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呵呵,真是看不出来啊,北冥夫人居然已经有了一个儿子。”妇人讪讪的笑了两声,端着糕点扭身离开。

    景色重新拿起桌子上的水壶浇着花,景色刚走两步,肚子隐隐作痛,景色捂着肚子,额头上冒了些许的冷汗。

    “宝宝,坚持住,你可以的。”景色一边说着一边按下了手镯上边的一个按钮。

    这个是景宸专门为她设计的,只要一有什么情况,按下去,他会立马收到消息,赶到景色的身边。

    景色努力的按着孤展之前告诉她的话,照做,缓和呼吸,不能然自己紧张起来。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景色能感觉到肚子里传来的痛感越发的强烈了,其实也就是普通人被刀划伤的痛楚,只是被景色的痛神经无限的放大了。

    “色色。”景宸下了车,就朝景色的屋子狂奔,看到景色痛的趴在石桌子上的情景,心狠狠的跳动了一下。

    孤展急忙跑上前,查看了景色的病情,急忙对景宸说,“你赶紧抱上景色,我们回医院。”

    景宸不敢耽误,打横抱起景色,就朝车子跑去,孤展等到景色上了车之后,拿出药剂给景色打了一针,景色的脸色才稍微的好一点。

    一路上,景宸冷着脸,将油门踩到底,以最快的时间回到医院,将景色送进了急救室之后,焦急的在外边等候着。

    北冥随风在离开的时候,就派了一队人暗中保护景色,所以,景色进了医院的事情,司特助很快就得到了消息,丢下手中的活,就跑了过来。

    焦急的在外边一同等着司特助,司特助来回走动着,在心底祈祷景色一定要平安,至少北冥随风没回来之前一定不能出事。

    很快,孤展就从急救室里边走了出来,告诉景宸,“景色的毒暂且压制住了,现在没事了,北冥随风大概什么时候能够回来,如果来不及的话,只能按照第二个方案了。”

    景宸抓住孤展的胳膊,摇头,“一定要尽量的拖延时间。”

    孤展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北冥随风那边进展的怎么样了?”景宸看向司特助。

    司特助摇头,“不知道,风少进了第一监狱之后就失去了消息,所以,我们也不知道失去怎么样了。”

    景宸深吸一口气,看来他还需要另想办法。

    接下去的日子,景色一直昏昏沉沉的,好不容易醒来就是无尽的疼痛,短短的时日,整个人消瘦了不少,倒是肚子大了不少。

    “哥哥,我好疼。”景色再一次从梦中醒来,额头上边都是汗水,背部也被汗水浸湿了。

    “色色,你等着,我去找孤展。”景宸安抚着景色,起身立马去找孤展。

    “我来了。”景宸还没有找到床边,孤展已经推开门进来。

    将手中的一**药递给景宸,“为了孩子,很多有刺激的药物都用不了,也用不了止疼药,只能受着,这药你喂她喝下吧。”

    这毒会让人莫名奇妙的疼痛,至于哪里痛就说不上来了,浑身都痛就对了。

    景宸小心的扶起景色,将药倒在碗里边,刚喂到景色的嘴边,景色就忍不住干呕出声,大吐特吐起来。

    “怎么办,喝不下去。”景宸无奈的看向孤展,这药的味道着实也大了一些,不要说景色了,就连他闻着难受。

    “那没办法,只能喝下去。”孤展也无奈,这药喝下去能缓解一下景色的疼痛,再难闻也要喝。

    “色色,来喝一口。”景宸只得将汤勺重新放到景色的嘴边。

    景色只得,想要活下去,只有努力的喝下去这药,忍着胃里想要吐的感受,勉强自己喝上几口。

    喝了药之后,果然疼痛缓解了一些,景色无力的躺在床上,她好想北冥随风。

    景宸见景色睡着了,帮景色盖好被子和孤展走了出去。

    景色睡得一直不安稳,猛地睁开眼睛,心脏跳的很快,眼睛不由自主的朝外边飘去,疯子是不是真的生她的气了?不来看她?

