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随着打斗的激烈化景色和胡梨渐渐的脱离了北冥随风和景宸。

    有一人看准了时机,从背后攻击景色和胡梨,两人一时不备,被那人抓个正着。

    “随风哥哥。”胡梨惊慌的喊了一声北冥随风的名字。

    北冥随风快速的解决身边的一人,将目光投到抓着景色和胡梨的那人身上。

    “放开他们。”景宸怒吼一声。

    “别听他们的,赶紧杀了这两个女人以除后患。”为首的黑衣女人赶紧对那一人说道。

    “啊……你们要杀的是她,不是我,快放开我。”胡梨吓得白了脸色

    再一次的在心里懊悔,自己就不该追上来,也不知这女人招了多大的恨,惹来这么多人的追杀。

    “闭嘴。”为首的女人跑到胡梨的身边,狠狠的给了胡梨一个嘴巴子。

    胡梨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个女人,居然敢打她,她可是堂堂国的公主。

    “你敢打我?”胡梨拼命的开始挣扎。

    景色也趁机开始挣扎,那人一个人明显对付不过两个人,景色干脆一口咬上那人的手臂。

    那人吃痛放开,景色趁机朝景宸的方向跑去,对比北冥随风,她现在更信任的人是景宸。

    “该死。”为首的女人暗骂一声,将枪对准了离她比较近的胡梨,既然杀不了景色,那就杀她吧。

    北冥随风原本是朝景色的方向跑去,当注意到那女人将枪对准胡梨之后,想到一些事情,转身朝胡梨的方向跑过去。

    他想着,有景宸在景色的身边,景色应该受不到伤害才对。

    在北冥随风转身的那一刻,那人朝景色撞了过去,当景宸看到北冥随风朝景色跑过去的松了一口气,牵制住了地上想爬起来的其他人。

    所以,那人朝景色撞过去的时候,景宸来不及护景色,而北冥随风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景色滚下台阶。

    北冥随风的心在这一刻停止了跳动,“景色。”

    景宸双手握成拳头,将周边的人狠狠的踹到在地,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朝景色跑去。

    一行人还想动手的时候,司特助带着人赶了过来,为首的女子只好先行撤退。

    景色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接着便倒在了地上,浑身痛到没有了知觉,“宝宝。”

    景色能够感到身下源源不断的血水流了出来,染红了衣裙,接着她看到了北冥随风和景宸焦急的脸出现在了自己视线的上方。

    “去医院,赶紧去医院。”北冥随风赤红着双眼,靠近景色弯腰抱起景色的时候。

    景色用最后一点力气挥向北冥随风,用极轻的声音说道,“北冥随风,我恨你。”

    北冥随风满脑子都是景色的安危,对于这一巴掌,他不放在心上,他也认为,这一巴掌确实是他该得的,如果刚才他一直守在景色的身边,景色就不会受伤。

    “色色,坚持住。”北冥随风苍白着脸,紧紧的抱着景色。

    景色身上的鲜血沾染到了北冥随风的身上,两个人同样的狼狈。

    “肚子痛,好痛。”景色紧紧的抓着肚子,闭着眼睛苦苦的呻吟着。

    白术和孤展早就得到了消息在医院的门口等着景色和北冥随风的到来,第一时间将景色送进了产房,看这情景,景色马上就要生了。

    北冥随风跟着景色一起进了产房,却被白术挡在了外边,“你现在进去,没有任何的用处,赶紧去找胡梨将药引拿来,否则大罗神仙来也救不了景色。”

    北冥随风一听,急急的朝外边跑去找胡梨,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景色不能出事。

    “我的孩子,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景色抓住孤展的手,哀求的看着孤展。

    “我尽力。”这是孤展唯一能给景色的承诺。

    景色松开孤展的手,脑袋昏昏沉沉的,每当即将陷入黑暗的时候,景色就不断告诉自己,孩子在和自己一起奋斗,自己不能昏迷过去。

    “用力,已经看到孩子的脑袋了。”孤展朝景色喊了一声。

    景色咬着牙,拼命的用着力,她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身体里边的毒素开始发作,痛感放大了数倍。

    “景色,用力。”就在景色昏沉之际,孤展一根银针扎在了景色的手上的一个穴道上边。

    景色顿时有了些许的力气,神智变的清晰,再一次用力。

    “景色,用力。”孤展喊了一声。

    “啊!”景色尖叫一声,随着她的尖叫,身下滑出了一个东西,她终于拼着力气将孩子生了出来。

    景色闭着眼睛养了一会神,迟迟没有听到孩子的哭声,挣扎着睁开眼睛。

    虚弱的开口,“我的孩子,抱给我看看。”

    孤展和白术同时沉默了,景色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想要起身,但是没有丝毫的力气。

    “我的孩子,给我看看。”景色眼角流出了泪水,哀求的看着抱着孩子的孤展。

    孤展叹了口气,将孩子凑近景色,景色只看到孩子的脸上青紫青紫的。

    一颗心瞬间跌到了谷底,只听见孤展说了一声抱歉。

    景色流着泪,将手伸向孩子,嘴里无声的说着,将她的孩子抱过来。

    胳膊上刺痛了一下,白术将药水推进了景色的身体里,景色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景色一直在黑夜里走着,她不知道哪里是出口,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走着。

    “妈咪。”隐约间,景色听到了一声小孩子的声音。

    景色顺着声音寻去,一个粉嫩嫩的小婴儿躺在地上朝着她流着口水,笑着。

    “小家伙,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景色心中一阵柔软,伸手牵住小婴儿的手。

    小婴儿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笑着。

    下一秒,周边再度漆黑,等到景色再次回头去找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小婴儿的身影。

    心脏的疼痛开始蔓延,景色幽幽的睁开眼睛,看着上方,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色色,你醒了?”北冥随风一直待在景色的身边,看到景色醒来,急忙握住景色的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