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是这里的守墓人。”老管家沉默了片刻,才开口说话。

    那天从医院留信离开之后,他回了一趟老家,然后就在这里当了守墓人。

    季如夏良久无话,最后才声音暗哑的说了一声谢谢。

    这样来说,季老夫人和季老爷子墓前的兰花应该是温伯送的,季如夏眼眶微微泛起泪花。

    “我答应了季夫人和季老爷,会照顾好季念小姐,可是最后,季念小姐还是出事了,我对不起他们……”老管家哽咽着开口。

    他唯一能做能做的就是守着二老和季念的坟墓,这样待他百年之后,也有脸去见二老。

    “温伯,这不是你的错,都是我的错,如果,我能早些回来,事情不会这样的。”季如夏哭泣着。

    是她没有照顾好季念,辜负了季老爷子和季老夫人的夫人的嘱托和温伯没有关系,反而她还要谢谢温伯,这些年照顾着季念。

    “大小姐,你没事就好了。”老管家仰起脑袋,不让泪水流下来。

    “温伯,这些年,谢谢你照顾季念,谢谢你照顾季家。”季如夏说着,对着老管家深深的鞠了一躬。

    老管家急忙将季如夏扶起来,余光瞥见身后一直护着季如夏的墨释然,不由得开口问道,“这是……”

    “我叫墨释然,是夏夏的丈夫。”墨释然不等季如夏说话,抢先回答到。

    他在心中为季如夏丈夫这个称呼感到窃喜,看向温伯的目光多了几分和善。

    老管家原先还觉得墨释然有些眼熟,一时间没有想起来墨释然是谁,这下子听到墨释然的名字,恍然大悟。

    墨释然就是季如夏和季如秋曾经的心上人,两姐妹因为墨释然反目成仇,季老爷子因此对墨释然没有半分的好感,反对季如夏和墨释然的交往。

    当时他还觉得挺遗憾的,墨释然比那个景松太配的上季如夏了,两人站一起就是金童玉女,可惜啊,只能感叹一句有缘无分。

    没想到兜兜转转这么些年了,季如夏最后还是和墨释然走到一起,命运这东西还真难说。

    “别听他胡说。”季如夏焦急的开口解释。

    她不想在温伯面前和墨释然扯上任何的关系,毕竟,当初,父母是这么的反对她和墨释然在一起。    “大小姐,这些年老爷嘴上虽然不说,我心里清楚,他啊,早就后悔了,后悔当初阻拦你和墨先生,如果你和墨先生,当初在一起,会比现在幸福太多,你和墨先生在一起,是老爷所希望看得到。”老管

    家知道季如夏心中的梗在哪,不由得开口解释道。

    季如夏张了一下嘴巴,最终没有开口解释,她和墨释然不单单是因为季老爷子的态度问题。

    “温伯,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夏夏的。”墨释然走到季如夏的身侧,抓过季如夏的手,笑着看着老管家。

    老管家露出了几许欣慰的笑容,季如夏过的幸福,这是所有人都想看到的。

    季如夏想带着老管家一起离开,好好的照顾老管家,却被老管家所拒绝了,他想在剩下的时日里,静静的陪着他最爱的女人,和他最爱的女人的最爱。

    季如夏也是感慨了几分,到也没有太过于勉强。

    老管家在季如夏离开的时候,问季如夏接下去是不是要去找景色,季如夏说,她想先去找景宸。

    季如夏原本想在墓园和墨释然分开,拗不过墨释然的一直纠缠,最后还是上了墨释然的车。

    墨释然对于市的情况自然是清楚的,自然也知道景宸接手了景盛集团,而现在就在景盛集团。

    季如夏站在景盛集团的楼下,抬头看了一眼景盛大厦,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在她出事之后,景松接手景盛集团的时候,就将景盛集团里边的人大洗牌,现在景盛集团能认识季如夏的人极少。

    当季如夏走入景盛集团的时候,前台第一反应就是季如秋来了。

    但是反应之后,又觉得不对,因为季如夏的气质和季如秋的气质相差太多,虽然长相相似,但是能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不是同一个人。

    “您好,请问您找谁,或者有预约吗?”前台小姐急忙将季如夏拦住。

    目光在季如夏和墨释然的身上来回扫荡着,季如夏长得好看,墨释然长得帅气两人站在一起说不出的登对。

    “我找你们的总裁,景宸。”季如夏开口说道。

    “不好意思,我们总裁没有预约的话,您不能上去。”前台小姐礼貌的微笑着。

    季如夏倒也不勉强,指了指一边的沙发,“那,我去那里坐着等可以吗?”

