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色,北冥随风要结婚的对象比你家世好上太多,也难怪你会被抛弃。”季如秋冷笑。

    她就是喜欢看到景色落魄的模样,这样子方能解她的心头只恨。

    “啊。”季如秋脚下一扭,摔倒在了地上,手中的单子也随之飘在了地上。

    季如秋本想冲上去再好好的奚落景色一番,没有想到,脚下一滑,自己反倒摔倒在了地上。

    景色的目光没有过多的关注季如秋,她更好奇季如秋手中的单子,想要弯腰去捡,无奈,肚子太大,一个简单的动作,对于现在的她难如登天。

    张嫂很有眼力劲的上前,将单子捡了起来,交给了景色。

    景色看了两眼,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季如秋想要抢回单子,却被拦住了。

    “季如秋,你去做人流了?”景色扬了一下手中的单子,嘲讽的看着季如秋。

    没有想到季如秋这么大的年纪,还能怀孕,更没有想到,季如秋居然去做了人流。

    对此,景色表示万分的好奇,景松对于老来得子应该感到开心才对,怎么会允许季如秋做人流?季如秋应该也急需一个男孩把握景松的心。

    难不成,这个孩子,不是景松的?而是另外的人的?如果真的是这样子的话,那倒是好玩了。

    季如秋的脸色青一阵白一张的。

    确实如景色所料,季如秋的这个孩子,并不是景松的,孩子的父亲是谁,她也不知道。

    那天墨释音在季如秋的身上涂了药,那个药每到夜半时分就会发挥作用,令人心痒难耐,景松满足不了她,她只好去外边找了牛郎。

    虽然都有做保护措施,可是连着和三个男人发生了关系,这个孩子是谁的,季如秋自己也是不清楚。

    在季如秋还考虑这个孩子的去留的问题的时候,墨释音做的就绝了,二话不说,让人将季如秋带去打胎。

    他并不想要季如秋的孩子,自然不会留下这样一个祸害。

    季如秋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趁着孩子月份尚早,赶过来做了一个人流,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见景色,景色居然还有了身孕,看样子,快生了吧。

    景色收起单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季如秋,“季如秋,你说,景松知不知道你有了身孕,还做了人流这件事情?”

    季如秋的面色微变,这件事情景松自然是不知晓的,她一直瞒着景松。

    瞧着季如秋的样子,景色就敢肯定,这个孩子不是景松的。

    敌人有把柄在手里,不好好的用一番,就对不起这个把柄。

    “季如秋,你说我该不该告诉景松,你怀了孩子又不要孩子这件事情?”景色将手中的单子折起来,在季如秋的面前晃荡了一下。

    “还我。”刚做完人流,季如秋的身子还很不舒服,说起话来也是有气无力。

    “还你?你看我像是这样子的好人吗?”景色淡笑。

    季如秋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脑子凌乱一片,若是让景松知道她和别的男人有染,一定不会这么的轻易放过她。

    不行,她要把主动权拿过来。

    “景色,其实你是世界上第一傻瓜。”季如秋忽的一下笑了起来。

    “你还不知道呢吧,你的哥哥不是你的亲生哥哥。”季如秋说。

    季如秋说完之后,景色嘲讽的看着季如秋,“这么撇脚的谎言你以为我会相信吗?你就是想要挑拨离间也该说个让人信服的理由。”

    “景色,你觉得我这是挑拨离间?呵,我告诉你景色,景宸确确实实不是你的亲生哥哥,不是季如夏的儿子,是季如夏从别的女人手中抢来的。”季如秋大声的说道。

    “不可能。”景色失声尖叫。

    季如秋说的一定是假话,景宸是她的亲哥哥,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

    “怎么不可能?如果你是景宸的亲哥哥,那么为什么五年前,你的骨髓和景宸配不上?”季如秋说。

    “景宸早就知道了你不是他的亲妹妹。”季如秋很满意的看到景色变了脸色。

    “不可能。”景色再次开口否认,她想说给季如秋听也想说给自己听。

    季如秋的话,太过荒谬了,朝夕相处了十多年的哥哥,怎么会不是她亲生的呢?这一切一定是季如秋编出来骗她的。    “你若是不信的话,可以去找景宸问问,她早就和你做过了亲子鉴定,你看看你落到如此的下场,景宸却没有帮你说什么话,反而和北冥集团打的火热,景宸在报复你,报复季如夏当初从他的母亲身边

    ,将他给夺走。”这些都是季如秋听墨释音说的。

    墨释音原本想对景盛集团下手,但是因为景宸和北冥随风关系过密的问题,暂且搁置了。

    有北冥集团在,墨释音想要动景盛集团,没有那么的容易。

    墨释音一直想找机会见景色,可是一直没有找到景色的人,北冥随风和胡梨订婚,景宸也没有站出来为景色讨公道,这些,如今都是季如秋可以拿来重伤景色的话。

    “不可能,季如秋你在骗我。”景色虽然很不想相信,但是,潜意识里,却忍不住去相信季如秋的话。

    她想到了那天的电话,景宸奇怪的反应,难不成真的如同季如秋所说,景宸不是她的亲哥哥吗?但是这一切又怎么可能,怎么会如此的荒谬呢。

    这二十多年,季如夏对景宸一直很好,若说景宸不是季如夏的亲儿子,有谁会相信呢。

    “骗你?我骗你这些,能有什么好处吗?景色,其实你已经开始相信了,只是不敢承认而已。”季如秋说。

    “夫人,你别被骗了。”张嫂急忙的开口,连忙吩咐周边的保镖将季如秋给赶走。

    景色脑中一阵阵的开始抽痛,季如秋说的每一句话,都在她的脑中放大。

    “景色,景宸真正的母亲叫余秋,你母亲害死了余秋,怪不得景宸会报复到你的身上。”季如秋大笑着。    余秋?余秋?景色头疼的越发厉害,余秋这个名字她并不陌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