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既然,你这么想要见楚墨,那就满足你。”景色冷笑着开口。

    “疯子,让楚墨过来。”景色转身对北冥随风说。

    北冥随风点头,司特助很有眼色的出去打电话,呼唤楚墨,楚惜耳朵动了一下,眼中出现了一点光芒。

    “饿了么?要不要吃点东西?”北冥随风在景色的耳边轻声的问道。

    景色从醒来到现在就没有吃过东西,不仅东西没有吃过,就连水都没有喝过一口。

    景色点点头,北冥随风立马安排人,在这里放了一张桌子,上边摆了许多的食物。

    被抓到现在,楚惜也没有一口吃过一饭菜和一口水,当看到景色在吃着喷香的食物的时候,楚惜嘴巴动了一下。

    “色色,再吃一点。”北冥随风将手中的鸡蛋羹味道景色的嘴边。

    景色闻着这股味道,胃里边很明显的不舒服,她一直都喜欢来着,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呕。”景色实在受不了,推开北冥随风的手,干呕着。

    北冥随风急忙放下手里的碗,焦急的看着景色,“色色,你没事吧。”

    北冥随风从衣袋里掏出方巾,帮着景色将嘴巴擦了擦。

    “没事,就是有点闻不惯这个味道。”景色擦去眼角的泪花。

    “那不吃这个,我们吃另外的东西。”北冥随风心疼的看着景色,拿了一碗白粥。

    景色打起精神,勉强的吃了几口,就表示自己实在吃不下去了。

    “咕咕咕。”楚惜吞咽着开口。

    景色嘲讽的看着楚惜,从桌子上边拿着一个包子,“你想要吃是吗?”

    楚惜眼睛一亮,急忙点头,没错,她就是想要吃,只有吃饱了,才能和景色对抗。

    “想要吃啊,很简单。”景色冷笑着,将手中的包子丢到了距离楚惜不远处。

    楚惜凶狠的看了一眼景色,“景色,你这个贱人,不会有好下场的。”

    北冥随风眼神一冷,手中的筷子猛地飞了过去。

    “啊啊啊啊啊啊!!!”楚惜尖叫着出声,筷子刚好插在了楚惜的大腿上边。

    “哼,再敢吐出什么不好的话,下次飞出去的就不是筷子了。”北冥随风冷声警告着。

    楚惜惊恐的往后边缩了一下,急忙闭上嘴巴,眼神不断的看向外边,心里祈祷着,让楚墨快一些出现。

    “呕。”景色闻着地下室里边的血腥味,一个没忍住,又干呕着。

    北冥随风脸色又一白,但是他也知道,这是怀孕的正常症状。

    “色色,要不我们先出去?”北冥随风小心翼翼的哄着。

    景色摇头,她要看着楚惜,看着楚惜痛不欲生,她不要离开,北冥随风无奈,只得依了景色。

    楚墨来的也快,当楚墨出现在景色面前的时候,景色差点没有认出来,面前的人居然是楚墨

    楚墨下巴处冒出了青色的胡渣,头发凌乱着,还有些许的百分,两只眼睛红通通的,里边布满了血丝,就是衣服也是皱巴巴的。

    “楚墨哥哥,快救救我,他们要杀了我。”楚惜眼睛一亮,拖着伤重的腿爬到楚墨的面前,抱住楚墨,大声的哭着。

    楚墨的眼里没有丝毫的光芒,看到楚惜的惨状,神色并没有变化。

    “楚墨哥哥,这些人,都合着欺负我,你救救我。”楚惜牢牢的抱住楚墨的腿,将鼻涕眼泪全都糊在楚墨的裤子上边。

    “看,你的楚墨哥哥来了。”景色冷笑着,她拿不准楚墨是怎么想的,如果,楚墨现在还对楚惜心软,那她和楚墨的交情或许会就此止步了。

    景色看着楚惜一阵的厌恶,没有忍住,拿着鞭子在楚惜的身上抽打了一下。

    “啊!”楚惜尖叫一声,急忙往楚墨的位置缩了一下。

    “楚墨哥哥,她打我,你看到了。”楚惜说。

    楚墨垂着眼眸看着楚惜,蹲下身子,与楚惜平视,楚墨伸手帮楚惜擦去脸上的血污。

    楚惜眼中的光芒越来越发,“楚墨哥哥,我们回惜墨岛好不好,再也不出来了。”

    景色被楚惜气笑了,又是一鞭子抽过去,只是这一回,没有抽到楚惜的身上,因为在半空中被楚墨给截住了。

    “楚墨,你什么意思,你对她还是心软?你忘记念念了吗?”景色丢掉鞭子,大声吼着。

    景色的眼里对楚墨是浓浓的失望,楚墨滚动了一下喉咙,干涩的出声,“我有话要问她。”

    楚墨将目光放回到楚惜的身上,“为什么伤害念念,她是我最心爱的女人。”

    楚惜抓着楚墨的手慢慢的松开,低声的笑着,然后放声狂笑,“她是你最爱的女人?那我是你的什么?你告诉我?”

    “楚墨哥哥,我的眼里心里只有你,你却和我说,你最爱的女人是季念那个贱人?”楚惜吼道。

    “我一直都将你当做是妹妹。”楚墨说。

    他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错,他一直都将楚惜当做自己最亲的妹妹,楚惜怎么会对他动了不该动的念头?

    “妹妹?我要的从来都不是妹妹,我想要当你的女人,不是妹妹。”楚惜说。

    “从十二岁开始,我就发誓一定要嫁给你,当你的女人,这么多年,我一直朝着这个目标努力着,可是季念抢走了你,你说我怎么能容忍那个贱人还活在这个世界上面。”楚惜笑着。

    “那天晚上,我没有碰你对不对。”楚墨问。

    那天早上醒来他浑身不舒服,当看到楚惜受伤后,没有想太多,只当是自己做错了,现在越想那天越奇怪,他似乎并没有做过那件事情,那天晚上。    事到如今没有什么好不承认,楚惜干脆的点头,“没错,那天晚上,你没有碰我,我给你下了药,可是,你的嘴里还是一直喊着季念的名字,就是我脱光了站在你的面前,你都不愿意碰我,楚墨,你说

    ,我怎么能够不恨季念啊。”

    楚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想笑却笑不出,就是那天晚上,毁了他的人生。    他本来还有资格重新追回季念,就是因为那天晚上,彻底的离开了季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