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叫她的人,就是北冥随风无疑了。

    景色不想再继续回去当北冥随风关在笼子里边的金丝雀,推开面前的胡梨,小跑着离开。

    “该死。”北冥随风看到景色大着肚子还疾步奔跑的模样,心脏狠狠的吓了一跳。

    立马打开车门,大步的走了过去。

    “随风哥哥,你怎么来了,是来看我演出的吗?”胡梨笑着跑到北冥随风的身边,挽着北冥随风的胳膊,笑嘻嘻的开口。

    北冥随风担心景色,对胡梨有些不耐烦,“我还有事情,你在这里等我。”

    说着,就追着景色的背影离开。

    胡梨跺了两下脚,她没有看错,北冥随风,居然还真的为了别的女人抛下她。

    等等,北冥随风既然认识刚才那个女人,刚才那个女人长得又极像北冥随风的儿子,该不会……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吧。

    胡梨一颗心脏飞快的跳着,一想到有这个可能,胡梨整个人都不好了急忙追着北冥随风跑,想要问清楚事情的真相。

    景色发现北冥随风在追她之后,跑的越发的快,北冥随风一颗心吊的老高,担心景色一不小心摔倒怎么办。

    “色色,我不追你了,你别跑,当心孩子。”北冥随风急忙喊道。

    景色刚好也没了力气,与北冥随风保持了一段距离之后,减缓了奔跑的速度。

    “色色,跟我回去,我当做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北冥随风的脸上有着怒意。

    景色太大胆了,大肚子也敢这样的跑,敢往人多的地方凑。

    “回去?当你圈养的宠物,在你心情好的时候逗弄几下吗?”景色嘲讽的看着北冥随风。

    “我……”北冥随风刚想要说话,就被胡梨拉住了手。

    “随风哥哥,这女人是谁啊。”胡梨不满的开口。

    她深深的在景色的身上感受到了危机感,她不想让北冥随风和景色有过多的接触。

    “北冥随风,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景色一步步的朝后边退去。

    她不想看到胡梨站在北冥随风的身边,不想看到两人比肩的情景。

    “不可能。”北冥随风咬牙。

    突然间北冥随风瞪大了眼睛,怒吼一声,“景色小心。”

    说着用极快的速度,跑到景色的面前,将景色扑倒,一枚子弹擦着景色飞过去。

    北冥随风趴在景色的身上喘着气,刚刚他看到了景色后边有人用枪口对准景色,幸好,幸好及时的护住了景色,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景色也被这突然的变故吓了一跳。

    “色色,你没事吧。”北冥随风扶起景色,担忧的看着景色。

    景色摇头,手下意识的扶住肚子,她肚子不舒服。

    “随风哥哥,这一切怎么回事。”胡梨不满北冥随风对景色焦急的模样,跑到两人中间插在两人中间。

    “快离开这里。”景宸跑过来,急忙开口。

    这里被人盯上了,那些人真该死,一直追着景色不放,还好刚才北冥随风反应快。

    “别碰我。”景宸牵住景色,被景色挥开,在她接受这一串变故之前,她做不到坦然面对景宸。

    那人暗杀景色失败,只好甩出第二套方案,做了几个手势,一连五六个个人从暗处走出来,围住北冥随风一行人。

    跑不了,那就只好打了,只要坚持到司特助找过来就好了。

    北冥随风抓住离他最近的一个人,狠狠的朝他的肚子上边揍了一拳,,一个用力,将他扑倒在地。

    同样的,景宸一边护着景色,不让那些人伤到景色,一边对付着那些人。

    “啊!北冥哥哥救我。”胡梨被其中的一人抓住胳膊,刀子抵在脖子上边。

    “放开她。”北冥随风看向将挟持着胡梨的那人。

    “放她?可以,只要你把她给我。”挟持住胡梨的人,露出了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指着站在景宸的身后景色。

    “不可能。”北冥随风想也不想就开口拒绝。

    胡梨忍不住尖叫出声,“随风哥哥,她只不过是个平民,我可是国的公主。”

    “闭嘴。”北冥随风朝胡梨吼了一声。

    站在景宸身后的景色,一颗心飞快的跳着,她想知道北冥随风最终的选择是什么,拿她去换胡梨?

    “哈哈哈,想好了没有,我数到三,你要是不将她推过来的话,那她只有死的份了。”挟持着胡梨的人,用了点力气,胡梨的脖子被划开一个小口子,露出了点点的血珠。

    “啊啊啊啊啊啊。”胡梨吓得闭眼尖叫,第一次懊恼自己跟着跑了过来,导致于现在遇到了这样一个窘迫的场面。

    “想要将人,给你,可以啊。”北冥随风冷笑一声,在那人得意的笑的时候,猛地将地上的石子踹向那人。

    正中那人的鼻子,很快就有两条血红流了下来。

    “该死的,既然你们都不想活了,那就去死吧,一起去死吧。”那人随意的抹了一把鼻血,胡乱的挥着手中的小刀。

    北冥随风护住胡梨的时候,正好,被小刀砍了一个正着,胳膊上边的衬衫很快就染湿了一片。

    胡梨惊慌的开口,“随风哥哥,你为了救我都受伤了,疼不疼?”

    景色听闻,下意识的朝北冥随风看去,果然看到北冥随风的左手胳膊处有一口子,心中顿时紧张了一番。

    景色忍不住在心里唾弃自己,北冥随风都这样对她了,她居然还忍不住为北冥随风担心,刚才,可是北冥随风为了救胡梨受的伤。

    很快,几人又重新开始战斗,这一回他们有了明确的目标,那就是对付景色。

    景色不断的往后退,一直退到了胡梨的身边。

    “都是你这个女人,才害得我们陷入现在这个危险的地步。”胡梨就是再迟钝也看出来了,这些都是冲着景色来的。

    想到因为景色,北冥随风才受了一点伤,没忍住,朝景色抱怨道。

    “我没有让你跟来。”景色淡淡的开口,目光紧紧的盯在打斗中的景宸和北冥随风。    “你…”胡梨瞪着景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