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如夏激动的开口,大口的喘着气,她只要一想到景色和景宸所受的那些伤害,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我要见景松。”季如夏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以前,她不爱景松,所以对景松和季如秋所做的事情都以无所谓的态度,就是景松要拿回景盛集团,只需要景松的一句话,她就能将景盛集团拱手相让,可惜的是景松偏偏选择了最偏激的办法,只要不触及到景色和景宸,万事都好说,如今触及到了景色和景宸,景松就等着被报复吧。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夏夏,现在景松还不知道你活着,我们需要从长计议。”墨释然可不希望到时候景松做出什么伤害季如夏的事情。

    “不需要,我要去找景松,将这一切都做个了结。”季如夏的眼里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景松违背承诺在先,这一切就怪不得她了,季如夏端起桌子上边的一杯水,一饮而下。

    “我外孙子的照片有吗?”季如夏突然看向对面的墨释然。

    既然资料里边说,景色曾经生下一个孩子,那么这个孩子就是她的外孙子,可惜的是她还没有见过。

    “有。”墨释然点头,从资料的最下边抽出一张照片,上边是他和景色的合影。

    松果宝贝很少露面,照片很难拍到,这个还是他费了好些力气,才拿到手的。

    季如夏急忙从墨释然的手中接过,上边,松果宝贝露出小虎牙,笑的一脸的灿烂,季如夏摸着照片上松果宝贝的脸,眼里有泪光在闪现。

    “松果宝贝和色色还真是像。”就和景色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墨释然皱鼻子,凑上前左看右看,他怎么觉得还是跟北冥随风更像呢?不过,既然季如夏那么说,那么就这么认为吧。

    墨释然弯唇笑看着季如夏,只要季如夏认为是好的,是对的,就够了。

    季如夏打了一个电话回医院,知道景色还在昏睡之后,便去了景盛集团。

    兴许是景宸一早就打过了招呼,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景宸的办公室,景宸去工厂视察还没有回来,王秘书也跟着去了,招呼季如夏的人只有办公室里面的一个小秘书。

    墨释然原本想要跟着季如夏一齐去景盛集团,被季如夏轻飘飘的挡了回去,她和她丈夫之间的事情,不需要外人插手。

    墨释然气急,倒也随了季如夏不跟着季如夏,依旧派人暗中保护季如夏。

    季如夏花了半小时的时间准备了离婚协议书,等到准备好离婚协议书之后,才让小秘书,将景松给叫过来,用的自然是景宸的名号。

    “你怎么会在这里。”景松一进门就看到季如秋,顿时有些惊讶的开口。

    许久没有见到景松,今日见到景松,季如夏还真想说一句,景松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原本高挑的身材现在因为发福显得矮胖,脸上也多了好几条褶子,一点也不像是这个年纪的人,反而老上了许多。

    季如夏一看景松的表情就知道,景松将她认错人了,于是她轻笑一声,用手敲着桌面。

    “景松,你倒是再仔细看看,我是谁。”季如夏太眸。

    景松原想大骂出声,季如秋的闲得慌,在这里逗他玩,当看到季如夏的目光的时候,景松张开的嘴巴越发的大。

    季如夏从位置上慢慢的起身,走到景松的面前,两只眼睛正好对上景松的眼睛。

    “景松,你倒是再仔细看看,我是谁。”季如夏冷笑着凑近景松。

    景松心中冒出一个念头,眼睛慢慢的睁大,双手颤抖的指着季如夏。

    季如夏很满意景松这副景松的神情,景松这副样子很明显是知道了她是谁。

    “季如夏,你不是死了吗?”景松尖锐的出声。

    “你和季如秋都还没有死去,我怎么敢死。”季如夏嘴角勾出一抹冷笑。

    景松倒退一步,她便前进一步,总而言之,就是要让景松完全的接受,她,季如夏还活着,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怎么会这样。”景松喃喃的开口,眼神有些涣散,显然很不愿意去相信,季如夏活着的这个事实。

    季如夏的命还真是好,当初那样大的事故,居然都能活着,景松也只是纳闷了一会,很快就接受了,季如夏还活着的这一情况。

    “看来你是很希望我出事了。”季如夏嘲讽的看着景松。

    景松急忙收起错愕的神色,换上了一副讨好的笑容,“怎么会呢,如夏,你当年出事可把我吓坏了,既然没事为什么不早回来,要炸死那么多年?”

    “景松,我查了一下五年前的报纸,上边可是清清楚楚的写着,都没确定那人是我,你已经认定了,还连夜发出了通告。”季如夏厌恶的看着面前的景松。

    “夏夏,五年前,我真的是被吓到了,所做的很多事情,都不是本意。”景松急忙开口。

    垂着眼眸的同时,又忍不住悄悄的看了一眼淡定站在那里的季如夏。

    直到现在,季如夏活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季如夏居然还活着。

    这个绝对不是他所希望看的,季如夏难不成是回来报复的?短短的几秒钟里面,景松的脑中冒出了数种季如夏回来的理由。

    最后还是认为,季如夏回来报复他们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否则的话,为什么在这个当口回来。

    “是吗。”季如夏淡淡的开口。

    景松急忙点头,“是啊,如夏,你是不知道,这五年里边,我的心是有多懊悔,要是当初不让你一个人坐那辆车,你可能就不会出事了,不过,如夏,既然你没有出事,为什么现在才出现?”

    景松心里打着小九九,既然季如夏没有死,他五年前所做的事情,迟早会被季如夏发现。

    该不该,心再狠一些,一不做二不休,彻底让季如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边。

    只有死人,才能让他彻底的放下心来,景松邪恶的想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