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透过松果宝贝的小脸,她仿佛看到了她那个小儿子,心里密密麻麻的刺痛着。

    她的小景顾现在一定很害怕,一个人走在寂寞的黄泉路上。

    景色将照片放在了床上,掀开被子慢慢的下了床,踱步到不远处的梳妆台前,从里边拿出了修眉用的小刀。

    曾经她想过她很怕死,可是现在,她没有了半分害怕的神情,心已经死了,身还活着干嘛呢。    景色闭上眼,这个世界上边,她唯一放不下的只有松果宝贝,她在脑中勾勒出了松果宝贝的身影,她想松果宝贝这么的聪明,这么多年,景宸对松果宝贝的感情是真的,她走后,景宸一定会好好的照顾

    松果宝贝,凭借松果宝贝的智慧,他一定能够照顾好自己。

    松果宝贝原谅妈咪不能陪着你了,你的弟弟更加的需要妈咪,他还小,妈咪要去陪他,景色在心里默默的说着。

    再次睁开眼睛景色的眼里划过决绝之意,伸出白嫩的小手,嘴角勾出一抹笑容。

    一点点的用修眉刀划开手腕,这一刻她没有感受到任何的痛意,心中反而还有快感。

    以前看新闻的时候,总看到一些人自残,她总认为那些人蠢,做什么不好,非要自残,这一刻她知道了,因为心里边的疼痛难以承受,需要用另外的方式来解清心里边的疼痛。

    景色看着殷红的血自手腕流出,一滴滴的滴到地上,她想,她终于可以解脱了,她终于可以去陪她可怜的小景顾了。

    景色一狠心,划下了最后一刀,整个人无力的趴在梳妆台上边,看着手腕上的血顺着指尖一滴滴的滴落在地上,形成了一滴滴好看的血花,如曼珠沙华美的妖艳。

    “松果宝贝,妈咪对不起你。”景色喃喃了一句,一滴晶莹的泪珠,快速的从她的脸庞上边滑下来,落在了血中。

    景色慢慢的闭上眼睛,感受着生命力,在她的身上一点点的流逝。

    与此同时,松果宝贝捂着生疼的胸口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他在梦里梦到了景色浑身是血的在和他告别,松果宝贝迟迟不能在那个梦境中清醒过来,大口的喘着气,额头上边冒着冷汗。

    睡在松果宝贝身侧的小二嘟囔一声,翻了一个身,触摸到身侧空荡荡的时候,一下子惊醒过来。

    “喂,小九,你半夜不睡觉,坐起来干嘛。”小二打了一个哈欠,揉着眼睛疑惑的开口。    本来他们早就可以放假了,谁知道临时又多了任务,一下子将放假的期限给推迟了,新增的训练,比之前的还要高上几个难度,每天睡觉的事情完全不够,难得有睡觉的时间,松果宝贝还在发呆,这一

    点他不能理解。

    “我梦到了,好多血。”松果宝贝喃喃的开口,心中不知道为何一阵阵的慌乱。

    “好多血?你是还在白天的训练里边没有回过神吧。”小二重新躺回去,拉了一下松果宝贝的袖子。

    “小九,你还是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我看啊还是赶紧赶快睡觉比较重要,再过不久教官可就要来吹哨了。”小二闭着眼睛说。

    松果宝贝抿着嘴,直接翻身下了床,出了房门,走到了外边的走廊里边。

    看着外边的月亮,心中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他的脑中一直闪现的都是景色浑身是血的模样。

    松果宝贝打了一个激灵,转身朝大黑的房间跑去,是死是活是受罚他都认了,他要联系景色,打电话给景色,确认景色的安好。

    从松果宝贝站在门外开始,屋子里边的人就已经醒了过来,他装作依旧熟睡的模样,想看看外边的人到底在耍些什么花样。

    松果宝贝轻手轻脚的撬开房门,目光落到了在床上沉睡着的大黑身上。

    直接朝大黑扑去,还没到大黑的面前,一个茶杯迎面扔来,松果宝贝急忙闪身夺过茶杯,茶杯撞在后边的墙壁上边,在墙壁上边留了一个凹进去的痕迹。

    松果宝贝吐吐舌头,这还真是粗暴的很。

    “你小子,大半夜的不睡觉,跑过来想要干嘛。”大黑双手抱胸,冷冷的看着面前的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的两只大眼睛在黑夜中格外的耀眼。

    “教官,我想打个电话。”松果宝贝直接挑明来意。

    大黑眉头一皱,“你大半夜的不睡觉,来这里,就是为了和我说要打个电话?”

    “对。”松果宝贝点点头,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打电话证明景色很平安。

    “不可能,快回去睡觉,如果睡不着的话,绕岛跑三圈。”大黑怒吼道。

    “我不管,我一定要打电话。”松果宝贝难得和大黑倔强一回。

    大黑不由得愣在原地,看着还不到他腰高的松果宝贝,脸上柔和了几分,语气中还是带着不拒绝的命令,“现在,马上,立刻,回去睡觉。”

    “我有急事,一定要打电话。”松果宝贝急道。

    眼珠一转,立马狗腿的跑到大黑的面前,抱着大黑的大腿,开始撒娇耍无赖,“大黑教官,你就通融一下,给我打给电话好不好?我保证很快的。”

    松果宝贝嘟着一张小嘴,无耻的在大黑的面前卖萌。

    这模样,看的大黑心中一阵柔软,张了嘴巴就要答应了松果宝贝,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还是摇头拒绝,这一点让松果宝贝十分的不爽。

    “大黑,你就让我打个电话吧,求求你了。”再说下去,他就要在大黑的面前落泪了。

    最后大黑还是无奈的帮着松果宝贝拨通了北冥随风的电话,告诉松果宝贝只此一次,绝无下此,松果宝贝急忙点头答应。

    就差举手发誓,就这一回,不会有下回了。

    松果宝贝立马喜滋滋的抱着电话,缩到了角落,完全忘记了大黑这回事,大黑嘴角扯了一下,重新躺回床上,耳朵还是竖起来听着松果宝贝的动静。    电话响了好一会才接,电话那边传来北冥随风清冷的声音,“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