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色想,那个恶魔,那个说着狠毒的话的,一定不是她的疯子。

    “景色,我不爱你,你只是一个玩具。”北冥随风忽然开口说道。

    “啊。”景色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有些恍惚。

    她记得,刚才在梦境里边,北冥随风不爱她了,说她只是玩具?

    景色麻木的扭头,发现这里是病房,她记得她刚才去找了北冥随风,看见了北冥随风和胡梨在一起,听到了北冥随风狠毒的话,然后她在景宸的怀里晕了过去。

    所以……北冥随风说的都是真的,不是她在做梦?

    “色色,你醒了?还难受吗?”景宸推门进来,手里还端着一碗黑黑乎乎的药。

    瞧见景色醒了,一脸开心的模样,坐到了景色的身边,伸手摸了一下景色的额头,还好不是太烫,之前抱着景色回来的时候,景色发烧的模样,真的是吓坏了他。

    “哥哥,北冥随风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是吗?”景色忽然开口问景宸。

    景宸一时语塞,他对着景色说不来谎话。

    “哥哥,其实我早就知道的,这两个月他一直没有来看我,呵呵。”景色低声的说道。

    眼里的泪珠,落在了景宸的药汤里边。

    “色色,先别想了,现在还是保重身子要紧,哥哥给你端了药过来,先喝了吧,孤展说,这个药能让你肚子里的小宝宝平平安安的。”景宸舀起一勺药,细心的吹凉了之后,才送到景色的嘴边。

    “我不喝。”景色扭头,她不想要喝这个药,一个连自己父亲都不期待她出生的孩子,她还顾着做什么。

    “色色,别闹,乖听话,先喝了。”景宸轻柔的开口。

    他知道,景色现在心情极端的不好,但是药不能不喝。

    “哥哥,你出去,让我静一静好不好?”景色祈求的看着景宸。

    她现在不仅脑子乱,什么都乱,她只想一个人安静的待在这里待一会。

    景宸叹口气,知道自己不该这么的逼景色,逼的太紧,反而不好,于是,将手中的药碗放在了柜子上边。    “色色,那你自己先休息,哥哥就先出去了,这药记得喝,凉了不好。”景宸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道,“色色,哥哥知道你心里难受,但是为了孩子,还是要抛开这些烦恼,这个孩子,不仅是北冥随风的

    也是你,你为了她受了这么大的苦,哥哥不希望你一时想不开做出伤害孩子的事情,惹来自己日后的后悔,色色,这个孩子,我们景家养的起。”

    景色垂着眼眸,也不知是听进去了景宸的话没有。

    景宸站起身,走出了病房外边,顺带着,帮着景色将房门关了回来。

    外边,孤展眼见景宸走了出来,急忙上前问,“怎么样。”

    景宸瞧了一眼孤展,摇摇头,表示景色现在很不好。

    孤展叹气,“早跟你说了,一定要做好防范,你看看现在,弄成这个样子,眼看着就要生了。”

    “行了,我们先走吧,让景色好好的想想。”景宸打断了孤展的话。

    率先朝外边走去,孤展急急忙忙的跟在景宸的身后,“按我说啊,还是将真相告诉景色来的好。”

    房间里边,景色傻傻的看着眼前发呆,景宸说的话,她听进去了。

    这个孩子,不单单是北冥随风的,也是她,她受了那么多的苦,好不容易才保下来的,北冥随风不要她,她要,景家养的起这个孩子。

    景色将目光落到了一遍的碗上边,拿过碗小心的喝了一口,却因为那股味道又忍不住干呕。

    来回几次之后,景色委屈的哭出声,凭什么要她一个人受委屈。

    “宝宝,妈咪只有你了,乖一点好不好。”景色一边摸着肚子一边说道。

    强忍着恶心,将碗里边的汤水喝了下去,将手放在圆鼓鼓的肚子上边,感受着孩子的胎动。

    景色忽然想到了松果宝贝,松果宝贝还在北冥家族训练,北冥随风会不会对松果宝贝做出不好的事情?

    景色掀开被子,她要去找北冥随风,她要知道松果宝贝的下落,北冥随风娶了胡梨,她之前听松果宝贝说过胡梨和他的过节,胡梨一定不会善待松果宝贝的。

    她不能让松果宝贝叫别的女人叫妈咪,景色这般想着,朝外边跑了出去。

    景色第一想的地方,就是她之前和北冥随风的家,等到车子停到了楼下,她又可笑的觉得,北冥随风怎么会还住这里呢。

    景色刚转身,就看到了北冥随风的车子停在楼下,而楼上的灯也是开着的。

    景色心里暗自想着,北冥随风怎么还住这里,他不是和胡梨订婚了吗?按说,应该住在胡梨的家才对。

    难不成北冥随风,将胡梨也带了过来?这样想着,景色胃里有些恶心。

    急忙上了楼,无力的敲着门,若是……胡梨真的在里边,她该怎么办。

    “你怎么来了。”北冥随风以为来的会是司特助,当看到门口站着的景色的时候,脸上确实有些惊讶。

    “我怎么来不得,这里怎么说也是我曾经的家。”景色冷笑。

    以为下午哭过的关系,眼睛还有些红肿。

    北冥随风沉默了片刻,看着景色擦着他的身子,进了屋子,景色瘦了不少。

    “北冥随风,五年前我伤你一次,五年后,你伤我一次,我们之间两清了。”景色说。

    北冥随风抿着唇,对此不发一言。

    “北冥随风,这次来,我要和松果宝贝说话。”景色看向北冥随风。

    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泪珠落下来,她是来和北冥随风谈判的,不能示弱。

    “找松果宝贝?景色,松果宝贝是我北冥随风的儿子。”北冥随风淡淡的开口。

    “但是,松果宝贝也是我的儿子,将松果宝贝还给我。”景色说。    早知道,就不该这般的相信北冥随风,不该让松果宝贝就这么的跟袁青离开,现在也不知道松果宝贝过的好不好,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受委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