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和松果宝贝这么一聊,景色心情好上了许多。

    最后松果宝贝还是在大黑的催促下,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

    景色垂着眼眸盯了一会手机,她多想和松果宝贝说,不要训练了,回来吧,妈咪带你回国。

    “松果宝贝现在很好。”北冥随风适时的出现在景色的身后,淡淡的开口。

    景色没有转身,也没有理会北冥随风,将目光落在了外边的花坛上边。

    这里她从来没有来过,也没有听北冥随风提及过,北冥随风之前的戏演的还真是好,她真是傻瓜,就这么的相信了。

    “景色,只要你乖乖的,松果宝贝会好,你也会好的。”北冥随风随手将手机丢在一边,从身后拥住景色,在景色的颈间深吸了一口气。

    景色身子一僵,也没有推开北冥随风,她不想和北冥随风有过多的交流。

    景色想她差不多已经失踪了一整天,景宸怎么着也应该发现她不见了,应该出来找她了吧?

    她等着景宸来找她。

    “色色,我在下边种了许多的玫瑰,等你生完孩子,玫瑰差不多也开了。”北冥随风在景色的耳边轻声的开口。

    景色不答,再多的玫瑰与她又有和干系?

    “色色,孩子,孩子动了。”北冥随风将手放在了景色圆鼓鼓的肚子上边,突然间,景色肚子里边的孩子动了一下。

    北冥随风欣喜的开口,这还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孩子的胎动,上一回松果宝贝他就错过了。

    景色的嘴角微微的扯动了一下,目光中有些嘲讽,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景色在这个北冥庄园里边待了三天,这三天里她始终没有走出房门一步,不是北冥随风不让,而是景色自己不愿意。

    北冥随风每晚都会过来,抱着景色睡觉,将手放在景色的肚子上,一下下的感受着孩子的胎动。

    这三天里,景色没有开口和北冥随风说过一句话,她不想亦不愿。

    照顾景色的人是一个叫张嫂的中年妇女。

    “色色,孩子又动了。”北冥随风将脸贴在景色的肚皮上,有些惊喜的开口。

    景色将身子翻了一个身,朝向另一边,将衣服拉了下来,盖住肚子,对于北冥随风的话,置若罔闻。

    这是她的孩子,就是动了,又和他有什么关系?

    北冥随风一脸的欣喜,在触及到景色的冰冷的脸色的时候,收起了欣喜。

    改成紧紧的拥抱住景色,只有将景色抱在怀里,他才能感受到充实感。

    北冥随风为了防止景色看电视,从中得到什么新闻,将房间里边的所有电子产品都搬了出去,景色每日除了发呆还是发呆。

    做的最多就是看着落地窗外,从日出到日落,张嫂不止一次对北冥随风说,景色再这样下去,不仅对大人不好,对孩子影响也大。

    “色色,明天是个好天气,我带你去花园里边走走。”北冥随风软了语气。

    景色干脆闭上眼睛,努力的催眠自己睡觉,只要睡着了就见不到了北冥随风,也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烦心事。

    “色色,别闹了。”北冥随风叹息一声,将景色抱得更紧了一些。

    景色心中暗暗的想着,到底是谁在闹,她不知道北冥随风还对她执着个什么劲,难不成,是想要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成?

    可是当初……北冥随风亲口对孤展说,这个孩子可以不要。

    景色想着想着,眼角又浸出了一滴泪水,将身子挪动了一下,企图和北冥随风之间分开一点点的距离。

    北冥随风皱眉,往景色的身边靠了一些,只有这时刻,景色是真实的。

    良久,寂静的房间里,传来景色低泣的声音,“疯子,放了我好不好,我会带着松果宝贝离开,走的远远的,再也不回来。”

    北冥随风手不自觉的拥紧,脸上有了薄怒之意,景色说,她要离开,还要带着松果宝贝离开?

    他绝对不允许。

    “疯子,五年前我对不起你,五年后你也报复了我,我们之间到此结束,看在曾经的情义上边,你让我离开,好不好。”景色已经能够感受到枕头上边湿了一大片。

    北冥随风抓住景色的手腕,覆身在景色的上边,瞪大眼睛,嘲讽的看着景色,“景色我告诉你,休想,只要有我在,你就休想离开我的身边。”

    景色的手腕传来一阵阵的剧痛,她此刻无心在手腕上边,“北冥随风,你已经有了胡梨,你还要将我绑在身边干嘛?”

    “北冥随风,我爱你爱累了,不想爱了,不行吗?”景色哭出声。

    她此刻的模样一定很丑,很狼狈,透过朦胧的泪眼,她清楚的看到北冥随风的眼眸里有着受伤的痕迹。

    北冥随风,你也会受伤吗?

    “不可以,景色你此生只能爱我,就算是我不爱你,你也必须爱我。”北冥随风怒吼。

    景色沉默不说话,只是将目光侧开,爱吗?这颗心已经伤成了这样,还用什么去爱?

    “北冥随风,我活不久了。”景色淡淡的开口。

    这些月份,虽然孤展一直想办法在延续她的生命,可是她也能够感受到生命的流逝。

    那天,孤展对景宸说,现在能救她的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将毒性引到孩子的身上,十月怀胎,去子留母,那天她刚好就在门口。

    从那天开始,只要是孤展端给她的药,她一口都没喝,因为,她不想伤害自己的孩子,她宁愿自己死,也不想伤害孩子。

    或许,孩子出世的那刻,就是她的死期。

    “有我在,你会一直活下去。”北冥随风严肃的看着景色。

    他不让景色死,景色就不准死。

    “北冥随风,我累了,放过我。”这是景色如今唯一想对北冥随风说的话。

    “景色,我们之间,至死不休。”北冥随风眼底涌起了风暴。

    景色闭上眼睛,至死不休?或许,曾经是吧……    “景色,看着我,睁开眼睛说你爱我。”北冥随风掐住景色的下巴,惊恐的开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