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北冥随风,你真的想好了,景色肚子里的孩子不留下来?”孤展问道。

    北冥随风点头,“孩子以后还会有。”

    “那你和景色商量好了吗?”孤展继续问道。

    “没有,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趁景色昏迷的时候,将孩子给拿掉,等景色醒来的时候,一切就结束了。”北冥随风说。

    景色在外边听着手一阵阵的发凉,北冥随风还是存了不想要这个孩子的心思。

    “景色会恨你的。”孤展说。

    “不会的,我会告诉景色,孩子是自动流产的,总之你帮我这个忙就好了,一定不能让景色知道。”北冥随风说。

    景色嘴唇上没了血色,倒退几步,又将手伸到门把手上边,她想进去问问北冥随风,却又没这个胆子,最后只是落荒而逃。

    她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北冥随风骗了她,说什么一起试试,北冥随风还是存着伤害这个孩子的想法。

    景色急匆匆的回到病房,等到景色离开之后,北冥随风和孤展才走了出来。

    “北冥随风,你胆子还真大,敢这样刺激一个孕妇。”孤展嘲讽的说。

    “这是最好的办法了,不是吗?”北冥随风转身看向孤展,“这一出戏,你陪我演的很好,景色之后的身子,就麻烦你了。”

    孤展被北冥随风说的挺不好意思的,刚想开口,就看见北冥随风大步流星的离开,看这个方向就知道是去景色的病房。

    “呵,还想夸你好,这么的不禁夸。”孤展淡淡的出声,又摸摸自己的脸,暗暗想着,自己还是很有演戏天赋的,当一个医生还真是埋没了自己演戏的天分。

    景色听到门口传来的动静,赶紧闭上眼睛,北冥随风推门进来,在景色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景色眉心微微皱起,又担心北冥随风发现,一时间还真是扭曲的厉害。

    北冥随风只当自己看不见。

    等到北冥随风离开之后,景色才睁开眼睛摸着自己的肚子,流着眼泪。

    “宝宝,既然这里容不下我们,妈咪带你离开好不好?”景色喃喃的开口。

    既然这样想了,那就这样做,景色只是披了一件外套就跑出了医院。

    北冥随风站在楼上看着步履匆匆的景色,一颗心吊到了嗓子眼,两名保镖急忙跟在景色的身后。

    景色第一想法就是去找景宸,想要逃离北冥随风,她一个人压根没有胜算,只有找景宸的帮忙。

    景色捏着自己的手,满脑子的胡思乱想,她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一定要留下这个孩子,就算是用自己的生命去换。

    景色下了出粗车,急忙往景宅里边跑,倒是把家里的佣人给吓了一跳。

    “我哥在哪。”景色随便抓住一个佣人,焦急的问道。

    佣人急忙指着书房,“少爷在书房。”

    景色又急忙朝书房跑去,景宸早就在书房灯景色,见到景色立马装出了一副疑惑的模样。

    “哥哥,你帮帮我。”景色能在所有人面前假装坚强,却不会在景宸的面前假装坚强。

    景宸急忙追问景色怎么一回事,是不是北冥随风欺负她了云云。

    景色一边流泪,一边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当听到景色不要命也要将这个孩子生下来的时候,景宸沉默了。

    屋子里一时没了声音,只有景色低低的哭泣声。

    良久之后,景宸才开口,“色色,你的选择还是和五年一样,不管怎么样都要生下这个孩子是吗?”

    景色点头,“是,哥哥这个孩子,我一定要生下来,所以你帮帮我。”

    景宸没有回答景色的话,反而摸着景色的头发,似回忆的开口,“哥哥答应过你,你做的任何决定哥哥都是支持的,从小时候到现在,只要你想做的,哥哥就没有拒绝的时候。”

    “对,我的要求哥哥就没有反对过,这一次,哥哥你一定要帮我。”景色吸了吸鼻子。

    “色色,那你和北冥随风呢?你留下这个孩子,不打算再和北冥随风见面了吗?”景宸叹息一声。

    景色的睫毛抖动了一下,北冥随风,她不知道……但是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她知道,北冥随风是为了她好,可是她接受不了北冥随风不要这个孩子,所以离开,生下这个孩子是她唯一能做的。

    “哥哥,我不知道,我只想跟着自己的心走。”景色轻声的说道。

    “好,既然你想这么做,那哥哥就帮你,色色,你先去农村住段时间吧,也能养养身子,等你想好了再回来。”景宸说。

    景色点头,又担忧的开口,“那,疯子找我……”

    “放心吧,北冥随风不会找到你的,有哥哥在,你只需要静心的休养就好了。”景宸说。

    景色相信景宸一定会将一切的事情都安排好,她要做的就是无条件的信任景宸。

    景色抱住景宸,在景宸的衣服上边一阵摩擦,她很幸运有一个好哥哥。

    这一天,景色并没有回医院,也不知景宸和北冥随风说了什么,景色留在了景宅,等着明天再去景宸安排好的乡下。

    深夜,景色躺在床上,忍不住还是想北冥随风,这段时间,北冥随风一直陪着她,没有北冥随风,她不习惯也睡不着,习惯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

    景色将手放到了小腹上边,里面正孕育着一个小生命,为了孩子,她也该调整好作息,调整好心态,于是景色强迫自己入睡。

    在景色熟睡之后,从阳台外边,翻进了一个人影,那人影赫然就是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一路走到景色的床边,坐在景色的边上,看着景色的睡颜。

    一直等到天微亮,才起身,翻出了窗户。

    景色幽幽的醒来,在梦中她似乎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可是睁开眼睛之后,房间里边,除了自己再也没有了别人。

    景色忍不住蜷缩起来,紧紧的拥抱着被子,她好想北冥随风,想的心痛,她也好想松果宝贝和季念。    景色红着眼眶,咬着被子,唯恐自己哭出声,为了孩子,她的情绪不能有过大的波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