    她好想北冥随风,景色越想越心痛,眼泪止不住的流着。

    之前在农院里边,找不到她也就罢了,现在,她回了医院,北冥随风不可能不知道她的消息,然而到现在,北冥随风都没有出现过。

    景色心中涌上了一股莫大的委屈。

    就这样景色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躺了一个月,孩子四个多月了,小腹微微的凸起。

    这一个多月里边,景色时常盼望着,哪一天门口能够出现北冥随风的影子,可是令她失望的是,北冥随风没有一刻出现过。

    景色赌这一口气,也不愿意主动开口问景宸。

    当这天,景色将早上喝下的粥,全都喝吐了之后,终于忍不住崩溃的大哭出来。

    景宸进来看到的就是景色垂泪的模样,急忙跑到景色的边上,半抱着景色。

    “哥哥,疯子是不是不要我了,为什么还不来看我。”景色流着泪问。

    景宸喉结动了几下,北冥随风这一个多月,一直没有消息,他只能用力的抱着景色安慰着。

    “色色,北冥随风或许是被重要的事情拖住了。”景宸说。

    “哥哥,我好想疯子,我好想他,你去找疯子好不好。”景色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内心委屈的不要不要的,她在这里怀着孕,身上还有未知的毒素,而北冥随风却一刻都没来看过。

    “好,哥哥去帮你找北冥随风,色色,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你也不能哭,嗯?”景宸揉着景色的头发。

    看着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妹妹,这么的痛苦,他也很难受,有时候真想劝景色,不要了这个孩子,最后还是说不出口。

    将景色哄睡之后,景宸去北冥集团,找了司特助。

    “北冥随风还是没有消息?”景宸直接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由于之前,在里边待过一段时间,他倒是也挺轻车熟路的。

    北冥成风刚看完一叠的文件,就听到推门声,抬头一看,只见景宸站在门口的逆光处。

    想到景宸和西米的纠葛,北冥成风的语气自然不会太好。

    “哟,景总裁的礼貌就是这样的?进来的时候,连个门都不敲。”北冥成风将手中的钢笔转了一圈,冷笑着开口。

    “北冥随风有消息了吗?”景宸对于北冥成风,自然也是很不爽的。

    一个小屁孩,居然还敢肖想他的西米,简直是可笑。

    “北冥随风,谁知道呢,说不好就在第一监狱里边被杀害了。”北冥成风慵懒的开口。    他倒是想让北冥随风赶紧回来,这总裁,还真不是人当的,每天一大堆的文件等着处理,处理完之后,还有无数的应酬,简直让人烦不胜烦,再加上夏老夫人时不时的还要来北冥集团闹上几场,还真是

    让他崩溃的紧。

    短短时日,北冥成风,都觉得他自己瘦了不少,他现在只希望北冥随风赶紧回来,将这一烂摊子的事情,赶紧还给北冥随风。

    “想办法联系上他。”景宸说完,转身离开,不带一秒的犹豫。

    “切,你能耐,倒是你上啊。”北冥成风凉凉的笑了几下,将人重新扔回了办公椅子里边。

    只是,北冥随风这么久还是没有联系上,该不会是真的出事了吧?按照北冥随风那挚爱景色的态度,他还真就不信了,北冥随风能够这么的放心。

    “司特助。”北冥成风越想越不对劲,急忙打了个电话,将司特助召唤了进来。

    司特助来的倒是也快。

    “二少,你找我?”司特助疑惑的开口。

    “如果是让我处理文件之类,您就不用开口了,我那边还有一堆的文件等着我去处理。”司特助急忙给北冥成风先打了一针预防针。

    北冥成风瞥了一眼司特助,这司特助还真是不可爱,身为特助不就是为上级服务的吗?

    不过就是处理几份文件,怎么像是要了他的命似得。

    “行了行了,让你想办法联系北冥随风,联系上了吗?老子天天在这里为他做牛做马,他倒好在外边逍遥。”北冥成风皱着眉头。

    司特助淡定的翻了一个白眼,他要是能联系上北冥随风,就不用急的上火了。

    “目前还是联系不上,不过,我会尽力的。”司特助说。

    “赶紧的,一定要想办法联系上北冥随风,有什么消息及时的向我汇报。”北冥成风罢手。

    司特助表示自己知道了,他也非常的无奈,风少自从进了第一监狱,就没有和他联系过,他想尽了办法,可是就是联系不到。

    “好,二少没事情的话,那我就先出去了,外边还有一堆的事情等着我去处理。”司特助说。

    北冥成风急忙叫住司特助欲往外边走的动作,“等一下。”

    “二少,你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吗?”司特助微微的笑着开口问。

    “司特助,我跟你打个商量,你别叫我二少了,听着我很二。”北冥成风说。    “那行,不叫二少,你就成二少吧。”司特助露出一口白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