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想到这里,景色心底有些不舒服,北冥随风在松果宝贝的心里一直是极好的父亲。

    她又该如何对松果宝贝解释,其实北冥随风并没有那么的好呢?松果宝贝迟早会知道北冥随风和胡梨订婚了的消息,到时候松果宝贝又该有多么的失望。

    景色叹息一声,事情还真多,一直以为死的会是她,没想到最后离开的却是她的景顾。

    景色的泪珠不断的落下来,想到景顾,她的心就会痛上几分,她的景顾那么的乖巧,那么的可爱,从此再也见不到了。

    甚至,她连景顾的墓地在哪都不知道,更甚至,她还不知道,北冥随风有没有安置她的景顾。

    “景色,别流泪了,老一辈的人不都说月子里哭,对眼睛不好吗?”陈安生从衣袋里掏出手帕,温柔的帮景色擦去脸上的泪珠。

    李嫂再次因为陈安生的话惊讶了,眼前的这个女人居然还是在坐月子?那就是已经生孩子了,那孩子呢?该不会是陈安生的吧。

    李嫂觉得这个消息有必要告诉莫卡夫人,陈安生不仅带回了一个女人,还生了孩子的。

    “陈安生,谢谢你。”景色咬着唇,感激的看了一眼陈安生。

    谢谢他将她带出了那个牢笼,谢谢他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收留了她。

    陈安生扯了一下嘴角,他想要的可不是景色的感谢,他想要的是景色的心。

    现在北冥随风已经伤透了景色的心,景色对北冥随风也彻底的失望了,这就是他的机会。

    他一定会善待景色,北冥随风不稀罕的人,他稀罕。

    此刻市的机场,匆匆走出一行人,为首的女子身穿一件驼色的风衣,脸上大大的墨镜遮住了半张脸,隐约可见和季如秋几分相似,没错,为首的女子,正是温季夏,或者说,是消失已久的季如夏。

    一直快步跟在温季夏身边的是墨释然,穿着和温季夏同款的驼色风衣,脸上戴着的墨镜亦是同款的。

    “夏夏…你走慢些。”墨释然在一边焦急的开口,温季夏走那么快,很容易摔倒。

    温季夏脚步一停,摘下脸上的墨镜,沉痛的看着墨释然,“墨释然,我现在不想见到你,你给我滚。”

    墨释然小心的靠近温季夏,“夏夏,我已经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吧。”

    温季夏冷笑一声,“墨释然,如果不是你,现在不是这样子的结局,我不是温季夏,是季如夏,我有老公。”

    墨释然听了温季夏这句话之后,面色咻的沉了下来,紧紧的抓住温季夏两侧的肩膀,“夏夏,你是在我提醒我杀了景松吗?”

    温季夏皱眉,景松的生死她并不在乎,但是她不介意给墨释然添点堵,“不过就是为他守一辈子的寡,怕什么。”

    墨释然的面色越发的难看了,在墨释然爆发之前,季如夏转身继续朝机场外边走去。

    她在恢复记忆之后,就急急的赶回了国,知道了季念的死讯,季如夏做不到原谅墨释然。

    为了自己的私欲,刻意的尘封她的记忆,让她来不及见季念的最后一面,一滴泪水从季如夏的脸颊上滑落下来。

    她对不起季念,对不起景色,也对不起景宸。

    “夏夏,我错了,原谅我。”墨释然苦笑一声,没有想到季如夏记忆恢复的这般的快。

    纵使他有心里准备,可是在看到季如夏责备的目光的时候,他还是那么的接受不了,要是让季如夏再知道景色也出事了之后,他不知道该怎么接受季如夏对他的恨。

    “墨释然,如果可以,我真希望,这辈子没有认识过你。”季如夏淡漠的看着墨释然,加快了步伐朝外边走去。

    不认识墨释然,她和季如秋就不会走到这一步,他就不会失忆,会一直陪在季念和季家二老的身边。

    “夏夏。”墨释然一把抓住季如夏招出租车的手,“让司机送我们去。”

    “不用了,我想,念念并不希望看到你。”季如夏冷漠的开口。

    “我送你去,好不好?我想跟季念说声对不起。”墨释然哀求的看着季如夏。

    季如夏心中一软,最终还是答应了墨释然,在心底提醒自己,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对墨释然心软。

    墨释然自然是知道季念的墓地在哪,季念的墓地就在季家二老的旁边。

    墨释然对季家二老是有恨的,如果不是当初他们阻止自己和季如夏在一起,自己也不会和季如夏蹉跎了那么多的时光。

    季如夏又怎么会嫁给景松那个废人,但是逝者已矣,纵使墨释然再怨恨,最后也是换成了一声长叹。

    “停车。”季如夏看到花店,让司机停了下来,跑进去买了两束兰花和一束白菊花。

    到了墓地,季如夏有些胆怯的不敢上前,一滴泪落在了兰花上边。

    当看到季老夫人和季老爷子的照片的时候,季如夏不受控制的哭泣出声。

    “爸爸妈妈,我来看你们了。”季如夏哽咽着出声,将两束兰花放到了季老爷子和季老夫人的墓前。

    这是季老夫人最喜欢的花,季老爷子总说季老夫人如同这兰花一样清雅。

    季如夏发现季老夫人和季老爷子的墓地非常的感觉,似乎有人每天都来打扫,季老夫人的墓前也有一束兰花,在她来之前就有人摆了。

    她想,是景色或是季韫吧。

    墨释然一直站在季如夏的身后,对着两位故去的老人微微的鞠躬,在心底暗暗的说着,他会好好的对季如夏的,不会再让她受到丝毫的伤害。

    两老在世的时候,不允许他们在一起,现在,他希望两老能够同意他和季如夏在一起。

    最后,季如夏来到了季念的墓前,将白色的菊花放到了季念的墓前。

    她知道,这墓里边放着的是季念的一些衣物,季念的身体在那场爆炸大火中已经粉碎。    季如夏心痛到不能呼吸,季念是她看着长大的,从季念出生开始,几乎都是她带着长大,从小婴儿到大姑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