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莫卡夫人对于自家儿子的执着感到十分的头疼,为了陈安生,只得再三的苦劝。

    “世界上的女人那么多,我只喜欢她,妈咪不要再劝了。”陈安生已经决定了,他要景色,不管谁来相劝都没有用,哪怕再多的人反对,他也要和景色在一起,只要景色是愿意的。

    “安生,你为了一个女人要和北冥集团闹翻吗?”莫卡夫人厉声的质问。

    陈安生脑中浮现出景色的模样,再多的不开心,都渐渐的烟消云散。

    “为了景色,闹翻了又如何,妈咪我已经决定了的事情,不会轻易的更改您是知道的,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就想这样吧。”陈安生垂着眼眸说完之后将电话放在桌子上边。

    “哎哎哎,安生,你先别挂啊,是姐姐。”电话那头传来陈安然咋咋呼呼的声音。

    陈安生一愣,重新将电话拿到了耳边,不冷不淡的嗯了一声。

    陈安然优雅的翻了一个白眼,他这个弟弟不管对谁都拒人于千里之外,没有想到会折在景色的手上,陈安然在心中偷偷的笑了两下。

    “咳咳咳,安生,听说你喜欢上了景色,怎么,还想娶景色?”陈安然看到对面严肃的莫卡夫人之后,咳嗽两声。

    陈安生不难想到陈安然是莫卡夫人请来的说客,不过,那又如何呢,只要他执意要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更改。

    于是陈安生说,“你要是想要跟妈咪一样,来劝我放弃的话,那就不用开口说话了。”

    莫卡夫人在一边听着气急,只得用眼色示意陈安然。

    陈安然直接忽略了莫卡夫人的眼色,她就喜欢她弟弟的那股霸气样,管他是谁的女人,只要看上了,抢过来就是,再说了,她也是十分的喜欢景色,自然不会反对。

    “安生,如果景色松口答应的话,姐姐是没意见的,啥时候将景色带回来,我从第一眼见到景色开始就喜欢她,早知道早该介绍你们认识……”陈安然越说越兴奋,而莫卡夫人则是越听脸色越阴沉。

    陈安然注意到莫卡夫人的脸色,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轻。

    “好。”陈安生露出了第一个笑容,莫卡家族至少还有一个人支持他。

    得到了陈安生,的回应之后,陈安然,马上挂了电话,对着莫卡夫人做了一个鬼脸,这下子莫卡夫人是又无奈又气急。

    “李嫂。”陈安生放下手中的电话,对着不远处喊了一声。

    李嫂身子一抖,慢慢的从暗处走了出来,一颗心不安的跳动着,她不知道,陈安生会怎么处置她。

    谁知,陈安生只是警告试的瞥了一眼李嫂,“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如果还有下次的话,你自己安排好后事。”

    李嫂顿时吓得脸色苍白,止不住的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不会再有下次。

    陈安生这才冷哼一声,拿起茶几上边的文件,认真的审阅着。

    又过了一会,李嫂急急忙忙的跑进来,“先生,外边有人找你。”

    陈安生放下手中的文件,端起手边的茶杯,抿了一口才问,“谁?”

    “他自称是北冥随风,说要见先生你,还让你将景色小姐交出来。”李嫂说。

    陈安生垂下眼眸,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袖子,才走出外边,果然看到北冥随风站在大门外,冷着一张脸的模样。

    “不知,北冥总裁来我这里有什么事情?”陈安生嘲讽的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身上散发的戾气很重,李嫂早在第一时间就躲了进去,她以为自家先生已经够可怕了,没想到来了一个比自家先生还要可怕的。

    李嫂嘟囔了一声,惹不起惹不起,就找了一个角落躲起来,观看着门边的情形。

    “把景色交出来。”北冥随风冷着眼,就连声音也是冰冷的厉害。

    “北冥随风,你不去抱着你的如花美眷,还来缠着景色干嘛,她根本不想看到你。”陈安生嘲弄的开口。

    听到陈安生的这句话,北冥随风身上的戾气越发的重了。

    突然间北冥随风想到一件事情,目光猛地射向陈安生,“是不是,让莫卡旗下的媒体大肆的宣传我和胡梨订婚的事情。”

    虽然是问,但是北冥随风已经在心里确定了,中间一定是陈安生搞的鬼。

    陈安生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要离间他和景色,可以趁虚而入。

    陈安生倒也不反驳,事实也确实如北冥随风所说,这一切都是他搞的鬼。    “没错,你猜对了,是我吩咐他们,大肆的宣传你和胡梨订婚的事情,北冥集团的总裁和国公主联姻的事情,这么有热度的话题,当然要好好的宣传一番,再说了,北冥总裁既然和胡梨公主订婚了,

    难不成还怕宣传?”陈安生直接对上北冥随风的眼眸。

    北冥随风的身上绷的紧紧的,他真的想一拳打死陈安生。

    “北冥总裁,你都有了胡梨公主,还来纠缠景色干嘛?难不成还想坐享齐人之美不成。”陈安生问道。

    “不管我和谁订婚,景色,都是我的女人,景色在哪?”北冥随风问。

    “北冥总裁,我答应过色色,不会让你去打扰她,你还是请回吧,除非她自己愿意见到你。”陈安生故意在北冥随风的面前喊景色,色色。

    成功的看到北冥随风脸色变得极为的难看。

    “色色,也是你能叫的吗?”北冥随风一脚踹开面前的大门,不远处的李嫂浑身颤抖了一下。

    这门可是现在最好的门,就这么轻轻松松的,简简单单的被这个男人一脚给踹开了?

    李嫂重新审视了一番北冥随风,长得帅,比自家先生还要帅上几分,能力强,面前厚实的大门,就这么一脚轻松的踹开了,不知道自家先生行不行,不过,自家先生那么厉害,一定没有问题的。

    “怎么叫不得。”陈安生看到北冥随风踹开面前的大门,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    就好像北冥随风踹开的不是他家的门一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