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色色。”北冥随风斜视了一眼陈安生,大步的朝里边走去。

    他有的是功夫收拾陈安生,而现在要紧的是找景色,陈安生就先让他再蹦跶一会儿。

    “站住。”陈安生不悦的看着北冥随风从他的身侧过去,一转身到了北冥随风的面前阻拦了北冥随风的步伐。

    北冥随风刚握紧拳头准备和陈安生动手,就听到景色的声音,顿时也顾不得找陈安生麻烦,急急忙忙的朝景色那边看去。

    “北冥随风。”景色一身白色的睡裙,站在楼梯口处,脸色苍白的几乎和身上的睡衣融为一体。

    “色色。”北冥随风推开面前的陈安生,三步并作两步急忙道了景色的面前,一脸紧张的看着景色。

    待看到景色全身安好无恙之后,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抓着景色的手,紧张的开口,“色色,跟我回去。”

    陈安生蹙眉,也大步的走到景色的身侧,抓住景色的另一只手,警告试的看着北冥随风。

    景色被两人抓着有些生疼,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不想两人抓的越发的紧。

    “北冥随风,你回去吧,我不会和你回去的。”景色转头看向北冥随风。

    目光中如一潭死水般平静,没有任何的波澜,看的北冥随风心中一慌。

    “北冥随风你听到没有,景色不想跟你回去。”陈安生朝着北冥随风吼了一声。

    景色淡漠的开口,“北冥随风,我们到此为止吧,放过我。”

    “不可能。”北冥随风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双目通红的看着景色,他就是死也会将景色带走。“北冥随风,我不想看到你。”景色继续开口,举起北冥随风握着她手的那只胳膊。

    白嫩的手臂上,因为北冥随风的用力,已经开始泛红,北冥随风慌张的松开景色的手,上边已经开始乌青,可见刚才北冥随风对她的伤害有多大。

    “色色,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北冥随风焦急的解释着,他刚才只是无心之失。

    “你在我心上造成的伤口比这个还要严重千万倍,北冥随风我累了,放过我。”景色扯了一下嘴角。

    她没有说那些余毒还在,她身上的痛神经虽然不比之前敏感,可是还是将痛感放大了数倍。

    身上的伤再痛又怎么能够比的过她心中的伤。

    “我不会让你留在这里的。”北冥随风固执的开口,就算是景色不肯原谅他,也绝不能留在一匹狼的身边,还是对景色有心思的狼。

    “我不会留在这里,同样,我也不会跟你走。”景色淡淡的说道。

    说着,对着陈安生鞠了一个躬,“安生,谢谢你,此前收留了我。”

    说完,景色从北冥随风和陈安生的面前走过,像是没有灵魂一样,慢慢的下了楼,朝外边走去。

    她知道再留下去,只会给陈安生造成麻烦,谁让她招惹的是可以只手遮天的北冥随风呢。

    景色抬头看向外边的太阳嘴角无力的扯动了一下,离开了陈安生这里,她又能去哪里呢?

    去季家,季念不在了,她去了只是徒留伤悲,景家,景宸却不是自己的亲哥哥,多讽刺多可笑,而现在西米也不知道在哪里,松果宝贝又远在无人岛。

    这天下间,竟然会没有她的容身之地,老天是看她前段的日子过得太顺风顺水吗?要这样的折磨她。

    十个月前,她觉得她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有疼爱自己的哥哥,有深爱自己的北冥随风,有聪明可爱的儿子松果宝贝,有从小一起长大的挚友季念西米。

    而现在,不过短短的十月,却物是人非,疼爱自己的哥哥不是亲生的,深爱自己的北冥随风只是报复她,好闺蜜念念去世了,她的孩子也离开了。

    这一切的转变太快,她根本来不及反应,景色抬手捕捉了一下头顶的阳光。

    她第一次知道,阳光其实也不是明媚的。

    天大地大,她能够去哪里?哪里又能够容得下她呢?景色幽幽的叹了口气,继续往前走着。

    北冥随风狠狠的瞪了一眼陈安生,急忙朝景色追求。

    等他追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景色抬头看阳光的情景,眼里没有任何的色彩,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情,北冥随风的心中一痛。

    一瞬间心生了胆怯,居然不敢上前,就这么在景色的身后默默的跟着景色。

    景色走了没几步,眼前一黑,整个人软绵绵的朝地上倒去,北冥随风的心霎时停顿了几秒,当即就跑过去。

    比他更快的是景宸,景宸抿着嘴巴不发一言的打横抱起景色。

    “景色并不喜欢跟你们走。”陈安生叫住了景宸。

    虽然他不知道景色和景宸之间到底风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依稀可以感受到,两兄妹之间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

    “把景色给我。”北冥随风更加直接的将手伸到景宸的面前。

    虽然景宸是景色的哥哥,但是看到景宸抱着景色,他还是觉得十分的碍眼。

    “景色还是先让我带回去吧,至于醒来之后,她想跟谁走,再由她自己决定。”景宸目光在景色苍白的脸上扫过,长长的叹息一声,抱着景色上了车子。

    北冥随风转身狠狠踢了一脚车轮子,也上了车,留下陈安生目光晦暗莫名。

    心中的一个信念越发的坚定,景色他陈安生是要定了。

    景色醒来的时候,房间里边开了一盏小灯,借着暗色的灯光,景色看了一圈。

    这里,她并不陌生,是景宅,她的房间。

    她想起了,在她昏迷之前,看到了景宸朝她跑过来,不难猜出,一定是景宸带着她回到了这里。

    景色躺在床上看着上空,半响没动,她不想去想,景宸带她回来的目的是什么,不想去想任何的事情。

    不知过了多久,景色撑着手臂慢慢的坐起来,目光扫到了床边摆着的松果宝贝的照片。    探过身子,将床边松果宝贝的照片拿了过来,一滴泪落到了松果宝贝的笑颜上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