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北冥随风装作听不懂景色的话点头,“北冥景顾,挺不错的。”

    景色知道北冥随风曲解了她的意思,她也懒得开口,懒得与北冥随风争辩。

    顾,只是为了回忆季念,当初若不是季念救了她一名,今天也不会有这个孩子。

    这么些日子,季念一直没有到她的梦中来,她好想季念,当初该死的应该是她,而不是季念。

    “松果宝贝叫北冥景慎,她叫北冥景顾,一听就是兄妹。”北冥随风微笑道。

    “色色,你有什么愿望?”北冥随风突然间开口问道。

    景色这才转身,看向北冥随风,“我唯一的愿望就是离开这里,离开你,你能答应吗?”

    北冥随风渐渐的收起笑容,严肃的看着景色,“你要是还想再见到松果宝贝的话,就不要在我的面前提要离开的话。”

    “景色,我告诉你,你这辈子想要离开我,不可能,除非我死。”北冥随风冷笑。

    景色甩开北冥随风抓着她的胳膊,紧紧的抿着嘴唇。

    北冥随风知道此刻若是继续逼着景色,事情会适得其反,深吸一口气,转身朝外边走去。

    快要走出门口的时候,北冥随风听到景色的声音,“北冥随风,我恨死你了。”

    北冥随风苦笑一声,恨吗?若是能让你一直留在我身边,若是能让你好好的那就恨吧。

    自从那天打电话之后,景色以为,景宸会很快的找过来,可是到了今日,依旧没有消息。

    “色色,明天我带你去医院做了检查。”北冥随风走到景色的身边。

    景色的身子越来越差了,若不是实在没有办法,北冥随风还真是不想带景色离开这里。

    景色听闻,身子动了一下,北冥随风的意思是她能离开这里了吗?

    “色色,去完医院之后,我们再去商场好不好?给景顾买些衣物,还有奶**之类的。”北冥随风继续说。

    就在北冥随风以为会和往日一样得不到景色回应的时候,听到了景色平淡的一个好字。

    北冥随风的面色顿时欣喜若狂,这是景色许久以来和他说的第一个字。

    今天晚上北冥随风异常的兴奋,抱着景色说了许久的话,时不时和肚子里边的孩子互动。

    景色想,若是她和北冥随风还好好的,那么这个画面还真是美的,如今,她只想笑笑了。

    “色色,可以吗?”北冥随风忽然间开口问道,两只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景色。

    景色愣了一下,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北冥随风说的什么?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景色的脸颊顿时微微泛红,北冥随风还真是够不要脸的。

    “色色,我问过医生了,他说,只要轻一点就好。”北冥随风的目光中带着一丝的恳求。

    景色顿时冷了脸,北冥随风还真是将她当成了情妇,就连怀着孩子,他的思想还是这么的不健康。

    北冥随风叹息一声,“既然色色你不愿意的话,那就作罢吧。”

    景色的脸色这才稍微的好看一些,若是北冥随风当真不顾她的心意做出什么事情来,她想她怕是会恨上加恨吧。

    等到第二日醒来的时候,景色就觉得大腿上湿漉漉的一片,闻到那股味道,景色立马知道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咬牙切齿的看着卫生间的方向。

    北冥随风带着景色去医院的时候,帮景色检查的人是白术。

    孤展是景宸的人,而白术则是北冥随风的人,看到景色白术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诧异。

    帮景色做完全身检查的时候,白术将北冥随风独自叫了进去,说了许久,北冥随风出来的时候,脸色很难看。

    “是不是孩子有什么问题?”景色不安的看着北冥随风。

    她知道自己最近的情绪很不好,对孩子也不好,但是,孩子一直会和她互动。

    “没有,宝宝很好。”北冥随风挤出笑容,笑看着景色。

    景色认真的盯着北冥随风看了一会,然后才松了一口气,只要宝宝很好,那就好了。

    景色坐在一边的椅子上边,北冥随风有事要离开一小会,让景色在这里等他。

    季如秋从楼梯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了景色的身影。

    “景色。”季如秋看到景色高高隆起的肚子的时候,脑中轰的一声炸开了。

    景色回过头,就看到季如秋苍白着脸色朝她走来,景色下意识的将手护在自己的肚子面前。

    “季如秋,你怎么会在这里?”景色皱眉。

    “景色,你这是怀了谁的孽种呢?”季如秋想要再靠近景色一步,张嫂率先挡在了景色的面前。

    “这位夫人,麻烦你积点口德。”张嫂忍不住出声。

    这夫人长相挺美的,怎么说出的话却是这般的恶毒,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呵,现在谁不知道你景色被北冥随风给抛弃了,若不是你怀了哪个野男人的孽种,北冥随风怎么会离开你?”季如秋哈哈大笑。

    景色面色一白,她被北冥随风抛弃的事情,已经弄得众所皆知了吗?就连季如秋都可以来嘲笑她。

    “夫人,你别听她瞎说,北冥总裁对你好着呢。”张嫂忍不住为北冥随风开口解释了一句。

    北冥随风对景色多好,她都是看在眼睛里的,景色晚上脚抽筋睡不安稳,北冥随风就整晚整晚的帮景色按摩着。

    担心景色肚子会留下妊娠纹,特意让白术配了药膏天天抹在景色的肚子上,就是其他地方也不放过。

    景色吃不下东西,北冥随风就一样一样的给景色试过去。

    明明不会煮孕妇餐,却跟在她的身后,帮景色煮着月子餐,一次失败来第二次,第二次失败来第三次,一直到成功为止。

    景色心情不好,北冥随风陪着心情不好,看到景色露出微笑,北冥随风的微笑更加的灿烂。

    她就没有见过有哪个丈夫对妻子这么的好。

    虽然北冥随风一直关着景色,在外边也传北冥随风是别人的未婚夫,但是她相信,这些都是有原因的。    北冥随风的眼睛骗不了人,他爱着景色,毋庸置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