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老管家看着北冥随风的脸色一点点的白下去,心里暗爽了几分,让你和别的女人订婚,让你欺负我们家小姐。

    北冥随风立马转身,往医院方向奔,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直在颤抖,满脑子都是管家的话,景色自杀了。

    等到北冥随风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景宸在抢救室外边来回不安的踱步,季如夏则颤抖的坐在椅子上边,被墨释然紧紧的抱在怀里。

    “景色怎么样了。”北冥随风的声音冷到了骨子里。

    景宸沙哑的开口,“景色还在里边抢救具体的情况不知道。”

    “怎么回事。”北冥随风咬牙问出口,下一秒就是抓住景宸的领子,“你不是跟我保证过,景色不会出事的吗?现在算怎么一回事。”

    景宸眼里痛苦的挣扎着,这都是他的错,如果,他能注意一点,一直守着景色,景色就不会干出这等傻事了。

    “对不起。”景宸良久之后,才对北冥随风吐出这三个字。

    “谁他妈要你说对不起,你不是跟我保证过景色不会出事吗?”北冥随风吼了一声。

    景宸沉默着,如果,如果景色真的出了事情,他还有什么脸面面对季如夏。

    “怎么样了?”景宸抬头就看到抢救室门被打开了,孤展疲惫的从里边走出来,急忙推开北冥随风着急的走到孤展的面前。

    孤展摘下口罩,“没事了,修养几天就好了,幸好用的是修眉刀,刀口不深,送来的也及时。”

    “那就好。”季如夏一听,软软的倒在了墨释然的怀里,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北冥随风和景宸两人也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

    “色色。”季如夏反应过来之后就是朝景色的病房跑去,墨释然自然是紧跟在身后。

    孤展有些纳闷的看着季如夏的身影,在他知道的情况看来,景色和季如秋可是不对头的存在,这季如秋这么紧张是为了什么。

    景宸感激的看了一眼孤展,也转身朝景色的病房走去。

    孤展看了一眼失魂落魄的北冥随风,不由得感叹道,“你们这事也太复杂了。”

    北冥随风听了之后,微微的扯了一下嘴角,眼里一片痛意。

    “北冥随风,你干脆将事情告诉景色好了,防的了这次,下一次怎么办?”孤展介意道。

    北冥随风的苦笑一声,“希望之后的绝望更大,我都承受不了,何况是景色。”

    孤展听闻也不再开口劝北冥随风,只得同情的看眼北冥随风。

    “接下去你准备怎么办?”孤展问北冥随风。

    “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北冥随风也很迷茫,当然有一点他是坚定的,那就是景色未来只能和他在一起,就算是绑也要和景色绑在一起。

    “那你和胡梨准备怎么办,我可是听说国都准备开始筹备婚礼了,你要是还想和景色在一起,胡梨这一点你就必须先解决。”孤展说。

    北冥随风点头,他和胡梨自然不会有什么婚礼,现在头疼的还是他和景色之间的心结,那个孩子,是景色心中的一道伤痕。

    北冥随风皱眉说道,“孤展,我和景色的未来,就看你了。”

    孤展苦着脸,“我尽力吧,不过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目前看来,情况好不了。”

    北冥随风垂下眼眸,双手无力的紧握着。

    季如夏看到病床上躺着的景色的时候,眼泪又不受控制的落下来。

    她的景色,原本的脸上还带着一点的婴儿肥,现在憔悴的下巴都变尖了,原本精神焕发的景色,现在虚弱的躺在病床上边。

    她简直不敢相信,病床上的女人,就是她日思夜想的景色。

    季如夏看到景色包扎着的手腕的时候,眼泪再次落下来,这么大的伤口,这么多的血,景色该有多疼啊。

    “妈咪,别哭了,色色,现在不是没有危险吗?”景宸抽了两张纸,擦去季如夏脸上的泪珠。

    “我心疼,景色是我十月怀胎生下的,现在,伤在她身,疼在我心啊。”季如夏担心吵到景色,压抑着哭声,捶打着胸口。

    “从景色出生开始,我就一直待景色如珠如宝,深怕景色受了一点的委屈,现在看到景色这么虚弱的躺在这里,我的心真的好疼。”季如夏的眼泪一滴滴的落在景色的手上。

    墨释然看着床上躺着的景色,不知为何,心中也产生了几分异样的感觉,他想或许是因为,景色是季如夏的女儿的缘故吧。

    “妈咪,你别哭了,你再哭下去,就是景色心里也不会好受的。”景宸叹息一声,并不打算告诉季如夏这些年,景色所受的苦,若是告诉了季如夏,季如夏可能会癫狂吧。

    景宸提到了景色,季如夏就是再伤感,也忍住了泪水,不在景色面前流泪。

    北冥随风第一眼看的就是景色,坐在了景色的另一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景色看。

    “妈咪,你先回去睡吧,等景色醒了,我再叫你。”景宸对季如夏说。

    季如夏摇头,抓着景色的手,“不,我要在这里守着色色。”

    北冥随风因为景宸的一声妈咪,抬头看了一眼季如夏,再看到季如夏身后的墨释然的时候,一切都了然了。

    当时在莫卡庄园看到季如夏的时候,景色就有猜测季如夏是她的母亲,现在看来,景色的猜测是对的。

    有墨释然从中作梗,他和景宸很难找到季如夏的痕迹这就对了。

    “妈咪,你先去睡吧,这里有我和北冥随风不会发生什么事情的。”景宸很担心季如夏的身子。

    当初那么大的事故,他听墨释然说了季如夏这几年的身子一直不好,更加的不能让季如夏熬夜了。

    “我不困,你别说了,我要守着我的景色。”季如夏淡淡的开口。

    “夏夏,你身体熬不了夜,我们还是明天来吧。”墨释然凑过去,在季如夏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你闭嘴。”季如夏现在最不想听到的就是墨释然的声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