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行了,你来干嘛。”北冥随风不耐烦的开口,他可不信北冥成风是闲着没事干过来的。

    北冥成风坐到一边的椅子上边,双脚翘成二郎腿啧啧了两声,“我还真就是来探病的。”

    说着还就上下打量了两眼景色,景色苍白着脸,也瘦了不少,目光又落到景色的肚子上边,这看着也不像是有了身孕的人啊。

    “行了行了,是奶奶,让我来知会你们两个一声,回家吃顿饭。”北冥成风将脚放下来,北冥随风还真将他当贼啦,这么死死的盯着。

    北冥成风话音刚落,北冥随风的脸就黑了下来,夏老夫人真是一日不作死都不行,明知道景色现在身子不好,不能离开医院,偏生要两人回去吃饭。

    “这话我是通知到了,至于去不去就是你们的事情了。”北冥成风起身。

    嗯,虽然他也觉得夏老夫人挺能作的,但是能够看到北冥随风吃瘪的样子他还是挺开心的。

    “回去告诉夏老夫人,晚上我和景色都不会回去吃饭,她要是真闲的没事干就回国。”北冥随风现在没有心思和夏老夫人打马虎眼。

    北冥成风表示知道了,反正他人也看了,话也带到了,接下去就不关他的事情了。

    在北冥成风离开了,孤展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北冥随风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想要挂掉,却被景色阻止了。

    “疯子,你有事情先去吧,我就坐在这里晒晒太阳。”

    北冥随风知道孤展若不是有重要的事情,绝对不会打电话打扰他,而孤展能找他的事情,只有景色的病情了,事关景色,北冥随风根本淡定不了。

    只是一会而已,想来也不会出什么事情,便仔细的叮嘱了景色,乖乖的坐在这里,别到处乱走,才匆匆的朝孤展的办公室走去。

    景色闭着眼睛,感受着暖暖的阳关照在自己的身上边,身上也暖烘烘的。

    “是不是景色的病情出什么大问题了?”北冥随风很不绅士的一脚踹开孤展的门。

    孤展嘴里正含着一口水,因为北冥随风粗鲁的动作,下意识的喷了出来,猛烈的咳嗽着。

    “咳咳咳咳咳,北冥随风,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粗鲁啊。”孤展擦着嘴角一脸嫌弃的开口。

    “你快说,是不是景色的病情出什么问题了。”北冥随风上前用力的抓住孤展的手,两只眼睛紧紧的盯住孤展。

    孤展小心翼翼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有一个算不得好消息的好消息要告诉你。”

    “说。”北冥随风冷着脸。

    “是这样的,我和白术研究了许久,景色身上的毒有办法抑制住。”孤展说。

    “真的?”北冥随风惊喜的开口,很快就想到孤展说的,不算好消息的好消息上扬的嘴角又敛了下来。

    “嗯,没错,现在有一个办法能够彻底的治愈景色身上的毒素,那就是将毒素都转移到孩子的身上去。”孤展说。

    北冥随风的脸一点点发白,将毒素都转移到孩子的身上去?

    “这样一来,景色的身子就能完全的痊愈。”这是他和白术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那,孩子呢?”北冥随风喃喃的问道。

    北冥随风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概准备,接受了母体的毒,这个孩子……

    “这个孩子,或许会死,或许会残缺,谁都说不好,但是现在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景色的身子能不能够支撑这个孩子足月。”他已经将所有都告诉了北冥随风,至于怎么决定就要看北冥随风的了。

    北冥随风的嘴里一阵阵的苦涩,景色要救,孩子也一定要救。

    北冥随风猛地看向孤展,“这个孩子,一定要保住,给我时间,我去找楚离,在这期间,景色的身子就拜托你了。”

    孤展不悦的皱眉,劝说道,“北冥随风,孩子以后还会有的,救景色要紧,你去找楚离危险重重,不说能不能活着见到楚离,就说见到楚离,他会告诉你一切吗?”

    “所以,我们可以保守的治疗。”孤展说。

    “不行,孩子要,景色我也要,不去试试又怎么知道不能行?”北冥随风倔强的开口。

    “既然执意如此,那我也没有办法了,你准备什么时候走?”既然北冥随风已经打定了主意,他也就不劝了。

    “等到景色的身子稍微好一点吧。”至少等到景色稳定下来不然他不放心。

    “北冥随风。”景色忽然间从外边推门进来,一脸惊恐的看着北冥随风。

    “色色,你怎么过来了?”北冥随风也紧张的看着景色,她不会听到了他和孤展所说的话了吧。

    “疯子,你实话告诉我,我有了身孕是不是。”景色抓住北冥随风的手,开口问道。

    她月事一向不怎么准,这几个月事情发生的也多,也就没有太在意,最近身体的反应她也没有往那方面去想,可是,在楼下晒太阳的事情,无意间听到了这个消息,她淡定不了。

    北冥随风抿着唇,在景色祈求的目光下,缓缓的点头,景色放开北冥随风,后退了几步。

    “所以,我的孩子是不是也保不住?”一行泪从景色的眼眶里边流出来。

    一瞬间,她就想到了五年前,同样的情景,得知自己有了松果宝贝之后,还来不及欣喜,又被告知,这个孩子活不下来。

    北冥随风不答景色的话,将目光侧开,景色的心沉到了谷底,为了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又将目光看向孤展。

    “孤展,你告诉我,我的孩子能够活下来是吗?”景色悲伤的开口。

    孤展觉得自己也挺无奈的,五年前就是他告诉景色,松果宝贝活不下来,五年后,又要他来告诉景色。

    “景色,你先冷静一下,你要这么的想,你们还会有孩子的。”孤展安慰的说。    景色连连退后几步,“孤展,五年前你就说过松果宝贝活不下来,可是松果宝贝成功的活下来了,还这么的聪明可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