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疯子,我梦到念念死了。”景色忽然抓着北冥随风的手,焦急的开口。

    景色想起了昏迷前的种种,抓着北冥随风的手无力的垂下来,她记得滔天的火光,她记得季念最后的笑容,她记得楚惜的阴笑。

    所以念念是真的离开了他们,“念念真的死了?”

    景色希翼的看向北冥随风,一颗心揪到了一块,眼眶里边蓄满了泪水,她想知道,念念是不是真的离开她了。

    北冥随风沉默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景色的这个问题,景色又将目光看向站在旁边的其他人。

    “西米,你告诉,念念还活着是不是?”景色抓住西米的手,委屈的开口。

    西米眼泪没控制住,猛地落了下来,砸到了景色的手背上边,景色缩手。

    “你们告诉我,念念还活着。”景色忽然间大声的喊了一句。

    “色色,你不要激动,你现在的身子不能激动。”北冥随风抱住景色,将下巴抵在景色的头顶上边。

    “念念没死,疯子,你告诉我啊。”景色抓着北冥随风的手,拼命的摇晃着,眼泪滚滚的流下来,大声的哭喊着。

    “色色,念念已经离开了,你应该带着她,一起好好的活下去。”景宸痛苦的看着景色。

    景宸坐到了边上,抓着景色的手,无奈的开口说道。

    景色摇晃着脑袋,她不想听,不想听到这些话,“你们骗我,念念还活着,你们都在骗我。”

    “色色,你要接受事实。”景宸心痛的说开口,看到景色这么痛苦的模样,他也很不好受。

    “都是我,如果不是我,念念就不会死。”景色流着泪,给了自己一巴掌。

    北冥随风急忙抓住景色的手,“这不怪你,谁都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景色流着泪,在北冥随风的怀里摇头,“不是这样的,念念本来能够活下去的,都是为了我,为了救我。”

    “她将生存的希望留给了我,念念如果没有替我挡那一枪,她不会死的。”景色哭着说。

    想到那一枪,景色浑身颤抖着,北冥随风看着既心疼,又无奈,只能用力的抱着景色。

    西米抹了一把眼泪,季念在临死前居然还受过一枪,楚惜真的该死。

    “我想去金沙滩。”景色止住了眼泪,忽然间开口说道,她想起看看季念出事的地方。

    “好,等你身子好点了,我们就去,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好好的养好身子。”北冥随风说。

    景色不哭也不挣扎的靠在北冥随风的怀里,像个瓷娃娃一样。

    这样的景色,让北冥随风更加的心疼,没有了丝毫生气的模样。

    “你们先出去吧,我找景色谈谈。”西米对房间里的众人说。

    北冥随风将景色小心的放在床上,招呼着众人先出去,西米等到众人都出去了之后坐到景色的身边。

    “念念的身子为何会那么虚弱。”景色看向西米。

    按照季念的能力,不至于连那一枪都挡不了,想到季念出现时脸色苍白的模样,景色疑惑的开口问道。

    “昨天,楚墨劫走念念,拿枪要杀季韫的时候,念念出手相救。”西米说。

    “色色,念念的离开我也很心疼,但是她将生的希望留给了你,你该带着她的那一份好好的活下去。”西米压抑住内心的伤感。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的劝导景色,孤展说了她的心情越是糟糕,对身子越不好,对孩子也越不好。

    “西米,其实该死的是我,念念是为了救我才死的。”景色说着,泪珠一滴滴的落在了被子上边。

    她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关,景色抓着被子的手颤抖着。

    “西米,念念或许还活着是吗?”景色想到季念的能力,在心底留着最后一点希望。

    西米看向景色看了一会,肯定的点头,“念念那么的厉害,或许有不一样的机遇。”

    景色点头,“对,念念那么的厉害,不会这么轻易的死的。”

    “所以,色色,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照顾好自己。”西米帮景色擦去脸上的泪痕,小心的环住景色。

    将脸贴在景色的脸色,默默的陪着景色。

    “楚惜呢。”待了一会,景色抬头看向西米,这一切都是楚惜的过错,是楚惜造成了这一切的悲剧。

    “楚惜在地下室里边关着。”哼,她怎么会那么轻易的放过楚惜那个贱人。

    “我要去见楚惜。”景色说。

    她要让楚惜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楚惜为自己所做的过错赎罪。

    “好。”西米一口就答应了景色的要求,那就让楚惜为景色发泄一下吧。

    楚惜跑了没多久就被西米等人抓住了,这一天一夜够她的受,北冥随风将北门的所有刑法都在楚惜的身上用了一个遍,也难得楚惜还活着。

    等到景色见到楚惜的时候,已经看不出了楚惜原本的面貌,浑身都是血污。

    “啊啊啊啊。”楚惜抬起眼眸看到景色,想要上前抓景色,却被北门的人,牢牢的按在地上。

    “楚惜,要不是你,我的念念怎么会离开这个世界?该死的是你。”景色仇恨的看着楚惜。

    楚惜却诡异的笑了,一边笑着,嘴边一边流着血,“季念死了,那个贱人终于死了。”

    景色从北冥随风的手里拿过手枪,朝着楚惜的大腿狠狠的打了一枪,楚惜脸上一个抽搐。

    “这一枪,是因为你打了念念一枪,还给你的。”景色说。

    “啊啊啊啊!!!我要见楚墨哥哥。”楚惜疯狂的开口。    她已经被这些折磨给逼疯了,北冥随风抓到她之后,什么也不问,上来就是一顿毒打,期间她强烈的要求过无数遍,自己要见楚墨哥哥,可惜没有理会她,到了固定的时间,就会有人来,用另一种刑具

    折磨她。

    “你以为,楚墨,还能保得住你吗?”景色淡漠的开口。

    就算是楚墨要保住楚惜,她不惜和楚墨为敌,也要让楚惜生不如死。    “楚墨哥哥。”楚惜坚信,只要楚墨在,她就有希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