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准备破开第一监狱最后一层机关。”长青说。

    墨释音眼里闪过兴趣的光芒,最后一层机关,他也好奇,楚离能不能破解开来,从第一监狱创始到现在,最后一层机关没有人破的开。

    “我想,楚离只是在等楚墨过去。”长青可不相信楚离会是这么无聊的人,楚离既然愿意在里边待那么久,自然有他的用意。

    墨释音觉得戏越来越有趣了,“等到北冥随风到了第一监狱之后,你让楚离将该告诉的都告诉北冥随风,这样子,接下去的游戏才好玩。”

    长青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马上就会去办。

    “主人,季如秋该怎么办?”长青继续开口问道,她对于季如秋表示很不爽。

    一个没用的废物凭什么还继续待在主人的身边?她想让季如秋远离墨释音。

    “留着她,还有用到的地方。”墨释音说。

    墨释音都这么开口了,长青也只好点头,就算是内心再不喜季如秋也不会驳了墨释音的面子。

    “还有,景色怀孕孩子保不住的事情,可以告诉景色了。”墨释音吩咐道。

    长青急忙点头,她这个助理当的还真是称职,什么事情都一手包办了。

    眼看着景色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北冥随风看在眼里疼在心里,除了公司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医院陪着景色。

    短短几天,景色倒是没有消瘦太多,北冥随风反倒是消瘦了许多。

    一日,景色从睡梦中醒来,瞧见趴在她床边睡着的北冥随风,摸着他消瘦的脸,心里心疼的要命。

    “色色,你醒了。”北冥随风在景色指尖碰到他脸的时候,就已经清醒过来,急忙抓住景色的手,将景色的小手往被子里边塞。

    “疯子,你没事了,你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吧。”景色心疼的开口。

    “我没事,色色,你渴了吗?要不要喝水?”北冥随风起身,走到茶几上边,帮景色倒了一杯白开水。

    “疯子,我的身子是不是很糟糕,没救了?”景色从北冥随风的手里接过水杯,犹豫了几番最终还是问出声。

    北冥随风一听,猛地起身,带倒了身后的椅子,他急忙摇头,“色色,你怎么会这么的想呢,你只是最近太累了,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会。”

    景色一听,虚弱的摇头,虽然孤展当着她的面没有说过她病情,北冥随风和景宸他们,只要当着她的面,也会避开这个话题,可是她自己的身子,她还是有些了解的。

    “疯子,想出去走一走,外边的天气,看着真好。”景色看向窗外,难得在冬季还有这样的阳光。

    “这……”北冥随风有些犹豫,因为毒性的原因,景色痛神经又变得超级敏感,只要磕磕绊绊到一点,伤口就会立刻发生红肿起来。

    现在出去的话,指不定会碰到什么事情,还是病床最为的安全。

    “疯子,再待下去,我就要憋出病来了吗,你就同意我出去玩玩吧”景色摇晃着北冥随风的手臂,毫无压力的撒着娇。

    北冥随风无奈的看着景色,他想要拒绝景色的请求,可是,不过是一次阳光而已,只要自己好好的照顾着,能出什么事情。

    “好,不过你要答应我,只能在我的身边。”北冥随风心疼景色,最终还是拗不过景色,开口同意了景色下去晒阳光的话。

    只要能够出去就好,景色眼睛亮了一下,急忙点头。

    北冥随风起身,走进洗手间洗了一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些,然后从衣柜里边拿了一套衣服递给景色,示意她穿上。

    景色接过衣服,也不避讳北冥随风,当着北冥随风的面,就换了上去。

    北冥随风本想找个轮椅给景色,却被景色哭笑不得的给拒绝了,她脚又没有受伤,又不是虚弱的非要坐轮椅不成,干嘛要坐轮椅。

    北冥随风牵着景色的手,小心翼翼的往楼下而去,一路上一直护着景色,唯恐景色磕了碰了。

    景色这些日子一直在病房里边,没有好好的晒过太阳,急忙闭上眼睛,感受着太阳沐浴在身上的滋味。

    “疯子,也不知道松果宝贝怎么样了,也不知道打个电话,发个信息过啦。”北冥随风寻了一个位置坐下。

    恰好面前走过和松果宝贝差不多年纪大小的孩子,景色瞬间就联想到了松果宝贝,急忙朝北冥随风开口。

    北冥随风昨日刚得到消息,松果宝贝和袁青已经到了无人岛,刚报到成功,松果宝贝就开始抓紧的训练,连打个电话回来的时间都没有,投入到了训练当中。

    “放心吧,松果宝贝现在已经到了无人岛。”北冥随风抓过景色的小手,在自己的手里把玩着。

    “松果宝贝还没有离开我,这么长时间过,内心还真有些舍不得。”景色说。

    北冥随风也不敢想象,一个软软糯糯的小团子,跑到无人岛受苦,这是什么感受。

    “色色,你应该相信松果宝贝的能力,他有才华不应该被埋没了。”松果宝贝是难得一见的天才,若是好好培养日后一定会有大大的出息。

    景色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松果宝贝一直被她捧在手里含在嘴里的,一下子有些接手不了这样子的落差。

    “北冥随风,景色。”不远处北冥成风大步的朝北冥随风和景色走了过来。

    他原本想来医院看看景色,刚走到花园处就看到了北冥随风和景色的人影。

    北冥随风和景色本就是出色之人,他就是想要忽略两人都困难,直接上前打个招呼好了。

    景色的脸上微微有了一丝的血色,但是整体看起来,还是很苍白。

    “你来做什么?”北冥随风一时间琢磨不透北冥成风过来想要干嘛,下意识的挡在景色的前边,唯恐景色受到一点的伤害。

    北冥成风翻了一个白眼,“北冥随风,你至于吗?我就是过来你们两个,你没必要将我当贼一样,这么盯着。”    北冥随风不膈应他还膈应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