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色鼻子酸酸的,很难受,她想哭,却不想在北冥随风的面前哭。

    “我先走了。”景色随意的抹了两下眼睛,转身朝外边走去。

    她知道,此刻,无论如何北冥随风都不会让她联系松果宝贝,她就是再怎么待在这里都无济于事。

    倒不如先离开,让景宸来想办法。

    “站住,你以为你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吗?”北冥随风将目光落到景色的身上。

    景色的脚步一顿,嘲讽的露出一抹微笑,并不打算理会北冥随风的话继续朝外边走去。

    北冥随风皱起眉头,上前一把拉住景色的手,“我说的话,你没有听见是吗?”

    “放手。”景色挣扎了两下,没能从北冥随风的手中挣扎出来,干脆面对着北冥随风直视北冥随风。

    她才不要在北冥随风的面前露出自己柔弱的一面。

    “景色,你今天要是敢走出去,我保证,会让你从此再也见不到松果宝贝。”北冥随风凑近景色的耳边,威胁着开口。

    景色的瞳孔猛地缩了一下,被北冥随风气的浑身颤抖,“你已经成功的报复到我了,你还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只是觉得生活太无趣,需要一个调味剂。”北冥随风淡漠的开口。

    “你以为,如此简单就叫报复你吗?景色你还是太天真了。”北冥随风掐着景色脸,残忍的开口。

    景色只见北冥随风在袖子上挥了一下,不知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接着她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处在何方。

    “你醒了。”北冥随风原本靠在床边眯了一会,一听到动静,立马睁开眼。

    景色两只眼珠转了一圈,看到了北冥随风坐在床边,紧张的看着她。

    景色心中微微疑惑,北冥随风将话都说的这么绝了,还会露出紧张的神情吗?一定是她看错了。

    景色定了下心神,再看过去,果然没有从北冥随风的脸上看到任何的紧张,只是冷漠。

    “这是哪里。”景色将目光从北冥随风的脸上移开,倔强的想要下床,却被北冥随风给拦住了。

    “这里是北冥庄园,很清静不会有人来打扰,以后你就住这里吧。”北冥随风淡淡的开口。

    景色一听,扭头诧异的看着北冥随风,“你说什么?以后住这里?”

    她一时搞不懂北冥随风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你是我北冥随风的情妇,在我还没有玩腻你之前,你要一直住在这里。”北冥随风残忍的开口。

    景色在听到情妇两个字之后,脑中一声惊雷,北冥随风让她当情妇?

    “呵呵,北冥随风,我告诉你你做梦。”景色咬着嘴唇,强行的忍住泪水,推开北冥随风跌跌撞撞的下床。

    北冥随风想让她当情妇?简直是可笑至极,这样的话,北冥随风是怎么有脸说出来的。

    “不管怎么说,直到我腻了之前,你哪里都不许去。”北冥随风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景色。

    “滚。”景色随手拿过床上的枕头,朝北冥随风扔去。

    顾不得穿鞋子,直接朝外边跑去,北冥随风侧身躲开景色丢过来的枕头。

    “景色,不要逼我。”北冥随风长腿一迈,直接抓住景色的手腕。

    “北冥随风,是你不要逼我,五年前的事情,我很抱歉,你也报复回来了,你还想要怎么样。”景色失声怒吼。

    拼命想要控制住的眼泪,最终还是受不了眼泪一滴滴的落了下来。

    滚烫的眼泪落在北冥随风的手背上边,北冥随风心一慌,急忙送给景色的手,倒退了几步。

    语气中不容反驳的拒绝,“在我腻之前,你哪里也不准去,要一直待在这里。”

    “北冥随风,你休想,我不会如你所愿,当你的金丝雀。”景色恶狠狠的说道。

    “北冥随风,不要逼我恨你。”景色磨牙,转身朝门外走去。

    脚还没有跨出门外,就听到北冥随风沙哑的声音,“你若是敢出去,松果宝贝你休想再见到松果宝贝。”

    景色猛地转身,咬牙切齿的开口,“北冥随风,松果宝贝是我的儿子,你有什么资格不让我见到他?”

    北冥随风轻笑一声,“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否认过松果宝贝是你的儿子,只是将来见不见得到松果宝贝的决定权在你的手里。”

    “北冥随风,松果宝贝是我的儿子,你有什么权利不让我见到他。”景色红着眼眶,粉拳紧握着放在身侧。

    她不敢相信,北冥随风当真如此的绝情,不让她和松果宝贝见面。

    “景色,松果宝贝现在在我的手里,想让他不要见你,再简单不过了。”北冥随风说。

    “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离开,从此再也见不到松果宝贝,要么留下来,等我腻了你,放你和松果宝贝离开。”北冥随风想了想又补充道,“松果宝贝现在在无人岛,若是无人护着……”

    景色煞白了脸,北冥随风这是明着威胁她?

    “北冥随风,松果宝贝也是你的儿子,你就这么不在乎他吗?”难不成,这段日子,北冥随风对松果宝贝的感情都是假的么?

    景色表示接受不了这个事情。

    “景色,我北冥随风有的是女人扑上来给我生孩子,要几个有几个,不过是一个松果宝贝而已。”北冥随风说的话,化成了最锋利的剑,刺进了景色的心里边。

    景色颓然的倒退几步,不过是一个松果宝贝而已?这么残忍的话,居然从北冥随风的嘴里说了出来,她简直不敢相信。

    “北冥随风,你这段时间,对松果宝贝的感情也是假的?”景色颤抖着问。

    北冥随风在景色的注视下缓缓的点头,靠近景色,在景色的耳边轻声的说,“做戏当然是要做全套的。”

    景色闭上眼睛,眼泪迅速的划过脸颊,这世间北冥随风最伤人。    不知过了多久,景色慢慢的睁开眼睛,没有了往日的光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