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结婚,也是可以离婚的。”季如夏漫不经心的开口。

    墨释然却因为季如夏的这句话,成功的变了脸色,浑身开始散发着危险的信号,管家在一边浑身哆嗦了一下,嘀咕了一句,要不要先离开一会,这夫妻两吵架,他在这里算什么回事。

    “夏夏,你可以生我气,可以打我骂我,但是我决不允许你的嘴里,说出这样的话。”墨释然靠近季如夏,一直将季如夏逼到墙角。

    季如夏小心的咽了一口口水,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墨释然这般狰狞的模样,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墨释然深吸一口气,压制住心中的怒意,抓住季如夏的手,将季如夏朝楼上的房间拉去。

    “房间在哪?”墨释然脚步一顿,转身看向,正挪动着脚步朝一边走去的管家。

    管家急忙开口,“左拐第二间。”

    景宸将景家重新装修了一遍,将景松和季如秋的卧室改成了杂物间,重新安排了一个房间给季如夏。

    墨释然得到答复之后,不管季如夏的抗拒,强行拉着季如夏走到了房间门口,粗暴的打开房门,将季如夏抱了进去。

    “墨释然,你放开我。”季如夏怒瞪着墨释然。

    墨释然将季如夏柔和的放在床上,然后躺在季如夏的身侧双臂紧紧的抱住季如夏。

    “夏夏,睡觉。”墨释然将下巴搁在季如夏的脑袋上,低沉着嗓音。

    季如夏不安的动了一下,墨释然立马将季如夏抱得更紧了,“夏夏,明天还要去医院看景色,你现在不休息好,怎么有精力照顾景色?”

    季如夏一听,确实如此,干脆也不动弹了,就这么让墨释然抱着。

    墨释然闭着眼睛嘴角露出一丝的微笑,就这样抱着季如夏,他的心里已经有了很大的满足,曾几何时,他的要求居然如此的低。

    过了一会,怀中传来季如夏的低声哭泣的声音。

    墨释然心中一慌,急忙接着月光去看怀里的季如夏,果然看到季如夏闭着眼睛哭泣的模样。

    墨释然的心中一痛,“夏夏,怎么哭了。”

    季如夏没有理会墨释然,依旧低声的哭泣着,墨释然无法,只好抱着季如夏,柔声的安慰着。

    许久之后,墨释然才听到季如夏沙哑的声音,“我心疼色色。”

    “会过去的。”墨释然脑中不由的浮现出景色躺在病床上边奄奄一息的模样,还真是让人心疼。

    “色色,会不会恨我这个妈咪。”季如夏有些胆怯。

    她离开了景色那么多年,在景色需要她的时候,一直不在身边,景色会不会对她这个妈咪很失望?

    “不会的,你是她妈咪,她不会恨你的。”墨释然凭直接相信景色看到季如夏后,心情会好上许多。

    “墨释然,帮我一个忙。”季如夏从墨释然的怀里抬头,两只大眼睛紧紧的盯着墨释然。

    墨释然毫不犹豫的点头,“你说。”

    “我要景色和景宸从我离开后,发生的所有资料。”季如夏说。

    季如夏并不傻,从中间的一些痕迹可以看出,景松和景宸,景色闹翻了,最大的可能就是景松和季如秋的事情暴露了。

    她听说,景色和景宸五年前离开了,这中间必然是发生了一些什么,至于发生什么,看来要好好的查查。

    墨释然虽然不清楚中间的细节,但是大概的情况还是知道的,季如夏看了大概会疯狂吧。

    “行不行。”等了一会,还是没又等来墨释然的答案,季如夏不耐烦的再次开口。

    她不是不能找别人查,只是相信墨释然知道的最为详细,难不成墨释然并不愿意?

    “好。”墨释然想了一下,决定先给季如夏打一针预防针,“那你答应我,不管知道些什么,都不能激动,一定要平静。”

    季如夏磨磨牙,最终还是同意了墨释然的话,她有种预感,景宸和景色这些年过的一定不好。

    “好,那么晚了,先睡吧。”墨释然情不自禁的在季如夏的额头上边落下一吻,叹息一声。

    闻着熟悉的味道,季如夏也不再抗拒,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一早,季如夏醒来的时候,身边的位置已经凉了,墨释然早就起床了。

