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无论如何,景色都不能离开我,她是我北冥随风的女人,生生世世都是,至于订婚,不会有的。”北冥随风说。

    “我想,你还是将松果宝贝叫回来,有松果宝贝在,景色或许能转移一些注意力。”孤展提了一个建议。

    当即就被北冥随风驳回了,“现在,事情不仅多还乱,松果宝贝接触不到,是对他最好的保护。”

    孤展仔细的想了一下,确实如同北冥随风所说的,接触不到,是对松果宝贝最好的保护。

    “我说,北冥随风,你趁着景色现在睡着了,赶紧去好好的打理一下你自己,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浑身脏兮兮臭烘烘的。”孤展一脸嫌弃的看着北冥随风。

    将北冥随风这副样子拍下来,卖到报社去一定能卖不少的价钱。

    “不用了。”北冥随风冷漠的拒绝,他现在是一步都不想离开景色,想要一直陪着景色。

    孤展皱眉,要是北冥随风再这样待上几天,一定会引来苍蝇蚊子一类,到时候,这个病房,他可真是踏不进来了。

    于是孤展清了清喉咙,“北冥随风,你这样子脏兮兮的,对景色的病情可是不太好。”

    北冥随风听闻,皱着眉头,严肃的盯了一会孤展,然后点点头,“好,我去清理一下,景色醒来立马告诉我。”

    “知道了,景色没那么快醒来的,你还是去好好的清理一下。”孤展挥挥手。

    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真不知道北冥随风怎么能够穿着血迹斑斑的衣服,忍受这么久的。

    “嗯,我还是让司特助将衣服送过来吧。”北冥随风想了一下,还是不想离开景色半步,反正病房里边也能洗澡,干脆就在病房里边洗澡好了。

    “……”孤展沉默的看了一会北冥随风,转身离开。

    他对北冥随风还真是没什么好说的,走到门口的时候,淡定的转身,“北冥随风,需要洗去景色记忆说一声,我最近刚好研究了一款失忆的药水。”

    回答孤展的是一本丢出来的书,孤展顺手接住,冷哼一声,傲娇的离开。

    北冥随风沉重的看着睡梦中的景色,他和景色之间本就有裂痕,现在还多了孩子的事情……

    北冥随风无奈的苦笑一声,弯腰在景色的唇上边落下一个吻。

    景色再次醒来的时候,北冥随风并不在身边,在身边的是景宸。

    景色想到和自己无缘的那个孩子,泪水断了线般落下来,从低低的哭泣,到嚎啕大哭。

    景宸沉默的帮景色擦去泪痕,一直等到景色哭累了,才从一边倒了一杯水给景色。

    “我想去看孩子。”这是景色一天里边唯一说的一句话。

    景宸犹豫了一下,景色嘲讽的出声,“我的孩子,我连看他最后一面的权利都没有吗?”

    “色色……”景宸叹息一声。

    “是男孩还是女孩?”景色再次问道。

    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她只看了一眼孩子的小脸,便昏迷过去了醒来两回,大家怕触及到她的伤痕,也不敢在她的面前提及孩子,所以到现在,景色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生出来的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虽然潜意识里,将孩子当成了女孩子。

    “是个男孩子,很可爱的男孩子。”景宸沙哑着喉咙。

    那个孩子和松果宝贝一模一样,不同的是松果宝贝生下来的时候,是红通通的,而那个孩子则是青紫色的。

    “呜呜呜呜。”景色想要压抑内心的悲伤,没有压抑住,放肆的哭出声。

    “我看到了孩子的小脸,和松果宝贝长得一个样,可是他的皮肤却是青紫色的,如果他能够活下来,长大后,也会和松果宝贝一样这么的可爱,这么的聪明。”景色呆呆的说着。

    “色色……”景宸知道再多的安慰的话,都是无用的,只能唤着景色的名字。

    景色躺在病床上边,沉默的流着泪,呆呆的看着上空。

    她不知道此刻景宸来干嘛,是想嘲笑她吗?看她的笑话,看她过的有多可怜吗?

    这一刻,她谁都不想见,北冥随风,景宸,孤展……她都不想见。

    这一刻,她想,她是天地间最孤独的一个人。

    “色色,我让西米来陪你。”景宸叹息一声,着实不知道怎么开口安慰景色,他能想到的只有让西米来陪陪景色。

    只是,西米现在……又在哪里?

    景色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只是沉默的看着上空,眼里没有焦距。

    沉默的流着眼泪,感受着心被凌迟成了一片又一片。

    “色色,你先休息,哪里不舒服告诉我。”景宸拿过纸巾,擦去了景色两边的泪痕。

    接下去的日子里,景色一直沉默着,也不吃饭喝水,就这么平静的躺在床上。

    孤展建议北冥随风给景色找个心理医院,如果继续让景色待在自己的世界里边,迟早会出事的。

    本就大病的景色,这些日子一直靠着营养液维持着生命,身体很快的消瘦下去。

    北冥随风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有必要和景色好好的谈一谈。

    “景色,以后怀孕不易的事情,不要告诉她。”北冥随风坐在孤展的办公室里边,再三的叮嘱着。

    孤展将手中的药交给北冥随风,“放心吧,我知道了,这个药一日三片,一定要吃。”

    “嗯。”北冥随风表示自己记住了。

    “哎,你看看你们,这都是在搞什么,她受伤,你也陪着是不是?”孤展看着北冥随风手臂上的伤口,无奈的开口。    他之前还以为北冥随风也有自残的倾向,陪着景色一起痛,谁知道后来晚上的时候,无意间看到景色一到晚上一改白日里沉默的神态,变得疯疯癫癫,对着北冥随风又踢又打,甚至想拿刀来划伤自己,

    也不知道北冥随风怎么想的,居然伸手过去让景色在他的身上发泄,不要伤了自己。    “能让景色舒服一点,怎么都是值得的。”北冥随风说着,将说中的药片丢进了嘴里,干涸的咽了下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