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相当于她的女儿,和景色并无二,季念在她最灿烂的年纪离开了这个世界,怎么能够叫她不伤心。

    “念念,对不起,姐姐来晚了,姐姐没有照顾好你。”季如夏跪在季念的墓前,手抚摸着墓碑上边,季念的照片。

    如果不是她来晚了,或许季念就不会死,她的小季念,还这么的年轻,怎么会这么早的离开。

    “念念,都是姐姐的错,对不起。”季如夏将哀伤的看着季念,她恨不得现在离开这个世界的人是自己,而不是念念。

    季念还这么的年轻,还没有结婚,还有这么多的地方没有去看过。

    “念念,姐姐知道你喜欢莲花,现在这个季节不到莲花开放的季节,姐姐就给你买了白菊花。”季如夏抹了一把眼泪。

    “在那个世界,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曾经的你小小年纪就满肚子的心事,到了另一边要快快乐乐,如果看到了爸爸妈妈帮姐姐问声好。”季如夏哭泣着出声。

    季念刚出生的画面,恍若还在昨天,她抱着季念,逗弄着季念的画面还在她眼前浮现,而现在,季念却离开了这个世界。

    墨释然扶起季如夏,将季如夏抱入怀里,对于季念,他曾经见过几面,气质和季如夏很像。

    比起景色,季念更像是季如夏的女儿,可惜了,早早的离开了人世。

    墨释然感叹一声,季念和楚墨的纠缠他也略有耳闻,季念一走,将楚墨的七情六欲也带走了。

    他想起,手下曾经跟他说过,现在的楚墨,脸上没有一丝的情绪,仿佛一个玩偶人一般,楚墨变的更加的冷血无情。

    不过,好像听说,现在楚墨受了重伤,现在还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中,依稀记得,楚墨是去了第一监狱,被楚离伤成了这样。

    墨释然搞不懂,楚墨好不容易从楚离的手中夺得了权势,又去招惹楚离做什么。

    “夏夏,季念看到你来看她一定会很开心的。”墨释然叹息一声,小声的安抚着。

    季如夏泪眼朦胧的看着季念的容貌,季念长开了许多,距离她上一次见季念已经六七年了吧,六七年前的一面,到今日竟成了最后的一面。

    她的念念六七年前就那么的美,如今越发的美,难不成,真的是天妒红颜吗?    “念念小的时候就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对谁都冷冰冰的,唯独喜欢粘着我,色色又爱和念念在一起胡作非为,两小姐妹一直黏在一起,我就想着景宸大了,景色一个人又孤单,干脆将季念带到身边,一块养着,这一养就是十多年。”季如夏哽咽一声,继续说道,“念念和景色在一起将季家和景家搞的天翻地覆,妈妈就爱宠着两人,有妈妈做靠山,两人更加有恃无恐,两人最爱欺负景知,欺负了之后,还

    做出一副无辜的模样,若不是爸爸比较严厉还能制住两人,她们指不定还要闹成什么样子。”

    季念和景色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季老爷子,胡闹之后,总爱躲到她的身后。

    “夏夏。”墨释然心痛的看着季如夏,他自然是无法体会季如夏爱季念和景色的心。

    “念念……姐姐好想你。”季如夏哭泣着出声。

    她不敢相信,凭借季念的能力,居然会出事,她不在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夏夏,我们先走吧,下次再来看季念,快要天黑了。”墨释然温柔的开口。

    季如夏内心最愧疚的人是季老爷子和季老夫人,他们将季念托付给了她,她没有照顾好季念,愧对了二老的信任。

    如今,季念已经离开,季如夏拜祭了三人之后,此行最大的目的就是找景色和景宸。

    五年前,两人一定是吓坏了,她想告诉景色和景宸,妈咪没有死,妈咪还活着。

    季如夏想起在莫卡庄园的时候,见过景色,当时就觉得景色很熟悉,有一种亲切感,没有想到,景色就是她的女儿。

    她记得当时和景色在一起的是北冥随风,只是,现在外边铺天盖地传着的和北冥随风订婚的胡梨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一切,只有找到他们,才能给她一个答案。

    身为姐姐,她没有做到照顾妹妹,身为母亲,她没有好好的照顾自己的孩子,季如夏满心的内疚几乎要将她淹没。

    而这一切最大的推手就是故意洗去她记忆的墨释然,想到这里,季如夏狠狠的推开墨释然,沙哑着开口,“不要碰我。”

    墨释然受伤的看着季如夏,他也知道,自己如今没有资格开口让季如夏原谅他。

    只能小心翼翼的护在季如夏的身侧,和季如夏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夏夏,前边有石子,小心。”墨释然开口提醒。

    季如夏步伐停顿了一下,加快了脚步,朝前边走去。

    快走到墓园的出口的时候,一个戴着草帽的老人从她的身侧走过去,季如夏蓦然停住脚步。

    颤抖的指着戴着草帽的老人,嘶哑着喉咙出声,“温伯?”

    戴着草帽的老人脚步停顿了一下,浑身也微微的颤抖着,慢慢的抬起头,当看到季如夏的时候,眼中满满的不敢置信。

    “大小姐?”戴着草帽的老人,就是此前在医院失踪的季家老管家。

    “是我,温伯,你怎么会在这里。”季如夏流着泪,不敢置信的开口。

    “大小姐,你没死?还活着,活得好好的。”老管家哽咽着开口,苍天有眼啊,让季家还有一丝血脉。

    “是,我没有死,让你们担心了。”季如夏点头。

    “真好,这样一来,季念小姐和老爷老夫人也能安心了。”老管家颤抖着手伸向季如夏。

    触及到季如夏温热的手之后,热泪盈眶的看着季如夏,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温伯,你怎么会在这里?是来祭拜他们的吗?”季如夏很敬重温伯。    她的时候,还总是跟着温伯学学问,后来她出嫁的时候,温伯就去游历了,看到故人,季如夏的心是激动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