    等季如夏收拾好,下楼的时候,墨释然已经在楼下等着季如夏,看到季如夏,连忙让佣人将早餐拿了上来。

    季如夏不语,沉默的吃完早餐之后,就要求去医院看景色,墨释然自然连忙安排了车子。

    等赶到医院的时候,景色还在昏迷,季如夏心疼的坐到景色的床边,看了一眼景色的手腕,心还是疼的厉害。

    北冥随风双眼通红的守在另一边,纵使季如夏心中对北冥随风有想法,看到这一幕,也沉默了。

    “北冥随风,你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季如夏轻声问道。

    北冥随风摇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景色的睡颜,季如夏见此也不再说什么。

    景色一直在黑暗里边沉浮,她只觉得浑身很累很累,眼皮很重很重,耳边有模模糊糊的声音,可是却怎么也听不清在说什么。

    算了,算了,还是沉睡,什么事情都等睡醒再说。

    “风少,胡梨小姐要见你。”司特助从外边推门进来,在北冥随风的耳边轻声的嘀咕了一句。

    北冥随风神色未变,“不见。”

    “风少,是国王带了书信给你,一定要见到你,亲自交给你。”司特助叹息一声,继续在北冥随风的耳边开口。

    他知道此刻景色还在昏睡,北冥随风是做什么都没有心思,但是事关重大,不能不见。

    “风少,您还是去见一见吧。”司特助继续在北冥随风的耳边劝说着。

    季如夏抬头看了一眼北冥随风,“如果,你有什么要紧的事情的话,就先去处理吧,这一边我看着就好。”

    “好。”北冥随风垂眸,在心中犹豫了片刻,同意了季如夏的话。

    在景色的耳边轻声的开口,“你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季如夏一直看着北冥随风离去的背影,叹息一声,也不知景色和北冥随风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看北冥随风的样子,分明就是深爱着景色。

    “色色,快点醒过来,妈咪回来了。”季如夏对着景色柔和的开口。

    景色的性子一向乐观向上,若不是痛苦到了极致,又怎么会想不开自尽呢,景色到底经历了什么。

    季如夏抹了一把眼泪。

    这一天,季如夏一直在病房里边陪着景色,对于分开五年的女儿,她是怎么看也看不够。

    “夏夏,资料查到了。”墨释然从外边推门进来,看到陷入沉思的季如夏,叹息一声。

    “查到了。”季如夏从自己的沉思中挣扎出来,有些恍惚的看向墨释然。

    墨释然点头,“查到了。”

    “给我。”季如夏猛地起身,朝墨释然伸出手掌。

    墨释然看了一眼景色,轻声的说,“我们还是去楼下找家咖啡馆看吧,在这里会影响到景色的休息。”

    季如夏原本想要拒绝,但是想想,确实如此,如果在这里看的话,一定会影响到景色休息,也就同意了墨释然的话。

    季如夏不想离开医院太远,随便在距离医院近的地方找了一家咖啡店。

    墨释然将手中的档案袋推到季如夏的面前,在此之前,他依旧看过了,不得不说一句,景松就是一个人渣。

    连他看了都愤怒,又何况季如夏呢。

    季如夏拿过档案袋,快速的拆开,从她出事开始,到后边景宸生病,景松是如何将季如秋带回家,再到两人联合起来,逼景色签下了股份转让书,逼得景色和景宸远走国外,一件件都写在了上边,还有景色和景宸回国之后,所发生的事情,也写在了上边。

    季如夏越是看,越是愤怒,愤怒景松和季如秋的无情,冷血,还有就是对景宸和景色的心疼,眼泪不断的落在纸上边,打湿了纸张。

    “夏夏。”墨释然急忙抽了两只纸,帮季如夏擦去脸上边的泪痕。

    “景松,季如秋,他们两人,怎么能够这般的狠,景宸是他的亲生儿子啊。”季如夏愤怒的开口。

    用力的将文件拍打在桌面上,景松季如秋,果然还是她对两人太过柔和了,季如夏眼里闪过暗光。

    她不愿理会两人的事情,也不愿将事情做得太绝,没有想到,反倒是伤害到了自己最爱的两个人,季如秋和景松简直该死。

    “景色,五年前还怀着身孕,她该有多辛苦。”季如夏心疼景色。

    在季如夏看来,景色自己就是一个孩子,没有想到景色居然有了孩子,还在飞机上出了事情,如果不是幸运,是不是现在就见不到景色了,季如夏怎么想,怎么一阵后怕。

    “夏夏,都过去了。”墨释然只能如此安慰季如夏,他更怕季如夏钻进牛角尖里边,认为是自己出事,才害的景色和景宸后来如此。

    “过去?怎么会过去呢,景色和景宸所受到的伤害,怎么会这么简单就过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