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松果宝贝快速的将陷阱修复了一下,又将陷阱周边修复了一下,确定无误之后,才提着兔子离开。

    阿六和阿五不止摘了果子,还找了一堆的野菜,松果宝贝点点头,收获还是很大的。

    看了一眼手表,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意思就是还有半个小时,休息时间就结束了,松果宝贝和阿五阿六加快了速度,回到休息点。

    阿三阿四和阿七已经将柴火捡了回来,不仅如此,还点好了火,松果宝贝触及到柴火的旁边还放了几条鱼,不由得点点脑袋。

    当然,这大厨自然是由松果宝贝来,调料只有海水,简陋的环境下边,只能简单的将就一下。

    松果宝贝手脚麻利的处理了鱼,将它驾到火堆上边翻转着,将野菜熬成了一锅汤,至于兔子绑了扔在一边,现在时间是来不及了,可以等训练完了之后,开个小灶神马的。

    “哇,阿九,你的手艺还真是没话说,真香。”阿七凑到松果宝贝的身边,狠狠的吸了一下,毫不吝啬的伸出大拇指夸赞了一番。

    松果宝贝倒觉得没啥,反正也就是这样子,如果有调料的话,还能比现在更加的好吃一些。

    几人刚喝上几口菜汤,大黑就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一鞭子甩了过来。

    “哇,真是凶残。”阿七端着碗,咕噜几下,将菜汤吞咽了下去,暗自庆幸幸好自己躲得及时,不然的话,真要被大黑一鞭子甩到,不死也要伤几天。

    “时间到了,你们快去训练。”大黑大声的说道。

    松果宝贝从地上爬起来,来不及拍掉身上的灰尘急忙的往训练场地赶过去。

    大黑瞧着一群人火急火燎的身影,冷哼一声,一群孩子就是没有纪律。

    北冥随风打电话来的时候,松果宝贝刚刚跑完一万米,被阿七强行的拖着,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

    “阿九,有人找你。”大黑站立到松果宝贝的面前,淡淡的通知着。

    松果宝贝平静的应了一声,又扶着阿七休息了一会,才一步步的跟在大黑的身后。

    松果宝贝还在想,是谁会找过来,前边的大黑,突然间停在原地不动,松果宝贝一个没注意一脑袋撞了上去。

    “唔,真疼。”松果宝贝捂着额头嘀咕一声。

    “教官,你怎么不走了啊。”松果宝贝疑惑的开口问道。

    大黑咳嗽一声,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管药膏递给松果宝贝,“涂在伤口处,会舒服一点。”

    松果宝贝接过药膏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大黑已经恢复了原本冷酷的模样,目不斜视的朝前方走着。

    松果宝贝也不客气,接过药膏唰唰两下,将药膏涂在了自己的脚脖子处。

    一阵清凉的感觉,果然舒服了许多,就是走路也快了许多,大黑瞧着松果宝贝一点也不客气的用着药膏,眉头皱了两下。

    这孩子,也不说将药膏省着点用,这数量可不多。

    松果宝贝抬起头,看见的就是大黑用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教官,有什么问题吗?”

    大黑摇头,加快了脚步,松果宝贝在这里的待遇越是不一样,越容易引起别人的嫉妒心。

    “教官,谁来找我啊。”松果宝贝眨巴着眼睛,开口问道。

    “你自己去了,不就知道了。”大黑原本想要忽视松果宝贝的话,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道。

    松果宝贝点点头,他以为,找他的人是亲自过来见面,原来只是电话里找他。

    松果宝贝将认识的人一一筛选了一遍,想着,来找他的会是谁。

    “爹地?”松果宝贝听到北冥随风的声音,惊喜的开口。

    “松果宝贝,怎么样,有受伤吗?”北冥随风笑着问。

    他原先还担心松果宝贝,现在听到松果宝贝生龙活虎的声音,一颗心算是放了下来。

    “爹地,没有受伤,这里的训练,我还能接受,你怎么会打电话过来?”松果宝贝疑惑的开口问道。

    他听袁青说过,无人岛一般情况下边,是不允许接外来的电话,若非重要的事情。

    “担心我家宝贝,自然要打电话来慰问一下。”北冥随风说。

    “嘿嘿,爹地,妈咪呢,妈咪还好吗?”松果宝贝不由得担心的问道。

    来的时候,就听到孤展说,妈咪的身子很不好,妈咪肚子里的弟弟妹妹可能也活不下去。    “妈咪也很好,爹地已经找到了可以克制妈咪身体毒素的办法,松果宝贝,市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全心全意训练就好了,爹地还等着你回来,接手北冥家族,这样,爹地就可以带着你妈咪出去

    旅游了。”北冥随风说。

    这个时机将松果宝贝送走,也是一种好的选择,至少不用让松果宝贝跟着一起担惊受怕。

    如果他万一真的出了事情,松果宝贝那时候也学会了坚强吧。

    “嗯,爹地,等松果宝贝放假了松果宝贝就回去看你们。”松果宝贝点点头。

    他还有许多的话,想要和北冥随风说,可是,通话的时间到了,就是他再怎么的不舍得,也要和北冥随风说再见,只是可惜了还没有和妈咪说上话,下一次联系又要等到什么时候了呢?

    大黑一直在旁边听着松果宝贝和北冥随风的对话,越听眉头皱的越发的深。

    等到松果宝贝挂了电话之后,急忙督促松果宝贝快回去参加训练,又将袁青叫了过来,仔细的问了一番市的事情。

    最后只是叹气一声,负着手,朝训练场走去,北冥家族一家子都是情痴,接受了最残酷的训练,最后还是逃不开绕指柔。

    楚墨帮北冥随风重新伪造了一个身份,以极简的身份进入第一监狱。

    第一监狱分为九层,每层所在的罪犯凶狠程度都不同,第九层关押着的就是楚离。

    想要到上一层的监狱,要么能力最厉害杀伤性最强,要么所犯的罪越大身份越威胁。    一般监狱长都会将刚来的罪犯扔在第一层,若是在第一层死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