    前台小姐微微的点头,“可以的,您去那边等吧,不过也不知道总裁什么时候能够下来。”

    季如夏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了,刚坐到沙发上,墨释然便靠了过来,季如夏顿时冷了脸。

    “我见我儿子,你待在这里做什么?还是赶紧离开吧。”季如夏冷淡的开口。

    墨释然丝毫不介意季如夏的冷淡,靠的越发的贴近,“夏夏,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我们是夫妻。”

    只见季如夏冷笑一声,“墨释然,我是季如夏不是温季夏,我有老公叫景松。”

    墨释然,慢慢的收起笑容,怒视着季如夏“夏夏,你非要惹我生气是吗?景松,就他也配。”    “墨释然,我不想和你吵架,你欺骗了我这么多年,我不会原谅你的。”季如夏只要一想到墨释然刻意洗去她的记忆,害的她和景宸和景色分别了这么多年,害的她来不及见上季念最后一面,她就心寒的

    厉害。

    墨释然知道这件事情在季如夏心里成了一个心结,不过,他相信,季如夏会原谅他的,大不了一直纠缠着,不死不休。

    季如夏只需一眼就知道墨释然在想什么,她也懒得去和墨释然做这些无畏的争吵。

    这次回来,一定会见到季如秋和景松,这次她会和景松离婚,成全景松和季如秋。

    景宸知道景色从医院跑出去的消息之后,连外套也来不及穿,急急的朝楼下跑去。

    刚到楼下前台小姐,就拦住了他,景宸面色很不好,他现在很急,居然还有人赶拦住他。

    “景宸。”就在景宸想要发怒之际,听到旁边传来一声柔和的声音。

    这声音……景宸一瞬间愣在了原地,看到季如夏的第一眼,他和前台小姐一样认为是季如秋,当看第二眼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不是季如秋。

    既然不是季如秋那就是季如夏,景宸愣在了当地,一颗心跳动的飞快。

    心里还有一丝丝的说不出的别扭,或许是知道了季如夏不是自己亲生母亲的缘故。

    但是,他从来没有心生过怨恨季如夏的念头,这些年,季如夏对他的所作所为,他都是看在眼里的,季如夏是真的将他当成了亲生儿子。

    “景宸,这是不认识妈咪了?”季如夏站在景宸的面前,泛红眼眶,一只手,颤抖的摸上景宸的脸,

    当年,她出事的时候,景宸还是一脸稚嫩的模样,一眨眼,景宸都长这么大了,越发的俊朗了。

    “妈咪。”景宸暗哑着声音,低缓的叫了一声。

    “真的是你。”景宸颤抖着手,抚摸上季如夏的脸颊,触及到那抹温热的时候,他才确定,这是季如夏回来了。

    “是,是妈咪回来。”季如夏一滴泪落到了景宸的手背上边。

    景宸滚动了一下喉结,他的心里,有太多的疑问想要问季如夏,有太多的疑问需要季如夏的解答。

    “妈咪,你跟我上来吧。”景宸微微仰头,逼回眼中的泪花。

    牵住季如夏的手,朝总裁专用电梯走去,季如夏微微点头,她也有许多的问题想要问景宸。

    季如夏跟着景宸走了几步,墨释然也随着季如夏走了几步,季如夏停在脚步,冷着脸,看着墨释然,“别跟着我,我不想看到你。”

    景宸在第一时刻就注意到了墨释然的存在,墨释然那样耀眼的人物,想要忽视他太难了。

    从这个情况看来,墨释然似乎和妈咪之间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景宸冷眼旁观。

    墨释然笑道,“好,我知道你们母子俩有许多的话,要谈,那我就在这里等你们吧。”

    景宸想了一下,“还是一起上来吧,你若是在这里,会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比如……季如秋。”

    季如夏呼出一口气,算是默认了景宸的话,大不了就将墨释然当成空气。

    王秘书看到季如夏和景宸亲密的模样,没忍住瞪大了眼睛,脸上毫不掩饰诧异的神情,要知道,景宸有多厌恶季如秋他是知道的,而今两人却是这般亲密的在一起。

    没错,王秘书就是将季如夏当成了季如秋。

    “王秘书,倒杯开水进来。”景宸淡淡的吩咐了一句。

    季如夏喜欢喝茶,喜欢茶道,如果不能很好的享受好的茶叶,季如夏宁愿喝一杯白开水。    王秘书虽然疑惑,还是很快的反应过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