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啊,听说北冥总裁娶得是国的公主,还是当红的女星,叫胡梨,这郎才女貌绝配啊。”护士的眼中冒出了星星。

    她之前还在想,会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够勾走男神,胡梨确实有资本和北冥总裁一起。

    哎,以后男神就是别人的了,想要还要顾及一下,真是不爽。

    景色的一张小脸,霎时变的惨白,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北冥随风要订婚了,就她一个人满在鼓里?

    这也能解释通了,为什么北冥随风这两个多月一直没有出现过,还有哥哥最近一直叮嘱她不能看手机了。

    景色在床上傻坐了好一会,恍恍惚惚的笑出声,她觉得自己天字号第一傻瓜,傻得让人觉得可笑。

    景色收起笑容,忽然间猛地下床,颠颠撞撞的朝外边跑去,她现在只想去找北冥随风问清楚,这个新闻是怎么一回事,订婚又是怎么回事,她等着听北冥随风的解释。

    护士急急的追在景色的后边,一同跑了出去,等到护士追出来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了景色的身影,只好跺跺脚,赶紧去找景宸。

    景色出了医院随意的拦了一辆出租车,就赶往北冥集团。

    “什么,你说,景色知道了北冥随风订婚的消息?”景宸紧绷着脸,看着快要哭出来的小护士。

    “景色现在人呢?”景宸心脏快速的跳着,狠狠的掐住小护士的手腕,瞪着小护士。

    “夫人,夫人跑出去了。”护士哭哭啼啼的出声,她没有想到景色会反应那么大。

    景宸用力的推开护士,紧紧的抿着嘴,赶紧朝外边跑去,景色现在一定是去了北冥集团找北冥随风。

    该死的,千防万防,没想到,最后还是泄露了消息,景宸真想骂娘。

    景色下了车,在北冥集团的门口犹豫了一番,她想进去,质问北冥随风,可是,若是进去了,真的得到了那个答案,她又能怎么办。

    景色一直守在门口,最后还是看到了北冥随风和胡梨一起走出北冥集团的画面。

    景色脑中一直紧绷着的弦彻底的断了,不自觉的朝北冥随风的方向走去。

    “北冥随风。”景色失声叫了一声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和胡梨停住脚步,看到景色,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胡梨嘴角一勾,挽住北冥随风的胳膊,在北冥随风的耳畔,轻声的开口,“北冥哥哥,这女人是谁啊。”

    “一个,不重要的陌生人。”北冥随风的声音不响,但是足够景色听到。

    景色浑身微微的颤抖着,满脑子都是北冥随风刚才说的那句话,不重要的陌生人,她只是北冥随风不重要的陌生人?那她们之前的恩爱又算什么呢。

    “这样啊。”胡梨冷笑的看着景色,将北冥随风搂的越发的紧了。

    “北冥随风,你说我只是你不重要的陌生人?”景色靠近北冥随风,仰着小脸开口问道。

    “是。”北冥随风的声音像是从冷冽的冬季飘了过来,景色浑身摇晃了一下。

    “你真的要娶她了吗?”景色的手指微微的颤抖着,指向胡梨。

    “是。”北冥随风再次说道。

    景色伸手,用力的擦去脸颊上边的泪痕,不甘心的开口问道,“你要和她订婚了,那我们之前又算什么?”

    景色倔强的看着北冥随风,她不相信,她的疯子会这么的绝情。

    “我们之前不过是玩玩的而已,景色,你当真以为我爱你吗?我告诉你,你不过是我的玩具。”北冥随风的话像是无数把的刀子插到了景色的心脏里边。

    “你的身份是什么,我的身份又是什么?你凭什么觉得你配的上我。”北冥随风冷声的开口。

    景色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她会从北冥随风的嘴里,听到这么伤人的话,明明不该是这样的。

    “景色,我告诉你,你真以为我爱你吗?我没有爱过你。”北冥随风说。

    景色只觉得浑身像是掉进了冰谭里边,为什么会这么的冷呢,一定是现在是冬天的缘故。

    “那你为什么之前要对我这么好?”景色忍不住蹲下身子,用力的抱住身子,脸颊上边的泪水一点点的落下来。

    “五年前你抛弃了我,五年后,自然是要报复回来,景色,我告诉过你,我北冥随风一直都不是好人。”北冥随风淡淡的开口说道。

    “原来如此。”景色喃喃的开口,原来,这些日子,北冥随风对她的好,都是因为想要报复她,想要在此刻伤害她。

    景色隐隐的感受到肚子的疼痛,但是肚子上的疼痛远远没有心口上的疼痛来的浓烈。

    “疼。”景色捂着肚子,额头上边的汗水混着眼泪一起滴在了地面上边。

    “我们走吧。”北冥随风对着身侧的胡梨露出了一抹笑容。

    胡梨将脑袋靠在北冥随风的胸前,点点头,以胜利者的目光看着景色。

    趾高气扬的从景色的身侧走了过去,她就知道,北冥随风这么优秀的男人,最后一定会属于她,看,这不就属于她了吗?

    景宸赶过来,看到的就是景色蜷缩在地上的模样,赶紧跑了过去。

    景色闻着熟悉的气味,放声的痛哭出来,“哥哥,我好疼,我疼。”

    她不知道哪里疼,她只知道她疼。

    景宸的一颗心都要碎了,“色色,你哪里疼,告诉哥哥,我们回去找孤展。”

    “哥哥,我好疼,好疼。”景色摇头,紧紧的抓住景宸胸前的衣服,只一个劲的说自己疼,至于哪里她,她想或许是肚子,或许是心吧。

    景色迷迷糊糊之间,耳畔一直是北冥随风绝情的话,北冥随风说他不爱她,她一直都将她当做玩具而已。

    北冥随风说他要订婚了,只是订婚的对象不是她,而是那个叫胡梨的女人。

    北冥随风说,这段时间对她的好,只是为了报复她五年前的狠心离开,想要她尝一尝他五年前的痛。    北冥随风不要她了,同样的,也不要她肚子里边的孩子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