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忽然间,北冥随风大力的分开景色的双腿。

    景色咻的睁开眼睛,“北冥随风你想要干嘛。”

    “景色,说你爱我,说你不会离开我。”北冥随风伸手撕扯着景色身上的衣服。

    景色脸色的不安开始一点点的扩大,北冥随风想要干嘛?

    景色伸手护在胸前,想要推开北冥随风,北冥随风下压的越发用力,她能清楚的感受到,北冥随风已经渐渐的开始失去理智。

    “北冥随风,你放开我。”景色干脆一口咬上北冥随风的肩膀,她还怀着身孕,她怎么能够这般的对她。

    “嗯哼。”北冥随风闷哼一声,任由景色咬着他的肩膀,继续着他自己手中的动作。

    北冥随风固执的看着景色,“景色,说你爱我,不会离开我。”

    “北冥随风,我不爱你,我恨死你了。”景色松开咬着的肉,眼中带着恨意,直视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心中阵阵的刺痛,景色说不爱他,说不爱他了?这肯定不是真的,是假的。

    他需要做些什么来证明,景色还是他的,一直都是他的。

    北冥随风用力的吻上景色的红唇,纵使景色紧闭着牙关,北冥随风也有办法撬开景色紧闭着的牙关卷起她的小舌,与其共舞。

    “唔唔唔唔。”景色使劲的往外推着北冥随风,可是一直没有如愿。

    “景色,你是我的,你是爱我的。”北冥随风喃喃了几声,额头抵着景色的额头,直到景色呼吸不过来才放开景色。

    景色侧目,看到了北冥随风白色的衬衫上边肩膀处点点血红,咬了一下嘴唇。

    “色色,我们不闹了,好好的。”北冥随风嘴唇缓缓的向下,密密麻麻的吻落到了景色的颈部和锁骨上边。

    温热的气息喷在肌肤上边,景色浑身酥酥麻麻的,自从怀孕之后,身子变得越发的敏感。

    北冥随风忽然感受到脸颊上边有些湿润,抬头一看,景色不知什么时候,正在委屈的哭着。

    北冥随风瞬间没了心思,翻身到景色的一边,紧紧的抱住景色,哄着,“我不碰你,别哭了。”

    景色不理会,继续默默的流着眼泪,北冥随风只是更加用力的抱住景色。

    “我要哥哥,我要离开这里。”景色带着浓厚的鼻音哭泣着。

    “除了离开我这个条件,其他条件我都答应你。”北冥随风说。

    景色翻身,直接背对着北冥随风,除了离开,她无话可对北冥随风说。

    景色昏昏沉沉睡去的时候,北冥随风睁开眼睛,看着景色的睡颜,满眼的复杂。

    接下去的日子,景色白天几乎看不到北冥随风,只有深夜的时候,偶尔醒来才会看到北冥随风躺在她的身侧。

    景色一直不曾离开过房间,一日比一日变得沉默,就连脸色也是一日比一日的差。

    张嫂看在眼里,将景色的情况一一的汇报给了北冥随风,北冥随风听完之后,只是更加的沉默了。

    “张嫂,你煮的东西好像开了。”景色忽然间开口对张嫂说。

    张嫂原本站在景色的身后,听到景色的话,诧异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时间点点头,“好像是的,那夫人你等我一下,我先去关个火,我今天煮的粥,可软可滑了,夫人一会可要多喝点……”

    张嫂一边嘀嘀咕咕的开口,一边转身朝厨房走去。

    等到厨房彻底的离开了二楼之后,景色才拿过张嫂不小心落在一边的手机。

    北冥随风已经对张嫂再次嘱咐,绝对不能将手机给景色,所以,景色问张嫂要了许多回的手机,一直没有成功。

    景色拿过手机第一反应就是打电话给景宸,这么久了,景宸一直没有找到她。

    “哥哥,是我。”电话一通,景色立马开口。

    “色色?”景宸诧异的出声。

    “哥哥,是我,你在哪,快来救我,我不想待在这里了。”景色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哭腔。

    景宸沉默了片刻,然后才开口问,“色色,你在哪,哥哥找了你许久都没有找到你。”

    “我不知道这是哪里,听北冥随风说这里是北冥庄园,你快来救我。”景色目光一直看向外边,唯恐张嫂的突然出现。

    “北冥庄园?”景宸疑惑的开口,他没有听过,随即安抚的开口,“色色,放心吧,哥哥在,不会让北冥随风欺负你的。”

    景宸说完之后,急急的挂了电话,景色刚张嘴想要说话,却来不及了。

    趁着张嫂还没有回来,景色用手机看了一眼最近几天的新闻,头条赫然就是北冥随风和胡梨订婚一事。

    看到胡梨一脸甜蜜的挽着北冥随风,景色的心像是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听到张嫂的脚步声,景色急忙将手机放回了原先的位置,坐回了窗边,继续看着下边发着呆。

    “夫人,你试试,这粥味道不错。”张嫂笑眯眯的将粥端了上来,放在景色的面前。

    景色随意的看了一眼,并没有说什么话,她不想吃。

    七个月的身子,若不是肚子隆起,还真是看不出景色有了身孕,整个人越发的消瘦了。

    北冥随风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景色坐在窗边麻木的发着呆的模样,张嫂告诉北冥随风,景色已经这样子坐了整整一天了。

    “色色,今天宝宝乖不乖?”北冥随风从身后拥住景色微笑的开口问道。

    景色依旧没有理会北冥随风,只当北冥随风此人不存在。

    北冥随风的笑容僵硬了一下,将手放到了景色的肚子上边。

    “色色,我给宝宝买了衣服,你去看看好不好?宝宝这么的安静一定是个女宝宝。”北冥随风嘴角一直带着笑容。

    女孩子好啊,一定是最受宠的小公主,他北冥随风的女儿一定会将她给宠上天。

    “长得像你就更好了,我给宝宝娶了名字,叫北冥奈如何?”北冥随风当做没有看到景色的冷脸,继续念念叨叨的说着。    “顾,景顾。”景色淡淡的开口,她的孩子,姓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