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六十三章:最爱的疯子

    北冥随风弯腰将景色拦腰抱起,景色不断的挣扎着,红着脸颊一直喊坏人。

    北冥随风额间的青筋一跳一跳,他是想着将景色灌醉套话来着,而景色现在这个样子,别说套话了,估计说一句正常的话都困难。

    景色被北冥随风抱的有些不舒服,一直挣扎着,“放开我,放开我。坏人坏人。”

    北冥随风朝景色轻喝一声,“闭嘴。”

    景色真的安静了下来,睁开两只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北冥随风,北冥随风艰难的动了下喉咙,这小妖精可知她现在有多迷人?

    “乖。”北冥随风沙哑着声音,抱着景色直直的起身,还没来得及迈动步伐,景色就伸手来挠北冥随风的脸。

    “我知道,你是想抓走我是不是?”景色忽而惊恐的表情看着北冥随风,“坏大叔,你这个坏大叔。”

    北冥随风觉得他上个字说错了,这哪里乖了,就是一只喝醉了的野猫,北冥随风抱紧景色,防止她一不小心掉下去,“看清楚,我是谁?”

    大叔?还坏大叔?他有那么老吗?北冥随风对他的颜值一直很自信,要不然当初也不会一眼就迷晕了景色。

    难不成这五年他真的老了许多?北冥随风看着景色信誓旦旦的模样,心中的自信开始不确定起来,但这也只是一会儿的。

    “你,就是坏大叔。”景色用两只手捧住北冥随风的脸,红着小脸仔细的看着,许久,确定的点头,北冥随风就是坏大叔。

    北冥随风强忍着要将景色丢出去的冲动,将俊脸凑近景色,准备再给她一个机会,让她再好好看看,他到底是谁。

    “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我到底是谁?”

    景色眨着眼睛,伸手拥住北冥随风的脖子,亲昵的在北冥随风的脖子间蹭来蹭去,“哥哥,你怎么才来?他们都欺负我,色色好可怜。”

    北冥随风拽下景色作怪的小手,快速的走了几步,走进卧室,将景色一把丢在大床上,随后压在景色的上方,怒瞪着景色,“你看清楚,我是北冥随风,不是什么坏大叔,也不是你哥。”

    景色被北冥随风吼的一愣一愣的,她听懂了,眼前这个人不是坏大叔,也不是哥哥。

    唔,怎么长的那么像松果宝贝?

    景色抱住北冥随风的腰,吧唧一下,在北冥随风的下巴上吻了上去。

    北冥随风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被景色突如其来的这个吻给吓到了。

    面部表情渐渐柔和下来,正想说几句好话,哄哄景色,谁知景色居然傻笑着拥住北冥随风,“我知道了,你不是坏大叔,也不是哥哥,你是松果宝贝是不是?”

    北冥随风还没来得及发作,景色就环住他的脖子,连续在他的脸上亲了好几口,“唔,松果宝贝,我爱死你了,就像老鼠爱大米。”

    北冥随风磨着压,拉下景色的手,将景色的手举到上方,用一只手按住,他现在一点都不觉得那个小家伙可爱了。

    无辜受累的松果宝贝在家里华丽丽的打了个喷嚏,动了几下键盘停下来,想着妈咪和爹地现在怎么样了。

    “景色,你给我看清楚,我到底是谁。”北冥随风的额头抵着景色的额头,单手控制着景色的双手。

    景色被北冥随风压制着不舒服,浑身扭动着,时不时蹭到北冥随风的某处,北冥随风的眼眸不断的加深。

    “我知道了,你是疯子对不对,你是我的疯子。”景色开心的欢呼一声。

    北冥随风因为听到这个久违的称呼,内心五味杂陈,说不出的复杂,这一辈子除了景色再也没人叫过这个称呼,自从五年前景色离开后,他已经五年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

    北冥随风红了眼眶。

    景色嘟囔着,伸手抱住北冥随风,“我知道,你是我的疯子,我最爱的疯子,我的疯子是这个世界最帅的人。”

    北冥随风颤抖着嘴唇,问景色,“疯子是谁?”

    景色睁开眼睛,像在看傻瓜一样的看着北冥随风,“疯子就是你啊!我的疯子,北冥随风嘻嘻。”

    “你爱你的疯子吗?”北冥随风诱哄着景色,一颗心因为这个问题,提的老高。

    景色毫不犹豫的点头,“爱,最爱了,最最最爱疯子。”

    “你既然那么爱他,为什么要离开?”这个问题北冥随风不知道,也是北冥随风最想知道的一个问题,他不知道景色为什么会离开他,还是在那么甜蜜的时刻离开,北冥随风无数次想过是不是夏老夫人逼她离开。

    可是查出来的结果都令他失望了,夏老夫人是去找过景色,但是并没有动用任何手段逼迫景色离开。

    既然如此,那么景色当初为什么要离开?

    还有当初的飞机失事,景色是怎么躲过的,无数个疑问一直围绕着北冥随风,他一直等着景色告诉他。

    景色混沌着的脑子,因为北冥随风的这个问题稍微的清醒了一点。

    “乖,告诉我,当初为什么离开?是不是疯子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北冥随风低哑着嗓子。

    景色睁着无辜的眼眸,看着北冥随风,慢悠悠的摇着脑袋,“不知道,嘻嘻嘻。”

    此后不管北冥随风怎么问,景色都只是傻兮兮的笑着,什么话都不肯再说。

    北冥随风一拳垂在被子上,这个问题居然让景色的防备心理那么重。北冥随风想着只能再另想办法了。

    “热,我热。”景色推开北冥随风,扯着身上的衣服。

    “别动,乖。”北冥随风按住景色的手,不让她再继续扯下去,不然会发生些什么他也无法保证。

    景色哪那么容易听北冥随风的话,依旧扭动着身子,扯着身上的衣物,很快胸前就春光大泄,北冥随风拼命的压制着自己,不再去看景色吹弹可破的肌肤,快速的拉过一旁的被子,将景色整个人裹进去,裹的严严实实的。

    “唔,放开我,好热。”景色不配合的挣扎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