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在季如夏的笔记本中很多次都看到余秋这个名字。    “景色,你才是最可悲的那个人,最亲爱的母亲死了,父亲不喜你,一直以来从小照顾长大的哥哥不是你亲生的现在还要来报复你,还有你的男人,也被别的女人夺走了哈哈哈哈。”季如秋魔咒般的笑声

    ,在景色的耳边回荡。

    景色脑袋疼的越发的厉害了,不仅脑袋疼,她心也疼,她不相信季如秋说的,季如秋一定是在骗她。

    景色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去找景宸,去验证季如秋嘴里的话,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

    景色想通之后,立马扶着肚子准备跑出去,张嫂急忙抓住景色的胳膊,“夫人,您现在怀孕了,可千万跑不得,风少说了,一定不能让你离开医院。”

    景色咬着嘴唇甩了一下张嫂的手,没有甩开,干脆怒视着张嫂,“让开。”

    “夫人,我们在这里等风少回来,或者我现在打电话给风少。”反正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景色离开这里一步。

    “你敢拦我,我就伤害肚子里的孩子。”景色情急之下,作势要去打肚子。

    张嫂顿时慌张的看着景色,趁着张嫂没来得及反应,景色急忙朝一边跑去,刚好电梯开了,景色急急的跑进电梯,按下一楼。

    张嫂眼见景色进了电梯来不及追,急忙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北冥随风。

    景色出了医院隐隐感受到肚子有些痛意,但是因为急着去找景宸,并没有太大的在意。

    “去景盛集团。”景色随手拦了一辆车子,坐了上去。

    一路上,不安的捏着双手,如果,景宸真的不是她的亲哥哥,她该怎么办?如果,妈咪真的将哥哥从余秋的手里抢过来,那又该怎么办。

    “啊。”肚子里边的孩子狠狠的踢了一脚景色,景色痛的低吟一声。

    出租车司机担心的开口,“夫人,你还好吧?”

    看这肚子月份也不小了,可别生在他的车子里边。

    景色摇头,“我没事。”

    出租车司机担心中途出现什么问题,加重了油门,用最短的时间,将景色送到了景盛集团。

    “夫人,你还没给钱呢。”景色下了车就走,司机连忙探出脑袋朝景色喊道。

    景色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有给司机钱,浑身上下摸了一下,她根本就没有带钱出来。

    “这个给你,抵你的车费。”景色将手腕上边的钻石手链脱了下来塞给司机。

    司机掂量了一下,发现是正品,刚想开口说太贵重了,已经不见了景色的身影。

    “呵,载了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拿了这么些个好东西不错不错。”司机笑眯眯的启动车子。

    景色跑进景盛集团的时候,前台原本想要拦住景色,但是看清了景色的脸之后,便放弃了拦住景色的想法,她认识景色,总裁的妹妹。

    只是,许久没有见到景色,怎么一出现还大着肚子,真是令人疑惑。

    景色到总裁办公室的时候,景宸还在开会,秘书急忙拦住景色,让景色先到休息室里边坐一下。

    “小姐,您稍等一下,景总还在开会。”秘书虽然诧异景色的慌张,依旧保持着礼貌,让景色先坐会。

    景色根本没有心思听秘书的话,她只想赶紧见到景宸,问清楚事情。

    “让开。”景色对秘书说。

    秘书摇头,“景小姐,景总还在开会,您还是休息室里边先坐一下吧。”

    景色推了一把秘书,“走开,我有急事找哥哥。”

    景色说完,直接朝会议室跑去,秘书想要阻拦景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景色已经推开了会议室的门。

    听到声响,众人将目光看向门口,就看到大腹便便的景色,站在门口,秘书则一脸抱歉的看着众人。

    “景总,景小姐一定要进来,我拦不住。”秘书低着头。

    “我知道了,你们先出去吧。”这句话景宸对秘书说,亦是对在座的所有人说。

    景色呆呆的看着不远处的景宸,一个劲的流着眼泪,哥哥还是哥哥,不知为何,她却觉得哪里变了。

    “色色,你怎么来了?”景宸露出笑容,走到景色的面前,小心翼翼的擦去景色脸上的泪痕。

    景色哽咽一声,“哥哥,季如秋说,你不是我的亲生哥哥,这件事情,是真的吗?”

    景宸收起笑容,帮景色擦泪痕的动作挺了一下,“季如秋的话你都能相信?哥哥当然是你的哥哥。”

    景色退后一步,防备的看着景宸,“哥哥,你告诉我,你说实话,你真的是我的亲生哥哥吗?你是季如夏的儿子吗?”

    景宸紧绷着脸,抿着嘴巴,一时间沉默了下来,面对景色,他做不到欺骗。

    “你是那个叫余秋的女人的儿子是不是?是我妈咪从余秋的手里抢了你是吗?”景色带着浓厚的鼻音。

    景宸一直沉默不语,垂着眼眸。

    见此,景色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景宸果真不是自己的亲生哥哥,不是季如夏的儿子,是别人的儿子。

    景色忽然想笑,所有人都知道了,就她一个人不知道。

    “原来如此,我懂了。”景色麻木的点点头,转身背对着景宸。

    从刚才她进门时,景宸的神态来看,景宸似乎并不意外,这就说明,景宸其实一直都知道她在北冥随风的手里,没有想过要来找她。

    这就是景宸的报复吗?用她来报复季如夏当初所做的一切,可是,就算是如此,季如夏这些年对景宸所做的,就是一个母亲对儿子的好。

    “哥哥,或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哥哥,妈咪虽然将你从你的母亲身边夺走,但是这二十几年,母亲,一直将你当做亲生儿子,这些你没有办法否认。”景色淡淡的开口。

    “色色……”景宸回过神,伸手去拉景色的手,却被景色猛地挥开。

    得到了答案,就没有待下去的必要,她不知道该如何来面对景宸。    景色一步步的朝外边走去,景宸叹息一声,此刻还是让景色静静来的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