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去茶水间倒了一杯开水端到办公室里边,放到季如夏的面前。

    王秘书偷看了一眼季如夏,越发的确定面前的女人不是季如秋,心中一个大胆的念头涌了上来。

    不是季如秋,难不成是死去的季如夏?

    “王秘书,你可以出去了。”景宸瞥了一眼发愣了王秘书,王秘书回过神,带着疑惑的神情出了办公室的门。

    景宸将目光重新落到季如夏的身上,心中有千万个问题想要问季如夏,有许多的话想要对季如夏说,可是话到了嘴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妈咪,你这几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一直找不到你。”景宸虽然是对季如夏说话,可是将目光却投向了墨释然。

    墨释然他并不陌生,看来季如夏这些年失踪都是墨释然背后搞的鬼。

    “说来话长了,总之现在妈咪回来了。”季如夏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的景宸,都长这么大,这么俊朗了。”

    “妈咪。”景宸眼眶微微泛红,在他的心里季如夏和他亲生的妈咪并无二。

    “景宸,我想知道,我不在的这些年里边,到底发生了什么,念念的死又是这么一回事。”季如夏问道。

    景宸面色微变,咬咬牙,最终还是开口,将心里一直藏着的疑问,问了出来。

    “妈咪,季如秋说我不是你的亲生儿子,是吗?是一个叫余秋的女人的儿子是吗?”

    季如夏面色微变,眼里一片复杂的情绪,细看不难看出季如夏的手指在微微的颤抖着,景宸的这个问题牵扯出了多少的前尘往事。

    最终在景宸的目光下,季如夏还是点了头,“没错,你确实不是我的亲生儿子,你是余秋的儿子,这件事情,我想一直瞒下去,并不想告诉你。”

    景宸嘴角扯动了一下,原来,他真的不是季如夏的亲生儿子,从季如夏的嘴里说出来,他的胸口闷闷的十分的不舒服。

    除了景宸之外,墨释然最为的惊讶,显然他也以为景宸是季如夏的儿子,没有想到景宸居然不是季如夏的儿子。

    当年,他一直以为季如夏是因为有了景宸,才嫁给了景松,当年,他在心灰意冷之下,才远走国外。

    既然景宸不是季如夏的儿子,那么为什么,当初季如夏还要嫁给景松,墨释然疑惑的看向季如夏。

    难不成,真的像季如夏当年所说,爱上了景松吗?这个结果,他是万万不愿意去相信的。

    “那……真的如同季如秋所说,我是妈咪从她身边抢过来的?”景宸嘶哑着声音。

    季如夏叹了一声气,这个秘密她原本想要一辈子埋藏下去,没有想到,当年除了余秋和她之外,季如秋居然也知道当年的真相。

    “不是,你是你妈咪亲手交给我的。”季如夏平静的看着景宸。

    从景宸的脸上没有看到质疑,这一点让她十分的欣慰,心情也好受了许多。    “当年的事情说起来其实也并不复杂,你的母亲叫余秋,是个很温婉的女子,她当年和我和景松一样都是大的学生,余秋和景松最开始是恋人,但是因为余秋身世的原因,并不被当初景家的掌权人,景老爷子所认同,在景老爷子的干涉之下,余秋很快就和景松分手了,而我则因为联姻的关系和景松绑在了一起,在结婚前余秋来找我,说她有了身孕,她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能进景家,希望能让你认祖归宗,当初因为一些原因我同意了余秋的请求,接着就是十个月的隐瞒,一直到余秋生下你,我将你抱回了景家,景老爷子让景松和你做了亲子鉴定,确定之后,立马让我和景松举办了婚礼,同时因为季家

    的原因,将景盛集团交到了我的手里。”季如夏简短的几句话,将过去的事情概括了一下。

    至于上面说的一些原因,季如夏简单的带过,当年的事情真的是太过复杂,她并不想多提。

    “那余秋是怎么死的。”景宸问。

    “听说是病重而亡的,当年你一岁的时候,我抱着你去找余秋,想让余秋见见你,可惜找到余秋的时候,余秋已经去世了。”季如夏也很无奈,好好的一个人说没了就没了。

    景宸点点头,知道这些就够了,他相信季如夏说的都是真的。

    “景宸,无论你是不是我的亲生儿子,我一直都是将你当亲生儿子来看待。”季如夏实在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和自己离了心。

    “我知道,妈咪一直将我看待成亲生儿子。”了解了事情的前后之后,景宸心中一直压着的石头终于移开了,不由的长出了一口气。

    虽然他嘴上一直说着不介意,心里还是有些别扭的,这一下最后的一丝别扭都没了。

    他还是他,还是景宸,还是季如夏的儿子,还是景色的哥哥。

    “景宸,妈咪应该早些和你坦白的。”季如夏内疚的开口,她一直以为,瞒着不将过往的事情告诉景宸是对他最好的保护,其实并不是如此。

    “现在知道也不晚,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改变什么。”景宸冲着季如夏温和的笑笑。

    季如夏含泪点头,让景宸走到她的身侧,像是小时候的那般,摸着景宸的小脸。

    忽然间季如夏想到一件事情,表情变得凝重,“你知道了这件事情,那是不是景色也知道了?”

    景宸颔首,“是,色色她也知道了,她因为这件事情心里很不好受。”

    景宸无奈的苦笑,景色根本就是不乐意见到他,他想好好的和景色谈谈,可是景色一直没有给他机会,再加上中间还有一些误会,景色连和他说话都不愿意了。

    “妈咪,你回来就好了,回来的很及时。”景色见到季如夏之后,心情应该会好上许多,至少不会像现在这般痛苦。

    “是不是景色出事了。”季如夏紧张的看着景宸。    她最近心中一直很不安,从季念出事开始,一直都很不安,难不成是景色也出了事情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