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要是早出现了,怎么知道你这么的狠心,连自己的亲生孩子都可以利用杀害。”季如夏用力抓住膝盖上边的裙子,不然她不保证不会打景松。

    “你知道了。”景松面色一变,虽然他心中早有预感,已经做好了心里建设,但是现在听到季如夏说的时候,还是有些不安。

    “怎么,还想瞒我一辈子不成?景松,你对景色没感情我可以理解,但是景宸呢?他是你的亲生儿子,虎毒还不食子,当年要是景色狠心的不愿意签字,是不是你就真的忍心看着景宸去死?”季如夏冷声道。

    景松最不想别人提及的就是五年前的事情,他会觉得自己很蠢,但是现在,错误已经犯下了,只能往前走。

    “亲生儿子?是不是亲生还一不定呢。”景松心里明白,景宸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无疑,当年季如夏和他结婚前,可是有景老爷子坐镇,做了亲子鉴定的,现在说这话,不过是为了图个嘴瘾罢了。

    季如夏听到景松的这句话,面色没有太大的变化,她倒是宁愿景宸和景松没有任何的关系,有这样子的一个爹,还真是耻辱。

    “既然你觉得不是,那就不是吧,我想景宸也不希望有你这样一个父亲。”季如夏淡漠的开口。

    景松却因为季如夏的话变了脸,靠近季如夏双目吐出,面色狰狞的开口,“你希望是谁的?那个奸夫的吗?”

    季如夏往后退了一些,和景松中间空出一些距离,也不知景松刷牙没有,这味道,还真让人难受。

    景松见此,更加的靠近季如夏,温热的气息喷在季如夏的脸上,季如夏厌恶的看着景松。

    季如夏和季如秋长得相似,季如夏身上的气质却比季如秋迷人太多,景松心中一阵阵的荡漾。

    四十多岁的人了,看着就像是三十多岁,岁月并没有在季如夏的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这些岁月给季如夏增添了不少的韵味。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想我们也没什么好谈的,你五年前就宣布了我死亡的消息,既然这样的话,我们之前还应该需要一张离婚协议书,我已经准备好了,你签个字就好。”季如夏从桌子上拿过那一份离婚协议书。

    她的身上已经没有了景盛集团的股权,她也看不上景松那一点的身家,所以两人之间不存在经济纠纷,景色和景宸也长大了,景松不喜欢景色和景宸,两人之间也不存在抚养权的问题。

    景松火大的从季如夏的手中接过离婚协议书,随意的扫了两眼,便将离婚协议书撕了一个粉碎。

    “季如夏,不可能,我景松没有前妻,只有丧偶。”景松冷笑一声,死了五年的妻子,一回来就要找他离婚,让他的脸面往哪里搁。

    就在看到离婚协议书的刹那,景松脑中一个想法冒了出来,季如夏回来了,景宸最尊敬的就是季如夏,只要将季如夏拿捏在手里,还怕景宸不将景盛集团乖乖的送回来吗?

    季如夏面色依旧,对于景松会撕离婚协议书的事情,仿佛早就知晓。

    所以不急不慢的从一边拿出厚厚的一叠离婚协议书,摆在景松的面前。

    “我这里还有,你要是没有撕够的话,可以继续撕,要是撕够了就签字吧。”季如夏又拿过一只黑笔,摆在景松的面前。

    景松磨牙,将面前的一堆离婚协议书扔到了半空中。

    “季如夏,这婚我不会离,你和我,只能这辈子绑在一起,你还是我的老婆。”景松怒吼。

    “既然这样子的话,我也不勉强你,等你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再来找我签字,这期间我做出什么事情你别怪我。”季如夏说。

    景松呼吸一顿,季如夏她想做出什么事情?在他的记忆中,季如夏一直都是温和的,很少有过过激的时候。

    “你五年前都这么伤害的我的一双儿女,我要是不做出一点事情,怎么对得起你五年前做的那些事情。”明明是很平淡的语气,却让景松感受到了阵阵的寒意。

    不知为何,脑中突然冒出一句话,平日里,平静的人,往往最为的疯狂。

    景松直接开口提出自己的要求,“想要离婚可以,让景宸交出景盛集团的所有股份,我就同意离婚。”

    季如夏内心只觉得好笑,景松,还是这么的不要脸。

    “景松,你不知道的是,其实五年前,我就想过要将景盛集团还给你,当时我准备了两份了股份转让书,一份是我如果出事,名下的股份就转到了景色的手中,另一份则是给你,可惜,你连我回家那几分钟都等不了,在我的车上边动了手脚。”季如夏突然间抛下一个炸弹。

    景松面色一白,脑中嗡的一下炸开,季如夏说什么?她本来要将股份让给他的?这不可能,一定是骗他的。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那么做。”景松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结果,他宁愿相信自己是对的。

    “怎么不可能,我厌倦了商场上边的事情,当时,我想要的只是安逸,将景色带回季家,将景盛还给你,景盛集团处置权是你的,你想要给谁我都没有异议,只可惜,你走错了一步。”季如夏也觉得讽刺,同时感到庆幸,自己当初制定了两份协议。

    如果,直接将股份转给景松,那么后边,景宸生病的时候,季如秋一定不会出手相助。

    景松想,如果当时,他再等上些许时间,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拿回景盛集团,在景宸和景色搭上北冥随风之后,也可以用景色父亲的身份从北冥随风的身上得到不少的好处。

    景宸也不会和他生份,按照景宸的天分来说,一定是很好的继承人,所以,这一切都是他作死的?

    “景松,你五年前在我车子上边动手脚的事情,已经有了证据,谋杀未遂这个罪名,也能让你在牢里坐上季念了吧?或许不止几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