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色眼珠转了一下,昏迷前的一幕幕涌进了脑中,景色下意识的朝自己的肚子摸去,原本高高隆起的肚子,现在已经平坦一片。

    景色猛地睁大眼睛,用力的抓住北冥随风的手,“我的孩子呢,他在哪里,我要见他。”

    景色自认为自己的声音已经很响了,其实不过就是比蚊子大一点而已,她抓着北冥随风的手,挣扎着想要起来。

    北冥随风这几天一直守在景色的身边,寸步都不敢离开,身上的衣服也是许久没换,更不要提满脸的胡渣。

    “我的孩子呢?”景色摇晃着北冥随风的手,再次问出声。

    北冥随风的身上还是那天的衣裳,上边还有景色的血,看到这些,景色就想起了那日的情景,放开北冥随风的手。

    掀开被子,一只脚刚落地,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北冥随风赶紧上前扶起景色。

    景色并不想让北冥随风碰到她,挥开北冥随风的手,扶着床边,固执的想凭借自己的力气起身。

    “北冥随风,你告诉我,我的孩子呢。”景色流泪看向北冥随风。

    “色色,先起来,地上凉。”北冥随风扶起景色。

    景色顺着北冥随风的搀扶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坐回了床上。

    “我的孩子怎么样了。”景色嘶哑着嗓子问道。

    北冥随风一脸哀痛的表情,垂着眼眸,“孩子……没了。”

    “不可能。”景色张大眼睛,泪水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摇晃着脑袋。

    景色抓住北冥随风的胳膊,悲痛的开口,“你骗我是不是,孩子不可能没了,他之前还在和我打招呼,你是在骗我是不是?”

    景色说着,推开面前的北冥随风,挣扎着,赤脚下了地,跌跌撞撞的往外边跑去,北冥随风赶紧追了出去。

    “我的孩子,不可能没了,他等着我去找他。”景色捂着肚子,朝外边跑去。

    北冥随风三步并作两步的追上景色,将景色打横抱起,“色色,你冷静一些,孩子……还会有的。”

    “啊啊啊啊啊啊!!!”景色痛苦的大声喊着。

    接着疯狂的捶打着北冥随风,在北冥随风的怀里哭闹着

    “北冥随风,如果不是你,我的孩子还是好好的,不会出事,这一切都是你的错。”景色捶打着北冥随风。

    她想起了出事的时候,北冥随风舍了她,去救了远处的胡梨,如果不是北冥随风,她的孩子不会死。

    “北冥随风,那也是你的孩子。”景色哭喊着,想要从北冥随风的怀里挣扎下来,无奈北冥随风抱得很紧。

    景色干脆一口咬上北冥随风的脖子,血顺着北冥随风的脖子流了下来。

    北冥随风闷哼一声,手不曾放松片刻,若不是他,他们的孩子,不会出事,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呜呜呜呜。”景色咬累了,松开北冥随风脖子上边的肉,埋在北冥随风的怀里放声的哭泣着。

    北冥随风紧绷着脸,紧紧的抱着景色,拍带着她的背,小声的哄着,一直到景色沉沉的睡去,北冥随风才松开景色,将景色抱回了床上,把被子盖好。

    这时,孤展从外边走了进来,抬眸看了一眼北冥随风,啧啧的叹了两声,“北冥随风,你女人上辈子吸血鬼变的吧,这伤口够大的。”

    “景色身体里边的毒,算是解开了吗?”北冥随风问。

    孤展想起了自己来的目的,赶紧上前抓住景色的手把脉,在北冥随风的紧张的目光下,缓缓的开口,“还有一些余毒,不过这些余毒自己会排出来,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北冥随风淡淡的点头,重新将目光落回到景色的脸上。

    “有一件事情,需要你知道。”孤展忽然间严肃了神情。

    北冥随风抓着景色的手一僵,淡定的点头,“你说吧。”

    “景色经过这次生产,身子亏损很大,虽然勉强保住了子宫,但是日后想要有身孕很困难了。”孤展叹息一声。

    景色从台阶上滚下来,最好的办法本该是剖腹产,可是因为体内毒素的原因,最后不得不选择顺产,导致身子亏损很大,日后想要有身孕,极为的困难。

    北冥随风点点头,“有松果宝贝一个就够了。”

    经过景色这一回这么危险的生产,他根本没有打算让景色再怀孕。

    只是,景色怕是对他有了心结,想到这一点,北冥随风不由得露出了一抹苦笑。

    景色的性子有多倔强他是最清楚的,景色的心里有自己的一套黑白对错,此次,景色怕是原谅不了他了。

    “哎,你过来一下,我帮你处理一下你的伤口吧。”因为职业病的关系,孤展实在受不了北冥随风顶着一个血洞站在他的面前。

    北冥随风伸手摸向脖子上边的伤口,摇头,“不用了。”

    孤展立马瞪起眼睛,“什么不用了,景色身子里可是还有余毒的,你就不怕被传染?被传染倒是没什么,就是现在这个关节,你倒下了谁照顾景色?”

    北冥随风一想,确实是如此,他不怕什么毒,他怕照顾不了景色。

    于是乖乖的坐在椅子上,任由孤展处理着伤口。

    “啧啧,看来景色还真是恨死你了,这么狠得下心来咬你,要是咬的偏一点,你的大动脉都要被咬破。”孤展嘀嘀咕咕的说着。

    北冥随风目光一直落在景色的脸上,睡梦中,景色依旧紧皱着眉头。

    北冥随风心中阵阵的刺痛着,伸手摸平景色紧皱着的眉头。

    “喂,你想好接下来怎么面对景色了吗?”孤展将棉签用力的扔进垃圾桶,坐到了一边的沙发上。

    北冥随风抿着嘴巴,他没有想好,该怎么去面对景色,他怕看到景色责怪的目光。

    “还有,你和胡梨那什么订婚,现在可是闹得满城皆知,景色现在可是别人口中的笑话。”孤展继续说道。    景色和他的交情还是可以的,作为朋友,看到景色现在这样子,他也是很痛心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