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嗯?”季如秋的面色微微的泛红,整个人无力的瘫软在地上。

    “想要吗?想要就自己动手。”墨释音收起笑容,恢复了平静,就这么站在季如秋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季如秋。

    季如秋咬着嘴唇,眼睛泛起水花,最后还是受不了身体的折磨,慢慢的跪在地上摸上墨释音。

    墨释音面无表情的抓起季如秋,让她趴在落地窗前,在她的身后猛烈的冲刺着。

    墨释音忽然想到季如秋脱发一事,不由自主的朝季如秋的脑袋上边看过去,暗自想着,幸好季如秋的假发够牢固,不然,他还真下不去手。

    季如秋是在一阵嘈杂声中醒来的,一睁开眼,就看到前面的墙壁上边正放着视频,里面的男女主赫然是她和墨释音,两人正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

    季如秋面色一白,她没有想到墨释音居然将这些都拍了下来,还放了出来,季如秋拖着酸痛的身子,左右环顾了一下,墨释音穿戴整齐的坐在沙发上边,手里还拿着报纸。

    见季如秋醒来也毫不诧异,只是淡定的瞥了一眼,又将目光重新放回到了报纸上边。

    “墨……主人,你想要怎么样。”季如秋羞愤的问道。

    墨释音听闻,放下手中的报纸,好整以待的开口,“无趣了这么多年,自然是想找些好玩的事情。”

    “如秋,我希望,你还有利用的价值。”墨释音站起身,双手插兜,走到季如秋的面前,微微的低头,冲着季如秋邪魅的笑道。

    季如秋一颗心跳的飞快,不安的扭动着身子,墨释音就是恶魔。

    “行了,你走吧,季念出事,季家现在一定乱成了一团,到了你该出现的时候,或者该逼那个人现身了。”墨释音喃喃了几句。

    墨释音指了下床边的衣服,很明显是为季如秋准备的,昨晚的衣裙已经被墨释音撕的不成样子了。

    季如秋拖着疼痛的身子,在穿衣服的时候,看到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纵使想要骂墨释音也只敢在心里悄悄的骂。

    北冥随风在病房里边陪了景色一宿,景色昏睡的时候嘴里还叫着季念的名字。

    “风少。”司特助悄悄的走进病房,指了指外边,病房外边站着袁青。

    北冥随风帮景色将被子拉上一点,又走到沙发处,帮松果宝贝也将被子拉上一点,然后才悄悄的走出门外。

    袁青负手站在楼梯间,等着北冥随风走过来。

    “随风,现在季念出事了,松果宝贝训练的事情,你怎么看。”袁青将目光看向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皱眉,这个节骨眼,他并不想松果宝贝离开,景色需要松果宝贝。

    “我看,训练的事情,缓缓再说吧。”北冥随风说。

    袁青不悦的皱眉,“我知道,现在不是松果宝贝离开的最好时机,但是已经决定的事情,又怎么能够更改?松果宝贝已经五岁了,是该参加了。”

    袁青在心里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若是北冥随风不同意的话,他就是绑也要将松果宝贝给绑去,绝对不能让北冥家族后继无人。

    “爹地,我想要去。”松果宝贝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楼梯口处,看着袁青和北冥随风。

    松果宝贝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穿外套,单薄的身子,倔强的站在那里。

    北冥随风皱眉,快速的走到松果宝贝的身边,将外套脱了下来,披到松果宝贝的身上,“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大冬天,你会感冒的。”

    松果宝贝趴在北冥随风的怀里,继续开口,“爹地,我想要去参加训练,接受北冥家族的训练。”

    北冥随风心中一痛,他大概能够猜到松果宝贝是怎么想的,下意识的开口,“昨天的事情,和你并没有关系。”

    “爹地,我想要努力变强,可以保护妈咪和身边的人,所以我要去。”松果宝贝固执的开口。

    昨天的事情,是他心里的一根刺,若是他可以再强一些,是不是就可以避免昨天的悲剧,季念姨婆是不是就不会死?

    “你看,松果宝贝自己都要求去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袁青一脸惊喜的看着松果宝贝。

    不愧是他看中的人,袁青从北冥随风的怀里将松果宝贝给抱了过来,亲昵的在松果宝贝的脸上蹭了一下。

    “松果宝贝,你真的忍心在这个时候,离开爹地妈咪吗?”北冥随风问。

    松果宝贝低垂着脑袋,他也不舍得现在离开爹地妈咪,但是,他想要努力变强,可以保护妈咪,所以,一定要离开。

    “爹地,下次你见到我,我一定会变得很厉害。”松果宝贝扬起笑脸,笑道。

    北冥随风心中一痛,无声的点头,抬起手,在松果宝贝的脑袋上边摸了几下,算是默认了松果宝贝的话。

    “景色,怎么还没醒。”西米一夜未睡,眼睛通红,她到现在还接受不了季念离开他们的事实。

    西米走到景色的病房外边,担忧的看着病床上边躺着的景色,她从孤展那里听说了,景色有了身孕,但是,孩子很难保住。

    “怎么会突然间发生这么的事情。”西米抹了一把眼角的泪珠,她两个最好的姐妹,一个阴阳永隔一个躺在床上。

    “没事的。”景宸拉过西米,将西米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胸前,叹了口气。

    “景色有了身孕的事情,一定要保密。”北冥随风走到两人的身后。

    “好。”西米点头。

    “孤展,景色什么时候能醒?”西米推开景宸,眼尖的看到孤展的身影,大步的走了过去。

    “景色自己潜意识里边不愿意醒来。”孤展说着,推开房门,走到病房里边,对着景色细细的查看了一番。

    孤展掏出一根银针,在景色身上的穴位上边,扎了一下,景色眉间猛地一蹙。

    幽幽的睁开眼睛,空洞的看着上方。

    “色色,你醒了?”北冥随风坐到床边,惊喜的开口。    “疯子?”景色不敢相信的看着北冥随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