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六十五章:装什么纯情

    北冥随风嗤笑一声,“景色,是我让你将那一整**酒都喝完的?”

    景色的话全被北冥随风这一句堵在了喉咙里面,确实,这一**酒是她自己要喝的,怪不得北冥随风,北冥随风从头到尾都没让她将这一**酒给喝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景色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你你你,你想干什么。”景色正懊恼着自己昨晚的行为,就看见北冥随风掀开被子,光着身子就起身。

    景色下意思的捂着自己的眼睛。

    “呵,又不是没见过装什么纯情。”北冥随风对着景色嘲讽的冷笑一声,也不避嫌,就当着景色的面穿起衣服来。

    当北冥随风穿戴整齐的站在景色面前时,景色依旧捂着眼睛,不去看北冥随风,丝毫没有注意自己胸前早已露光这件事情。

    “一大早就开始勾引我?景秘书真想成为小蜜不成?”北冥随风双手抱胸看着景色。

    景色看着胸前尖叫一声,将被子往上拉,一直拉到嘴巴这,露出两只圆溜溜的眼睛。

    “我,你,北冥随风你出去,我要换衣服。”景色咬着下唇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不理会景色的话语,坐到床上,凑到景色的身前,用食指勾起景色的下巴,“这是我的房间,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换衣服在这里换便是了。”

    “北冥随风。”景色怒吼一声,确实这里是北冥随风的房间不是她的房间,就算曾经是现在也不是。

    景色用被子将自己的身子卷的严严实实的,蠕动到地上,再慢慢的挪到洗手间里面去,“你不走,我走行了吧!”

    景色本想将就着穿回昨天的衣服,到时候再回家里换就是,不曾想,昨天的衣服泡在水里整个湿透了,她昨天穿过来的又是白色,穿在身上,整个跟透视装无疑。

    景色沮丧的坐在马桶上,手里拿着**的衣物,一时间想不到办法。

    难不成要穿北冥随风的衣服?如果叫张曼玉她们送一件过来一定会有所怀疑的。

    景色深吸一口气,在求北冥随风和被人怀疑中,她选择了前者。

    “总裁,总裁,北冥随风。”景色冲着门外喊了好几声,没人应她。

    “有事?”靠在门后等着北冥随风的景色,等了许久才听见北冥随风的声音。

    景色激动的开口,“总裁大人,可否借一件您的衣服给我穿穿?”景色担心北冥随风不答应,又慌忙保证,“就穿一会儿,等我回家换了衣服,保准将您衣服洗了给您送回来。”

    景色本想举起四根手指对天发誓,但是想想北冥随风又看不到,也就作罢了。

    “好。”北冥随风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快的令景色反应不过来。

    北冥随风从柜子上拿起昨晚就给景色准备好的衣服,喊景色。

    他衣服早就给她准备好了,只是她自己没注意而已。

    “开门,拿去。”北冥随风也不废话。

    景色将浴室的门打开一个小小的细缝,从中伸出一只白白嫩嫩的小手,“总裁,给我吧,就这样给我就好了。”

    北冥随风将衣服递给景色,然后靠着墙等着景色出来。

    景色以为北冥随风给她的衣服会是他自己的,没想到居然是女装,难道是五年前她的衣服?景色嘀咕着,打开一看居然是这一季的最新款,那肯定不是她的。

    北冥随风这里怎么会有女装?景色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看着衣服上面还有标签,还没有被人穿过的样子,景色才将衣服穿上去,北冥随风准备的很齐全,就连内衣内裤都包含在里面。

    景色红着小脸,放开被子,穿衣服,当看到身上青青紫紫一片的颜色的时候,景色捏着衣服的手颤抖了一下。

    昨晚北冥随风太凶残了,什么该做的都做了,就差最后一步了。

    换好衣服后,景色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脖子有没有痕迹,依她对北冥随风的了解,脖子上肯定会有痕迹的,果然在锁骨上方有两个牙印。

    景色伸手捂住锁骨上方的牙印,歪着脑袋想着该怎么办,该怎么和办公室里的人解释这两个牙印的来源。

    浴室里洗漱用品倒很齐全,景色没花多大的力气就找到了新的洗漱用品。

    “总裁,你家怎么会有女人的衣服?”走出来的景色好奇的问着北冥随风,两只眼睛一转不转的看着北冥随风。

    “司特助准备衣服的时候一同准备了。”北冥随风不愿多说,景色也不会多问。

    话题结束的很快,北冥随风越过景色,进洗手间洗漱。

    景色则坐在化妆台面前,她本以为五年前的那些化妆品护肤品都应该过期了,没想到拿起来一看居然是最近的。

    景色虽是满心疑问,还是拆进去用了。

    在脖子上打了点粉底,勉强将小草莓给盖住,只是锁骨上的牙齿印,却很难隐藏。

    景色从抽屉里找了两个ok邦贴到牙齿印的上面,满意的从镜子里看着自己的杰作。

    景色走出房间的时候以为会看到满地狼藉,客厅和厨房却很干净,应该是昨晚她醉酒后有人收拾过了。

    景色在心底暗暗提醒自己,以后千万不能随意喝酒。

    景色在客厅里转了一圈,突然想到昨晚没回家,那么松果宝贝是不是很担心。

    又跑回卧室,找到包,找到手机,准备打一个给松果宝贝,手机里有一个通话记录是昨天晚上的,景色坐在地上歪着脑袋想了好久也没想起昨晚给松果宝贝打过电话,难不成是北冥随风打的?景色惊恐的想着。

    要是北冥随风打的,那还得了?

    景色赶紧拨通手里的电话给松果宝贝,电话响了很久都没人接,景色心里忐忑着,担心松果宝贝出现什么危险。

    心中一阵心慌,也等不下去了,就想赶紧回到松果宝贝身边,景色对着正在刷牙的北冥随风说,“松果宝贝在家里等我,一晚上了他肯定担心死了,我先回去了。”

    北冥随风淡定的吐出嘴里的漱口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