你不知道吧,每次我和季如秋上床都将她当成了你,压在身下狠狠的虐待着。”景松阴狠的笑着。

    他就是要膈应季如夏,虽然碰不了季如夏,但是他有替代品啊,季如秋和季如夏长得相似,那么季如秋就是季如夏。

    季如秋借他报复季如夏,他又何曾不是借季如秋报复季如夏?说到底两人在一起各有目的罢了。

    “混账。”季如夏想到那个场景就有些恶心,顺手从茶几上拿过一个杯子朝景松的脸上砸去。

    景松正在看季如夏憋屈的表情,一时不查,被季如夏砸个正着,当即就怒视着季如夏。

    “你敢伤我?”景松摸着被砸伤的地方。

    “伤你?我还想杀了你。”季如夏冷哼一声。

    “季如夏,你这个贱人,敢伤我。”景松直接一巴掌呼了上去。

    还没打到季如夏的面前,就被一人抓住了胳膊,顿时动弹不得,景松转身看去,就看到墨释然站在他的身侧,一脸黑色。

    墨释然原本就想上来找季如夏,没想到看到的就是景松要打季如夏的模样,还好他动作快,没有让他伤到季如夏。

    墨释然只要一想到,他没出现的话,季如夏就会受到伤害,心中顿时怒火滔天,手中一个用力,景松便哇哇的大叫。

    墨释然一把丢开景松的胳膊,景松直接摔倒在地上,墨释然自然不会去看景松,当即就转身,紧张的看着季如夏。

    “夏夏,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墨释然说着,不容拒绝的拉过季如夏的手,上下检查着。

    “我没事,你放心吧。”季如夏有些不适应在景松的面前和墨释然这么的亲密。

    景松躺在地上哎呦的叫唤着,这叫声,绝对是真心实意的。

    景松本就没多大能力,这下子墨释然一推,疼上个几天是至少的,墨释然对景松可不会心慈手软。

    墨释然听到景松的叫唤之后,幽幽的转身看向地上边打滚的景松。

    “你敢打她?”墨释然的声音冷到掉冰渣,景松打了一个寒掺,呼喊的声音弱了下来。

    看到墨释然看到了鬼一样,瞪圆了眼睛,在他的记忆里,墨释然也应该是一个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的人。

    景松觉得他短短的几个小时,受到了暴击,先是看到了去世的妻子活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又看到了早就去世的墨释然活了过来。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景松忍不住想到。

    “你你你,你不该已经死了吗?”景松颤抖着开口。

    “谁告诉你我死了,我墨释然还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你死了,我也不会死。”墨释然说着,踹了一脚在景松的小腿上。

    顿时,小腿上边传来一阵剧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