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六十四章:疯子,睡觉觉

    “别乱动。”北冥随风朝景色吼了一声,隔着被子将景色裹的更紧一些。

    景色被北冥随风吼的有些委屈,一下子就红着眼眶,“你骂我,呜呜呜,你骂我。”

    北冥随风知道跟醉酒的景色是讲不进去道理的,干脆直接用嘴堵住景色,果然耳边清净不少,北冥随风舌头探进景色嘴里的时候,还一股浓浓的酒味。

    北冥随风沉迷在这个吻中,景色睁大大眼睛不知所措的看着北冥随风。

    只觉得呼吸有点困难,景色开始挣扎,推搡着北冥随风,北冥随风抱紧景色,不断的加深这个吻,景色下意识的咬了一口北冥随风。

    两人结束这个吻,一起喘息着,景色猛地坐起身,眨着眼睛看着北冥随风,对北冥随风说了一句“我要洗澡。”

    北冥随风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就见景色挣脱开被子,滑下床,一边朝浴室走去一边脱衣服。

    北冥随风眼睁睁的看着景色走进浴室关上门,里面响起水声,顿时哭笑不得,她这是喝醉了还是没喝醉?

    北冥随风在原地坐了一会,忽然想到景色刚刚进去的时候好像没有带换洗的衣物进去,原本的衣物一股浓浓的酒味,压根儿就不能穿了。

    这套房子自从景色离开后,里面的任何摆设北冥随风都没有动过,包括景色的衣服,每当每季换新的时候,北冥随风都会让司特助拿最新的衣服过来,挂到他衣服的另一边,就像当初景色没有离开一样,所以,这里一直有景色的衣服。

    北冥随风起身从衣柜里拿出景色的换洗衣物还有新浴袍放到浴室的门口,敲了几下门,“换洗的衣服已经给你放门口了。”

    说完,就走出去收拾客厅里的杂乱,这五年北冥随风担心阿姨将里面的格局打乱,打扫什么都是亲力亲为,之前对景色说的那些,不过坑她而已。

    北冥随风手脚麻利的收拾了残局,还将碗给洗了,算着时间景色应该洗的差不多了,走进卧室,卧室里依旧没有景色的身影,北冥随风蹙着眉头,那丫头该不会还在浴室待着吧。

    看到门口的衣服,北冥随风叹口气,又伸手敲了几下门,“景色,洗好没有?”

    得不到景色的回应,北冥随风有些不安,水声倒是没响着了,北冥随风担心景色出事,直接推开浴室的门进去。

    眼前的这一幕不由得让北冥随风好笑,景色趴在浴缸里,半裸着衣服,闭着眼睛。

    北冥随风上前推了一下景色,就这样睡着了,也担心自己会生病。

    北冥随风替景色简单的清洗了一下,只是简单的一个洗澡直洗的自己热血沸腾。

    北冥随风匆匆忙忙用浴巾裹住景色,将景色抱到了床上,就准备离开。

    谁知景色牢牢的抓住北冥随风的袖子,不让他动,“别走,别走。”

    “放开,不然你明天早上会后悔的。”北冥随风哑着声音警告着景色。

    景色又朝北冥随风靠近了一些,刚洗完澡的景色香喷喷的,浑身粉嘟嘟的,充满了诱惑的既视感。

    景色坐起来,睁开眼睛迷茫的看着北冥随风,“疯子,睡觉觉。”

    北冥随风放在身侧的手握紧了拳头又松开,他觉得他晚上就是给自己自找苦吃,以前景色不是没有喝醉过,也没有今晚那么磨人啊!景色以前喝醉了都是很乖的,让干什么就干什么,问什么回答什么。

    “告诉我,你爱我。”北冥随风很执着这个问题,双眼紧紧的盯着景色。

    景色点点头,忽然间小手朝北冥随风的身下抓去。

    北冥随风吸了口气,眼前这个小妖精,果然生来就是折磨人的。

    北冥随风不想忍,也忍不住了,扑倒景色,肯蚀着景色粉嫩的肌肤。

    夜还长着,外面月色正好。

    第二天,景色醒来的时候,脑袋还是有点胀痛,她从被窝里伸出手揉着脑袋。

    突然感到有什么不对劲,身上光秃秃的,还带着点凉意,她的腿上正被什么压着。

    景色的一颗小心脏扑通扑通的一直跳着,不敢转过去看旁边,拼命的回想着昨晚发生了什么。

    她记得她喝了很多的酒,然后说了疯子,后来北冥随风问她为什么离开,她没回答,想到这景色松了口气,后面就是她闹着要洗澡,然后然后就不知道了。

    景色有些懊恼,酒色误人啊,她昨天就不应该喝那么多酒。

    景色动了下身子,感觉身上并没有什么不适,没有欢爱后的感受。景色脑袋侧了一下,果然看到身边躺着北冥随风,北冥随风睡的正熟。

    她是来当佣人做家务的,怎么一个不小心就上了总裁的床?

    景色悬着一颗心,一点点的往床边退,想着趁北冥随风还没有醒来的时候赶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她目前还没想好怎么面对北冥随风。

    就在景色马上就要逃离床上的时候,北冥随风慢悠悠的睁开眼睛,看着不断蠕动着的某人。

    北冥随风慢慢的开口,“睡了我,就想离开?”

    景色听到北冥随风的声音吓了一跳,“我……我没有。”

    景色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北冥随风,“总裁,昨晚应该没发生什么对吧?呵呵呵。”

    北冥随风长臂一伸,拉过景色,“怎么,你忘记了,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

    景色差点一口血喷出来,愤愤不平的对北冥随风说,“什么叫我对你做了什么,发生这种事情吃亏的是我好吧。”

    “你简直就是乘人之危。”景色又对北冥随风补充了一句。

    “哼,昨晚可是我好心的收留你。”北冥随风冷哼一声。

    昨晚他是想做些什么来着,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做什么,某人就睡死过去了,乘人之危这种事情,他可不乐意做。

    “要不是你灌醉我,能发生后面的事情吗?”景色瞪圆了眼睛,不满的看着北冥随风,明明是她受了委屈,为什么听某人的意思好像是他吃亏了一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