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北冥随风急忙挤出笑容,将松果宝贝一把抱了起来。

    “怎么不在病房陪妈咪?”北冥随风将额头抵在松果宝贝的额头上边,压下内心的酸楚。

    景色怀着松果宝贝的时候就受了这么大的苦,现在怀着第二个孩子,还是要受这么大的苦,他真的恨不得受苦的是自己,也不愿意是景色。

    “爹地,袁青爷爷说,今天就让我和他一起离开。”松果宝贝恹恹的趴在北冥随风的怀里。

    袁青能在这里待那么久,已经是极限了,等参加完季念的葬礼就离开,是之前就说好的,现在袁青要带走松果宝贝,北冥随风是能够理解的。

    北冥随风抱紧怀里的松果宝贝,“等妈咪醒了再走,和妈咪好好的道个别?”

    松果宝贝摇头,“我之前就和妈咪说过要去参加训练的事情,我想趁妈咪睡着的时候去,不想看到妈咪伤心的神情。”

    北冥随风叹口气,松果宝贝成熟的让他心疼,他也是从无人岛出来的,里面的危险他是清楚的,一不小心就有丧命的危险,但是他知道为了松果宝贝好,就是去锻炼他,让他变得强大。

    最后北冥随风只在松果宝贝的额头上边轻轻的落下一吻。

    松果宝贝回到病房的时候,景色依旧在昏睡,松果宝贝忍住眼泪,跑到景色的边上,在景色的脸上蹭了两下,又依依不舍的亲了两口。

    “妈咪,松果宝贝走了,你要照顾好自己。”松果宝贝在景色的耳边轻轻的开口。

    然后揉着眼睛快速的走出病房,吸了吸鼻子,“爹地,你要照顾好妈咪。”

    北冥随风点头,在松果宝贝的脑袋上边揉了几下,示意松果宝贝放心吧,他会照顾好景色的。

    松果宝贝这才在袁青的带领下,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在松果宝贝离开之后,景色流下一行眼泪,松果宝贝进来的时候,她就已经醒来了。

    放你离开,是为了日后更出色的你,松果宝贝照顾好自己。

    景色咬着被子,无声的抽噎着,短短几日,她觉得这个世界只剩下她一人。

    北冥随风推门进来,也说话,只是静静的坐在景色的身边陪着景色,此刻无声是最好的陪伴。

    很快就到了季念头七,景色一行人来到了季念出事的金沙滩。

    海面上边放了几十只莲花灯,照亮了整个海面,莲花是季念最喜欢的花,因为淡雅。

    每一只莲花灯上边都写着季念,我想你。

    直到现在,景色才恍惚的反应过来,季念真的离开她了,景色的眼泪一滴滴的落在海面上。

    几人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坐在沙滩上边,回想着和季念相处的点点滴滴。

    一直到很晚才离去,只剩下楚墨一人待在沙滩边上,景宸不放心站在一边守着楚墨。

    楚墨躺在沙滩上,任由海浪冲击着他,他满脑子满心都是季念的音容相貌,季念真狠,挥挥衣袖就这般的离开,从此云海潮生,人世间只他一人。

    他多想跟着季念一起离开,他知道,季念并不想他这般做,这个世界上边,还有太多他的责任和义务,季念最心疼的就是松果宝贝。

    他要将松果宝贝培养成最厉害的接班人,等到他处理完人世间的一切,那时候,他就可以去陪季念了。

    念念,我只求你,黄泉奈何,等等我,莫要喝了那孟婆汤,就算是要喝,也请你托梦告诉我,你投生在了何处,让我可以去寻你。

    一个浪头猛地打了过来,楚墨闭上眼睛,隐隐约约他似乎看到了季念朝他缓缓走来,嘴角带着笑容,朝着他伸手。

    念念,你这是来接我了吗?我愿意和你走,你到哪,我便到哪,到一个没有别人,只有我们的地方,好不好?

    “楚墨。”景宸看着沉入海底的楚墨,心中一慌,急忙跳下海。

    楚墨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大概就是从这刻开始,楚墨再也不知道,笑容是什么了。

    对于季念离开,另一个受伤最大的就是老管家了。

    老管家知道季念去世的消息之后,就吐血晕倒了,在医院住了好些时日,等到季念的头七之后,老管家留下书信一封,无声无息的从医院里离开了。

    信上说,他要回老家,信上却没说,他的老家在哪,从那日起,没人再见过老管家的身影。

    关于季念离世就这样不知不觉过去了。

    季念离开之后,季家的财产成了很大的问题,季如秋率先找上景色,表示自己是季家的女儿,有权利得到季家的财产。

    只可惜的是,季如秋还没有掀起什么风浪,季韫带着律师过来,轻松的解决了这个麻烦。

    季家的一切都是留给松果宝贝的,在松果宝贝尚未长大成人之前,一切都交给他打理。

    季如秋乘兴而来,黑着脸回去,景色对着季如秋的背影忍不住冷笑。    季念不管怎么说也是季如秋的妹妹,就算两人感情再是不好,也是有血缘关系存在的,从季念出事到现在,季如秋一直没有路过脸,就是葬礼,季如秋也未曾露过脸,现在倒是好了,争财产的时候倒是

    出现了。

    “失败了,季念早就做了准备。”出了医院,季如秋就掏出手机打电话给了墨释音。

    对于季如秋的失败,墨释音早在预料之中,也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墨释音的这个态度,倒是让季如秋有些琢磨不透,季如秋想着,墨释音并不该这么淡定才对。

    “主人,景色的身子已经是强弩之末,想来,北冥随风很快就会去第一监狱找楚离。”长青将最新得到的消息告诉墨释音。

    “啧啧,真是无趣,我都还没开始玩,怎么就强弩之末了。”墨释音坐在办公椅子上边,双手交叉放在办公桌上边。

    他新研制的一个毒药还没试验成功,景色的身子怎么就受不了了呢。    “楚离,他还准备在第一监狱待多久?”墨释音淡淡的开口问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