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现在季念那个贱人已经死了,我赢了,哈哈哈哈。”楚惜疯狂的笑着。

    “贱人。”景色猛地冲到楚惜的面前,狠狠的给了楚惜一巴掌。

    楚惜被景色打的脑袋一偏,右脸颊很快就肿的老高,“你们现在再怎么对付我,都改变不了季念已经死了的事实。”

    “色色,你不能动气。”北冥随风心中一慌,看着楚惜一脚踹了过去。

    楚惜被北冥随风踹出几米外蜷缩在地上,抽搐着身子,可见北冥随风的那一脚踹的有多用力。

    “楚惜,你们看着办吧,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楚墨垂着眼眸,低声的说道,说完之后,转身慢慢的朝外边走去。

    楚惜不敢相信这是自己耳朵听到的,楚墨居然不管她?这怎么可能呢。

    “楚墨哥哥,你不准走。”楚惜心中大慌,捂着伤口,胡乱的爬到楚墨的面前,紧紧的抱住楚墨的腿。

    只要楚墨离开,她一定会被景色和北冥随风虐死的,她要做楚墨哥哥的夫人,她要活下去。

    “楚惜,你爱我吗?”楚墨站在原地,轻声的问。

    楚惜急忙点头,“爱,我一直爱着楚墨哥哥,深爱。”

    “你爱我,可是,你却伤害了我最心爱的女人,你对我不是爱,是占有欲。”楚墨说。

    “不是的,楚墨哥哥,我是爱你的,要是没有季念,你就不会离开我了。”楚惜大声的说道。

    “楚墨哥哥,我好疼,脸疼,手疼肚子疼,全身都痛。”楚惜哭泣道。

    这一招她以前经常用,每回哭泣的时候,楚墨就算是再气,也会抱着她哄着她。

    “痛?我也痛,痛到麻木,楚惜,你毁了我的人生。”楚墨说。

    “楚墨哥哥,我知道错了,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楚惜心中一阵阵的惧意袭了上来,楚墨哥哥真的要放弃她了。

    “知道错了,有什么用呢,楚惜,你知道吗?我的心已经彻底死了。”和季念一起死了。

    楚惜摇晃着脑袋,她不相信,她的楚墨哥哥回对她这么的绝情。

    “所以,楚惜,你现在只是在赎你的罪过。”楚墨淡淡的开口,将腿从楚惜的怀抱里抽了出来。

    “楚墨哥哥,你不可以放我不管,你答应过我妈咪,会保护我一辈子的。”楚惜用尽力气吼道。

    一不小心扯到了身上的伤痕,一下子疼的龇牙咧嘴。

    “北冥随风,你们折磨楚惜我不在乎,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保楚惜一条命。”他当年答应了楚惜的母亲,会保护楚惜。

    留楚惜一条命,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了。

    “好。”这个要求不算困难,北冥随风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对付一个人,死是轻松的手段,他自然要楚惜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楚墨从进来到离开,面色没有变过一丝一毫,眼睛里边是浓浓的绝望。

    楚惜眼睁睁的看着楚墨不带一丝留恋的离开,彻底的成了绝望,楚墨哥哥真的不管她了。

    “色色,我们走吧。”北冥随风说。

    景色看着楚惜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依旧觉得不解气,楚惜平日里一副柔弱的模样,没有想到,伤成这样了,还能清醒的坚持到现在。

    “疯子,我好难受。”景色将脸埋进北冥随风的胸前,凭什么最无辜的念念离开了,而罪魁祸首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将楚惜卖到非洲逍遥窟去,此生就是死也不得出来。”北冥随风眼里一闪而过的阴霾。

    司特助心惊,逍遥窟啊,要不是犯了大错的人,一般不会下这么重的处罚。

    逍遥窟里边男女都收,每天都要接客,一直到死为止,如果你觉得死是解脱那就错了,逍遥窟会榨干你最后的价值,你身上的器官,只要还能用的,都会拿来卖了。

    楚惜从小待在楚墨的身边,又怎么会没有听过逍遥窟,眼里彻底的没了光芒,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一切都是楚惜咎由自取,纵使如此依旧难以解消景色的心头之恨。

    季念的葬礼很简单,只是简单的弄了一个衣冠冢,来参加的也只有较为亲密的几人。

    看到墓碑上季念的笑颜,景色和西米哭的不能自己。

    那天下了大雨,景色想起妈咪以前说过,季念出生的时候也是大雨倾盆,就让这雨,送你来,也送你离开。

    “念念,真的再见了。”景色沙哑着声音,等我百年后再去地府与你相见。

    在另一个世界的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这个世界的我有疯子,你放心吧,我知道你不希望我恨楚墨,那我就不恨,念念,缘起缘灭,人世曾有你真好。

    景色闭上眼睛,让泪水和雨水混为一体,在北冥随风惊恐的眼神中朝后边倒去。

    等到景色醒来已经又过了几天,她总感觉自己最近很累,怎么睡也睡不够。

    “色色,季念已经离开我了,你一定要好好的。”西米坐在景色的床边,抓着景色的手,悄悄的抹着眼泪。

    孤展说,景色伤心过头,情绪波动太大,体内的毒素已经加剧增长,若是再没有办法,景色真的要离开他们了。

    “我的提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景色现在的身子,已经负担不起这个孩子了,一定要尽快的拿掉。”孤展单独将北冥随风叫了出来。

    就景色现在波动较大的情绪,也会对胎儿造成很不好的影响。

    北冥随风深吸一口气,他一直决伐果断,唯独这件事情,真的不知该作何选择。

    “让我再考虑考虑。”北冥随风紧紧的握着拳头,目光落在自己的鞋子上边。

    “那你一定要快了,景色的身子真的拖不下去了。”孤展也很无奈,若是没有发生季念的事情,也许还有转机,现在,除非解毒,不然当真没了办法。

    北冥随风低声的应道,转身慢慢的离开孤展的办公室,他现在脑子里边乱成了一团,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爹地。”松果宝贝站在外边,见到北冥随风眼睛亮了一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