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这个孩子,也能够跟松果宝贝一样幸运是不是?”景色抹去脸上的泪珠。

    在景色期待的眼神中,孤展缓缓的摇头,“他和松果宝贝完全不一样,你的身子也比五年前更差。”

    景色苍白着脸,慢慢的蹲在了地上,北冥随风上前,牢牢的抱住景色,景色心疼,他也心疼。

    “孤展,我知道你有办法的,你救救我的孩子。”景色哭泣着出声。

    她牢牢的捂住自己的肚子,里面正孕育着一个小家伙,小家伙却马上要离开她。

    “景色,我很想帮你,但是确实没有办法。”孤展轻声的说道。

    景色脑袋一转,将脸埋在北冥随风的怀里,放声的哭着,她心里难受。

    北冥随风紧绷着脸,安抚着拍着景色的背,看来,他要尽快去一趟第一监狱了。

    哭着哭着,景色哭累了,声音渐渐的小下去,北冥随风一打横抱起景色朝病房走去。

    北冥随风将景色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刚起身,就听见景色带着浓厚的鼻音问,“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怀孕了,是想悄无声息的杀掉他是吗?”

    北冥随风浑身僵硬了一下,他确实动过这个念头,悄无声息的杀掉这个孩子,他自己心痛就好了,景色受不得一点点的心痛。

    “北冥随风,这个孩子也是我的孩子,你有什么资格擅自决定他的去留?”景色坐起身,扇了北冥随风一巴掌。

    然后捂着嘴巴,流着眼泪,打完北冥随风之后,她就后悔了。

    北冥随风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人打过巴掌,景色打他,他的第一反应是他该打,没有保护好景色。

    “色色,孩子……我们还会有的。”北冥随风迟疑着出声。

    若是这个孩子需要用景色的生命去换,这个孩子不要也罢。

    “不一样,这个孩子我要定了。”景色的眼里充满着坚定,父亲的爱是在孩子出生之后培养起来的,而母亲确实真正的和孩子血脉相融。

    “色色,我们要这个孩子,前提是不伤害你的身体好不好?”北冥随风卑微的开口。

    他怕这个孩子伤到景色,景色的身子不允许有这个孩子。

    景色知道北冥随风是为了自己好,可是,这个孩子是她的,她不能让这个孩子受到一点伤害。

    若是北冥随风不要这个孩子,她要。

    “色色,我们还会有孩子的,会有很多个孩子。”北冥随风抱住景色,将下巴抵在景色的脑袋上边。

    景色沉默了,以后许多的孩子,都不是这一个孩子,她要这个孩子。

    她想起在楼下花园的时候,听到护士说自己怀孕,惊喜了没一会,便听到护士又说自己的这个孩子可能会保不住,那种感受,还真是不好受。

    “疯子,我想试试,万一这个孩子存活了下来。”景色突然间沙哑着出声。

    用祈求的目光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喉咙动了一下,他想拒绝,可是对上景色的眼睛,却说不出任何一句拒绝的话,良久之后,才点头。

    “好,我们试试。”天知道,北冥随风说这句话的时候,下定了多大的决心。

    当景宸从孤展嘴里得知景色又有了身孕之后,呆愣的坐在椅子上良久,五年前的事情,再一次上演了。

    “所以,你要去找楚离?”景宸看向站在窗边吸烟的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好不容易将景色哄睡,微微的点头,没错,他要去找楚离。

    “我去,你留下来照顾景色。”景宸猛地起身。

    现在景色需要的是北冥随风,这件事情,他去再合适不过了。

    “不,我去,你留下来好好照顾景色,景色对你的依赖更大一些。”北冥随风掐灭手中的烟,叹息一声。    景宸走到北冥随风的面前,抓住北冥随风的衣领,“你知不知道你要去哪,你是去第一监狱,你要见的是楚离,这件事没商量,一定要我去,你万一出事,景色怎么办,松果宝贝怎么办,景色肚子里的

    孩子又怎么办?”

    北冥随风挥开景宸的手,“那你出事,景色怎么办,西米怎么办。”

    景宸愣了一下,张了一下嘴巴,“我和西米没什么关系,至于景色,有你在,没事的。”

    “景宸,季念死了,为了救景色,这件事情是景色心里的一个伤痕,而你要是为景色再出事,景色承受不了这个结果,我和景色彻底的完了。”北冥随风吼出声。

    “所以,你代我好好的照顾景色,我不会出事的,我会活着回来,和景色一起看着我们的孩子长大。”北冥随风说。

    “你们两个,有什么好争的,争着去送死?”孤展放下手中的笔,无奈的看着争吵的两人。

    “景宸,我将一切事情都准备好了,后日就出发,至于景色不准泄露出去,我是去第一监狱。”北冥随风说。

    “你离开这么长的时间,你让我们怎么和景色交代?”景宸一拳砸在了桌子上边。

    北冥随风此去,肯定会发生未知的风险,他该这么跟景色开口。

    “我已经想好了,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景色只会躲着我,你需要做的就是帮我照顾好景色。”北冥随风说。

    北冥随风又看向孤展,“在我回来之前,你一定要帮我照顾好景色,绝对不能让她出事。”

    孤展点头,“放心吧,这段时间,景色不会出事,最坏的打算就是将毒转移到孩子的身上。”

    北冥随风垂着眼眸点头,他们一定会成功的,上天不会这么残忍,剥夺他们的幸福。

    景宸无声的拍拍北冥随风的肩膀。

    景色从梦中惊醒,虚抹了一把额头上边的冷汗,她在梦里梦到了一个孩子,孩子问,为什么不要他。

    景色好半天才缓过来,自己刚才那是一个梦。

    看了一眼房间周围,房间里并没有人,景色掀开被子下了床,慢慢的往外边走去。    走到孤展办公室的时候,刚想要推门就去,里边的声音让景色推门的动作停了下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