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爹地。”松果宝贝甜甜的叫道。

    北冥随风紧绷着的脸,在听到松果宝贝声音的那一刻软了下来。

    “松果宝贝,怎么这个点打给爹地?”北冥随风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窗边,看着上空的月亮,心中一阵阵的柔软。

    因为景色而产生的那点阴霾一点点的散去。

    “爹地,你和妈咪还好吗?”松果宝贝忐忑的开口。

    北冥随风的脸一僵,心中带有疑惑,难不成是谁和松果宝贝说了些什么吗?他已经吩咐了无人岛的人,绝对不能将市的有关信息告诉松果宝贝。

    “我和你妈咪当然好好的。”北冥随风故作轻松的开口。

    松果宝贝一直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长出了一口气,“那就好,我做梦梦到妈咪出事了,妈咪没事就好了。”

    北冥随风笑着开口,“只是一个梦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我和你妈咪都好好的,放心吧,你自己在无人岛反倒要小心一些。”

    松果宝贝点点头,“爹地,妈咪是不是快生了呀,妈咪肚子里边的是弟弟还是妹妹?”

    北冥随风沉默了片刻,刚想开口说话,那一边的电话就挂了。

    北冥随风从衣袋里边摸出一根烟,放在嘴里吸着,吞吐着烟雾,挂了也好,不然他也不知道怎么和松果宝贝解释。

    此刻另一边,松果宝贝正怒视着从他手里将电话夺走的大黑。

    关键的时刻,大黑居然将他的电话给夺走,要是没有拿走的话,此刻他就知道妈咪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好了,电话打完了,赶紧去睡觉。”大黑咳嗽两声,瞪了一眼松果宝贝。

    “不行,我刚好电话打到关键的时刻,你把手机还我,我要再打个电话。”松果宝贝仰着脑袋,朝大黑伸出手。

    “睡不着就出去跑圈,赶紧的。”大黑想着,自己是不是对松果宝贝太过仁慈了,导致松果宝贝一点都怕他。

    松果宝贝嘟嘴,他也清楚,此时此刻,不可能从大黑的手里再拿过电话,不过,已经得到了消息,他也放心了。

    “傻子才去跑圈。”松果宝贝走到门口之后,冲着大黑做了一个鬼脸。

    大黑心中一气,从地上捡起一只鞋子准备朝松果宝贝扔去,松果宝贝急忙闪身离开,他才不会傻愣着给大黑打他的机会呢。

    松果宝贝回到床上之后,左翻右翻就是睡不着觉,他满脑子都是景色浑身是血的画面,最后干脆起身,绕着房子一圈圈的跑。

    北冥随风吸完一根烟,心中想着刚才松果宝贝说的话,景色出事情的事情。

    没由来的心中一阵恐慌,扔掉手中的烟头,抓过桌子上边的车钥匙就往车库里跑,他要马上见到景色,一颗心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景色。

    “景宸,我要见景色。”景宸还坐在楼下看着报纸,季如夏和墨释然两人从外边走了进来。

    墨释然无奈又心疼的看着季如夏,季如夏醒来之后,不管不顾的一定要见到景色,没办法之下,只好带着季如夏到了景宅。

    如果可以,墨释然半分都不想踏入景宅,为了季如夏,只好忍了。

    景宸急忙的起身,“妈咪,你怎么来了。”

    “景宸,我要见景色。”季如夏慌张的开口,在听到景色受到如此大的伤害之后,她半分钟都等不了,想要立刻见到景色。

    “妈咪,景色在房间里睡着了,还是不要打扰她了。”景宸说。

    季如夏摇头,“我就静静的看着她,绝对不会吵醒她的。”

    “那好吧。”景宸带着两人走到景色房间的门口,再次嘱咐,“景色睡眠一直不好,让她安静的睡会,就看几眼,绝对不要吵醒她。”

    季如夏连声答应,她五年多没有见到景色了,想着景色就在屋子里边,一颗心又是紧张又是兴奋。

    景宸抿唇,动作轻柔的推开房门,还没来得及开灯就闻到了屋子里边一股很浓的血腥味。

    借着昏暗的小灯,景宸隐隐看到一个人影趴在梳妆台前,景宸心中一慌,急忙打开大灯。

    入眼的就是景色趴在梳妆台上边,而景色垂在一边的手腕上一条痕迹异常的惹人注目,身下已经汇聚了一摊子的血。

    “景色。”景宸眼睛猛的睁大,跑到景色的身边,手脚无措的看着景色。

    他没有想到,景色居然会想不开,来玩自杀这一招。

    “景色。”紧跟在景宸身后的季如夏也看到了自杀的一幕,歇斯底里的喊了一声。

    脚下一软,如果不是身后一直跟着墨释然,绝对会摔倒在地上。

    “赶紧送医院。”墨释然半扶着季如夏,急忙开口,他目前是房间里边唯一还有理智的人。

    “对对对,赶紧去医院。”景宸慌乱的扯下衬衫的一角,包扎在景色的手上。

    可是手腕上边还是有源源不断的鲜血流出,染红了布料,景宸颤抖的打横抱起景色,冲出了门外。

    “夏夏,还能走吗?”墨释然低声问已经六神无主的季如夏。

    季如夏眼神空洞的看了一眼墨释然,脸色全然没有了血色,墨释然叹息一声,弯腰抱起季如夏跟着景宸的身后追了出去。

    “夏夏,别担心,景色不会有事的。”墨释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安慰季如夏。

    季如夏咬着苍白的嘴唇,一滴滴的热泪从眼角处流下。

    而北冥随风刚到景宅的时候,景宸抱着景色刚出发不久,景宅的管家叹息着刚打算关门,就被北冥随风一掌给推开。

    “北冥总裁?”管家错愕的看了一眼北冥随风。

    “景色呢?”北冥随风一边说着,一边往里闯。

    “哎,北冥总裁,你要找小姐,要去医院找了,小姐刚才自杀了,现在里边没人都赶去了医院了。”管家无奈的开口,阻止了北冥随风往里边走的步伐。

    北冥随风蓦然停住脚步,不敢相信的看着管家,“你刚才说什么,谁自杀了?”    “我们家小姐啊,割腕自杀了,现在少爷抱着她去医院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