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倒是也省了不少事,大可以将第一层的罪犯丢出去顶罪。

    楚离花了三个月的时间,从第一层打到了第九层,在第一监狱奠定了自己的老大的地位,北冥随风想要见到楚离只有一层层的打上去,一直到打到第九层。

    景色等不了三个月那么久,那么北冥随风只能够花较短的时间,见到楚离。

    北冥随风穿着囚衣,手上戴着手铐被关到了第一监狱的字房,字房里边原本就住着四个囚犯,四人正聚在一起打牌,对于北冥随风的到来,不予理会。

    北冥随风四处扫了几眼,在一个空床铺面前坐了下来,他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就打听第二层的钥匙在哪个囚犯的身上。

    原本在打牌的几人,无意间看到北冥随风的相貌之后,丢开了手中的棋牌,四人阴沉沉的笑了几下,晃荡的走到北冥随风的面前。

    “兄弟,你是犯了什么错被关到了这里?”四人中为首的一人率先开口问道。

    北冥随风瞥了四人几眼,“被冤枉进来的。”

    几人大声的笑道,“来了这里的人,都说自己是冤枉的,既然你进了这里,就该知道这里的规矩。”

    “什么规矩?”北冥随风淡淡的开口问道。

    为首的囚犯笑着开口,“当然是让兄弟们乐呵乐呵。”说着伸出手就要去摸北冥随风的脸。

    他在这监狱里边待了那么久,还没有见过和北冥随风一样好看的男人,当然据说九层的楚离也是俊朗的,只是他没有见过。

    北冥随风在看到为首的囚犯伸手的一幕的时候,脚就踹了出去,正好踹到了为首囚犯的胸口。

    为首囚犯躺在地上半天没有起来,北冥随风刚才那一下是真的狠,他觉得自己的胸间肋骨断了几根,真是特么的太疼了。

    “你敢踢我?你们几个赶紧将他给我捉过来。”为首的囚犯朝身边的三人怒吼道。

    三人还在北冥随风的那一脚里边没有回过神,为首的囚犯打了他们一拳之后,才恍恍惚惚的清醒过来,争先恐后的上前围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不愿意在这些小喽啰上边浪费时间,但是也知道,只有对付了他们,才能够见到楚离。

    北冥随风从床上站起来,等着三人围攻上来,在这所监狱里边的囚犯,身手还是有两下子的,又看到北冥随风带着手铐,自然是想着要给北冥随风一点的苦头吃吃。

    这三个人,还真是不够看的,只几下时间,三名囚犯就被打倒了,北冥随风动了一下自己的双手,一步步的三名囚犯走过去。

    三名囚犯也没有想到北冥随风看着小白脸的样子,动起手来还真是一点都不手软。

    北冥随风直接踩上为首囚犯的手掌,“还想要见面礼吗?”

    为首的囚犯胡乱的摇头,他的手要被北冥随风给踩废了,真特么的疼,要什么见面礼啊,他敢保证,他要是点头还是说要见面礼的话,北冥随风一定会将他的手给剁下来,当做见面礼。

    北冥随风这才满意的看着为首的囚犯,将脚伸了回来,“从这里为界,这一边是我的地盘,那一边是你们的地盘,要是过界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

    北冥随风的气场太过强硬,压得他们四人喘不过气来,对于北冥随风的话,虽然很想不听,可是也无奈的只好同意,谁让自己斗不过人家呢。

    北冥随风躺在床上,脑子回顾了一遍楚墨交给他的第一监狱的图纸,四名囚犯担心自己发出的声音会造成北冥随风的暴打,从而连吃饭声都小了许多。

    “兄弟,我们一会要去来一根,你一起不。”吃饱饭之后,为首的囚犯,热情的开口问道。

    当然他说的来一根指的是毒品,这毒品也是从第九层传下来的。

    “不用,问你个事情,如果要去二层,需要找谁拿钥匙?”北冥随风状似无意的开口问。

    “找字房间的亮哥。”为首的囚犯解释了一句,眼里闪着幸灾乐祸的光芒。

    他很想看到北冥随风出事,这样子他还是这里的老大,说一句没有人反对,等到老大将北冥随风赶出去这里之后,他还是这个房间的首领。

    “嗯。”北冥随风淡淡的闭了眼睛,不再理会别的上边老大。

    和北冥随风不同的是景色,景色为了孩子,就是有再多不好的想法,也要丢出去,为了孩子平安健健康康的降生,每天想的都是好事。

    这个村子里的村民都很善良,对于看到景色一个人居住,都是能帮就帮。

    “北冥夫人,你起的可真早。”和景色对门的一邻居起床的时候,看到景色在浇花的身影,不由得打了一声招呼。

    景色微笑的点头,这里的村民都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唯一知道的就是她夫家姓北冥,也顺着叫景色一句北冥夫人。

    景色微微的点头,放下手中浇花的器具,将屋子里边的糕点端了出来,递给邻居。

    “这是昨日我自己闲来无事做的,你可以试试。”景色微笑着说。

    站在景色对面的妇人急忙伸手接过景色手中的糕点,手伸到一半的时候,又缩了回去在自己的围裙上边狠狠的擦拭了一番,才接过景色手中的糕点。

    “北冥夫人,这还真是谢谢你了。”妇人瞧了一眼糕点上边的核桃,顿时笑眯了眼。

    她家儿子,昨天还在吵着说要买些核桃吃,这下子可算是有核桃了。

    景色就是因为昨天听到她家儿子哭闹着要吵核桃,这才想到,做了一些核桃糕。

    她想到松果宝贝也喜欢吃核桃,只是不知道此刻,松果宝贝过的怎么样,好不好。

    “北冥夫人,你这是第一胎?第一胎可得好好注意了。”妇人受了景色的恩惠,少不得又开口说了几句。

    景色摇头,“不是,我还有一个五岁的儿子,他没有跟过来。”    妇人惊讶的看着景色,景色看上去年纪也不大,居然有了一个五岁的儿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