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如夏脸色开始泛白,从景宸沉默不语的情况看来,景色可能真的出事了。

    “景色出什么事情了。”季如夏激动的起身,扑上前一把抓住景宸的袖子。

    “夏夏,你别激动。”墨释然害怕季如夏摔倒,大跨步到季如夏的身侧,安慰着开口。

    季如夏猛烈的挥开墨释然的袖子,“你别碰我,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景宸,你实话告诉我,景色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北冥随风对她不好?”季如夏紧张的看着景宸。

    “妈咪,我说了,你千万不要激动。”景宸担心季如夏一时接受不了,事先打了一针预防针。

    季如夏连忙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不会激动的,景宸这才开口,“景色前几天生了一个孩子,孩子没活下来。”

    季如夏一脸受了打击的模样,不敢相信的看着景宸,“怎么会这样,孩子,怎么会没有活下来?”

    她的景色,现在该有多心疼?她也是母亲,一个母亲失去一个孩子,这种痛苦她能体会。

    若是在怀孕初期就流产或许不会那么的痛苦,十月怀胎千辛万苦生下孩子之后,孩子出事,这种痛苦该有多么的大,她的色色,现在该有多心疼。

    季如夏只要想到这一点,就心痛到没法呼吸,脚下一软,朝地上摔去,幸好墨释然眼明手快的抱住了季如夏。

    季如夏挣脱开墨释然的怀抱,狠狠的一巴掌甩上墨释然的脸。

    “都是因为你,我的色色才会出事的。”季如夏带着哭音。

    墨释然喉结滚动了几下,张了张嘴巴,看到季如夏仇恨的目光,他也是大为的心痛。

    “夏夏。”墨释然想要去碰季如夏,再次被季如夏甩开。

    “别叫我。”季如夏大声的吼了一句。

    季如夏转身问景宸,“那景色现在在哪里?”

    “刚才,北冥随风说景色从医院跑了出去,我刚到楼下就看到了妈咪你。”景宸开口。

    在看到季如夏惨白的脸的时候,不由得补了一句,“不过,妈咪你放心,景色是被陈安生带走的,不会出事的。”

    景宸对于陈安生对景色的心思也能猜到一两分,这时候让陈安生带走景色绝对比其他人带走景色要来好的多。

    至于陈安生会不会趁机闯进景色的心里,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了,这些都是北冥随风需要头疼的。

    “陈安生?”季如夏念叨了一句,想了起来,景宸口中的陈安生就是莫卡少爷。

    季如夏想到了在莫卡庄园的情景,也不由得松了口气,陈安生不会伤害景色。

    “不行,我要去找夏夏,她现在一定很痛苦,很痛苦,我要在她的身边。”季如夏源源不断的泪水从眼眶中流了出来,滴在了地上。

    墨释然站在一边看的心疼,不由得懊恼,自己的信息网怎么忽视了这么严重的情况,景色失去孩子的消息怎么没有收集到。

    季如夏猛地朝外边跑去,她的脑中和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马上找到景色。

    墨释然急忙追着季如夏跑了出去,接着就是景宸追在了墨释然和季如夏的身后。

    王秘书刚在位置上坐下来,季如夏就从他的身侧跑了过去,顿时惊到了。

    接着就看到了另一个追了过去,最后,就是他的总裁大人景宸也追着跑。

    季如夏进了电梯,捂着嘴巴流着泪,她的孩子居然受了这么的委屈,她一直将景色捧在手心里,怕景色摔了,含在嘴里,怕景色化了,可是景色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居然受了这么多的委屈。

    墨释然眼睁睁的看着电梯门关上,暗骂了一声该死的,转身朝楼梯口跑去。

    季如夏出了电梯,前台小姐还没来得及和季如夏打招呼,季如夏就已经跑出了景盛集团。

    刚跑出景盛集团外边,季如夏抬头看了一眼上空的太阳,整个人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夏夏。”墨释然怒吼一声,用最快的速度跑到季如夏的面前,抱起季如夏。

    景宸也追到了二人的身边,紧张的看着季如夏,“我妈咪怎么了这是?”

    “晕过去了,我抱她回去休息一下。”墨释然淡淡的开口解释,“夏夏这几天才恢复的记忆,当初出车祸的时候伤到了脑子,刚刚是情绪过于激动才晕过去的,你不用担心。”

    景宸心中一紧,当初的车祸惨状他是知道的,不由得开口问道,“我妈咪当年伤的很重吗?”

    墨释然一边抱着季如夏上了车子,一边回答景宸的问题,“严重,当时差点就救不回来了。”    “夏夏在床上躺了半年,这半年里边一直动不了,整日昏昏沉沉的,花了两年的时间才渐渐的康复,景宸,不要恨你妈咪,她心中一直都牵挂着你们。”墨释然想了一下,又补充道,“你妈咪最开始的时候,确实是失忆了,后来,是我将你妈咪的记忆刻意的抹去,因为担心你妈咪离开我,我不能失去你妈咪,我失去了你妈咪二十多年,上天再次让我遇到你妈咪,就是让我一定要珍惜你妈咪,既然景松对

    你妈咪并不好,那么他就没有资格再和你妈咪在一起,景宸,你不要恨你妈咪,要恨的话,恨我就好了。”

    “我从来没有恨过妈咪,景色也没有,谢谢你救了妈咪。”景宸看向墨释然的目光很真诚。

    心中万分的庆幸,当初是墨释然救了季如夏,没有让家人落到景松或者季如秋的手里边。

    依照五年前的情景,若是季如夏落在景松或者季如秋的手里,季如夏现在一定不会还好端端的活着。

    他很庆幸墨释然救了季如夏,让季如夏好端端的活在了他的面前。

    “你不恨我霸占了你妈咪那么久?将她藏起来?”墨释然迟疑的开口。

    景宸点头,“不恨,可能懊恼过你将妈咪藏了那么久,但是真的不恨,很庆幸妈咪在你的身边。”    他看得出墨释然是真的喜欢季如夏,对季如夏也是真心的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