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孤展摇摇头,爱情这东西还真是让人看不透。

    等到北冥随风回到病房的时候,病房里边并没有景色的身影,北冥随风的心狠狠的跳了一下。

    下一秒就夺门而出去找景色,在监控室里边看到景色在新生儿科的时候,北冥随风松了一口气,赶紧朝新生儿科跑过去。

    景色麻木的坐在新生儿科玻璃窗外边,看着里边的小婴儿,整个人失神落魄的模样。

    北冥随风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景色的身上,“色色,你在这里坐了许久了,我们回去吧。”

    “景顾长得比他们都要可爱。”一滴晶莹的泪珠落在了景色的手背上边。

    这些日子,她每每做梦都会梦到景顾,小小的人儿,一直哭闹着问妈咪为什么不要他。

    景色的一颗心都要痛死了,她的景顾,她还没有好好看景顾,景顾就没了。

    这八个月里边,景顾一直在她的肚子里边,陪着她,度过最难熬的那些日月,明明……明明她和景顾说话的时候,景顾都会回应她,怎么会出事呢?

    “色色……”北冥随风喉结滚动了一下。

    “北冥随风,你告诉我我的孩子怎么会出事,那天早上,他还在踢我。”景色仇恨的看着北冥随风。

    “你现在是不是很开心,没有了这个孩子,你可以和胡梨安心的在一起了。”景色抹了一把眼泪,将身上北冥随风的衣服丢还给北冥随风。

    “色色,我们先回去。”北冥随风将衣服打开,靠近景色,想要披到景色的身上。

    景色连连后退几步,谨慎的看着北冥随风,最后扭头朝外边跑去。

    北冥随风拔腿朝景色的方向追过去,一个跑一个追。

    景色满心都是要逃开北冥随风,在北冥随风的身边,她只感受到了浓浓的压抑和绝望。

    而北冥随风则是担心景色的身体。

    景色刚跑出医院,就遇上了陈安生,景色的眼睛一亮,急忙朝陈安生挥手。

    打开陈安生的车子坐了进去,北冥随风来晚了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景色离开。

    北冥随风低骂一声,赶紧朝车库跑去,他刚才要是没看错的话,带景色走的人正是陈安生。

    陈安生真是阴魂不散,不回国一直在市,这边的项目分明早就已经结束了,现在还留着分明就是别有居心。

    陈安生知道景色生了孩子,孩子又没了的事情,北冥随风早就将医院戒严起来,一般人根本靠近不了景色,他正在想办法进去,没想到景色就自己出现了。

    陈安生看了一眼景色,叹了声气,几个月没见景色,景色气色差了许多,眼里也没有了平日的风采,灰蒙蒙的一片。

    不由得心疼起来,景色这些日子到底经历了什么,同时也埋怨北冥随风,得到了景色,最后却这样子对待景色。

    “景色,你瘦了很多。”陈安生柔和的看着景色,将车子朝自己的别墅方向驶去。

    景色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瘦了许多?或许吧。

    “陈安生,不要让北冥随风找到我。”景色抬起头,苍白着脸色,看着陈安生,眼中有着祈求的目光。

    “也不要让景宸找到我,不要告诉别人,我和你在一起。”景色又加了一句话。

    她现在谁都不想见,北冥随风,景宸……都是骗子,一个个都在骗她。

    “好。”景宸有些疑惑,不见北冥随风他可以理解,不见景宸却又是为何?按照他所了解的,景色和景宸的关系应该很好才对。

    “景色,下车吧。”陈安生将车子开到了院子里边,打开车门让景色下来。

    景色走了几步一个踉跄,她许久没有进食,身子虚弱的厉害。

    陈安生紧皱着眉头,走到景色的身侧,一个打横抱起了景色,一步步的朝屋子里边走去。

    “李嫂端碗红糖水过来。”陈安生将景色放到沙发上,对着李嫂说。

    李嫂急忙应了一声,匆匆的走进厨房,冲泡着红糖水,李嫂对于陈安生带回来的景色万分的好奇。

    陈安生会找女人发泄某种需求,却从不会将女人带回别墅里边,景色是他第一个带回来的女人。

    再看看陈安生对于景色在乎的模样,李嫂暗自在心里猜测着,这会不会是陈安生的心上人。

    “红糖水来了。”李嫂加快了手中的速度,将红糖水递给景色。

    景色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并没有说任何的话,当李嫂将红糖水递给她的时候,景色也没有伸手接过,仿佛没有听到李嫂的话。

    李嫂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她没有见过这么不识趣的女人,将目光看向陈安生。

    “把红糖水给我。”陈安生从李嫂的手里拿过红糖水,坐到景色的身侧,半开口哄着。

    “景色,喝点红糖水暖暖身子好不好?”陈安生将红糖水递到景色的嘴边。

    李嫂再次惊讶了,她虽然见陈安生的次数不多,但陈安生每回都是冷着脸,从来没有这般柔和的时刻。

    李嫂看向景色的目光又变了,带着一丝小心翼翼的讨好。

    “不。”景色摇摇头,示意自己并不想喝那红糖水。

    “乖,景色你要为了你自己的身体考虑,喝一点。”陈安生小心翼翼的开口。

    景色这才接过陈安生手中的红糖水,小心的抿了一口,一滴眼泪顿时落进了红糖水里边。

    “李嫂,去收拾一间空屋子出来。”陈安生转身对李嫂吩咐着。

    李嫂笑了两下,点点头,“我这就去。”

    “景色,你现在这里暂时的住着吧。”最好能够一辈子住下去,陈安生在心底缓缓的说着。

    景色点点头,然后开口说,“我不会打扰你太久的,我过段时间就离开。”

    “不急,你一直住着吧,离开的话,北冥随风容易找到你。”陈安生说。

    景色没有再开口说话,明天她就去找季韫,住回季家,有季韫在,北冥随风想要带走她的几率并不大。    只是,她的松果宝贝又要在北冥随风的身边多待上一段时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